吧唧巴基真好吃

你好( ^_^)/很高兴认识你们
这里阿年
现在为小英雄产粮,关于出久天使的CP都吃得下,欢迎欢迎,努力成为那些大大们!
墙头 all久all all黑 盾冬盾 all邪

【盾冬】有借有还/一发完

很短,但是很感人

景颜-:

有借有还
Steve Rogers/James Buchanan Barnes


这是他们认识的第二十五年,这是他们在一起的第十年。


Bucky是被电话吵醒的,他捋了捋睡乱的头发气冲冲地接起电话。


往日,他是不会接电话的。


感谢他的伴侣是那样体贴,因为Bucky的起床气总是大得吓人,所以Steve每每都会在电话刚响起就将它挂断,然后蹑手蹑脚地跑到房间外面回过去。无论是谁的电话。


他以为Bucky不知道,其实Bucky比谁都要清楚。


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规定所有事必须要看破则说透。Bucky把这点感动藏在心里,没人问他也就不说,不过心却总是在那一刻变得柔软。


“怎么了?”他不耐地接起电话,态度有点儿急。


那边没有说话,但是熟悉的呼吸声告诉他,这是Steve。


他轻咳两声,敛去睡眠不足导致的戾气,努力软着嗓子问,怎么了。他知道,如果没有重要的事,Steve是不会在这时给他打电话的。


“我妈同意了。”


一句简简单单的话竟让Bucky有了想要落泪的冲动。


就像他记忆里的那样,他俩认识了二十五年,在一起十年,Steve也就和家里抗争了十年。


他问过他,如果咱俩就这么分了,你会不会觉得之前那几年的抗争冤得厉害?


那个一向坚强沉稳的男人听了这话却慌得要命,眼圈泛红,神色绝望,他说,Bucky你想和我分手吗?


当然不,我怎么可能和你分手。问话的人使劲摇了摇头,伸手握住面前的人汗涔涔的指尖。


那就好。Steve咧开嘴,笑得开心。


如果十年不行,那就二十年,如果二十年不行,那就三十年,生老病死,这四个字里我和你共同经历了两个,还有两个我还想和你一起。我不想换人。


Bucky想,如果那个时候他手里有戒指一定会套在这个人无名指上。


去他的道德,去他的不接受。这个世界没人有权利阻止两个相爱的人在一起。哪怕这个人是生育了Steve的母亲。


当然,他们那天没有结婚。


Bucky只是狠狠地亲吻Steve的嘴唇,然后让欲望控制他们的躯体。不,不单纯是欲望,还有爱情。


Steve搂着他说了无数句我爱你,直到最后两人搂抱在一起,身体间全是粘腻的液体。


Bucky想,也许一辈子这样也挺不错的,至少Steve不会有任何社会方面的影响。


他还是他,他还是那个只做正确事情的人。


Bucky不知道,那时候的自己竟然将这段爱情,甚至是他这个人划分为错误。就好像他执着地认为Steve做的所有事都是正确的。尽管这两个观点出奇的矛盾。


“喂?你在听吗?”电话那边轻声唤了几句他的名字。


“哦,我在。”Bucky赶紧回过神应道,“我只是有些走神。”


“好吧,我很快就到家了。”


“Steve,”Bucky顿了顿,似是在斟酌措辞,良久之后,他才说道,“我是个错误吗?”


Steve的呼吸停顿了几秒,电流在无人说话的安静中显得格外扰人,等到他再开口时嗓子却有些哑:“咱俩认识二十五年,在一起十年。今年我二十五岁。我这一辈子都和你在一起,假若你说你是错误,那么你就是在否定我的前二十五年。”


“……”


“你还记得我第一次找你借的东西吗?”


“是罐可乐。”Bucky闭上眼睛,嘴角带笑,像是回到了二十多年前的那个夏夜。


“没错。”电话那边的人低低笑出声,“从那天起我就对自己说,这辈子必须要和你在一起。”


“世界上的人那么多,你怎么确定你找到了正确的。”


“我不会再找第二个人借可乐,除了你。”那边的声音听起来不太平稳,他说,“开门,我在门外。”


Bucky来不及挂断电话,他赤着脚走到门前,冰凉的木质地板与皮肤相碰,瞬间他便清醒了。打开门,果然是Steve。


他左手握着电话放在耳边,右手手掌里捧着一个丝绒盒子,电话里的声音与耳畔的嗓音重合在一起,他微笑着说道:“Bucky,二十多年前我借了你一瓶可乐,现在我要还给你一枚戒指。”


“为什么要还戒指?”Bucky揉了揉鼻子,掩饰着眼眶的微红,“我只想要可乐。”


“因为我没喝可乐。”他挂断电话单膝跪地,“我只是想要拉环。”


“……”


“有借有还,Bucky,十周年快乐。”


这是他们认识的第二十五年,这是他们在一起的第十年,这是他们婚姻开始的第一年。


终于。


End

评论

热度(299)

  1. 吧唧巴基真好吃SaYo- 转载了此文字
    很短,但是很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