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巴基真好吃

你好( ^_^)/很高兴认识你们
这里阿年
现在为小英雄产粮,关于出久天使的CP都吃得下,欢迎欢迎,努力成为那些大大们!
墙头 all久all all黑 盾冬盾 all邪

【盾冬】假如生活欺骗了你(上)

史蒂乎“妈咪”与翘课学生鹿仔23333

山核桃教主:

※大学AU,一夜情后,人生导师罗大盾拯救迷途羔羊小吧唧的励志故事,HE


※短篇,两更即完








Bucky Barnes从小到大都是个帅哥,见过他的人都会夸夸他深邃的轮廓,漂亮的五官,以及那对引人注目的灰绿色眼珠子。当然他拿得出手的还不止帅这一个项目——他脑袋聪明,俏皮话经常说得每个人都捧腹大笑;身体健壮,曾经是学校足球队的绝对主力;拥趸成群,据说想追他的妹子排起来至少绕地球两圈,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他刚过18岁,正处于人生最充满希望的上升阶段,无论从哪个方面看这位一直养尊处优的大少爷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有一丝一毫的烦恼缠身,不过现在他却真真切切地跪在自己出租房的卧室地板上颤抖一遍又一遍向天主虔诚地忏悔着自己的罪孽。


他在3周前结束了短暂的暑假,进入了A大工程学院。兢兢业业地上了两天课后,他猛然发现当天的日期减去了自己身份证上的出生时间正好整整是18年,于是就和一群新交的狐朋狗友翘课去了酒吧。


“我只是想去放纵一下。”——他可以以他爷爷的名义对天发誓,他当时真的是这么想的,只不过这“一下”就延续了三周的事儿则不能是一个刚成年的成年人能控制的了。


“我只是想安安静静地喝上一杯。”——他可以以他奶奶的名义对天发誓,他当时真的也是这么做的,只不过那一杯的分量跟他家的洗脸池差不多大小而已。


什么?拒绝?


嘿,那群丰乳肥臀的年轻辣妹可目光灼灼地瞧着这边,他这样威武霸气的男子怎么可以认怂?!


来来来,感情深,一口闷!


于是他在酒精和辣妹的催化下稀里糊涂地过了两三周,完全把那些深奥的公式和古板的教授抛在了脑后。两杯血腥玛格丽特下肚,No Dady's管束,No Mami's唠叨,包里是随便刷尽管刷的信用卡,眼前是花花世界纸醉金迷,这边的朋友那边的朋友举起你们的双手!Music!Here we go!


夜夜在酒池肉林里面狂喜乱舞,他已经习惯了中午的时候一身肮脏地在夜店的沙发上或者某人家里的冰冷的地面上醒过来,所以那天早上Bucky睁开双眼第一瞬间看见的是自家卧室的天花板时,他自己也吓了一大跳。


他记得自己昨晚先是猛灌了三瓶威士忌和两瓶红酒,接着还意犹未尽地来了几杯啤的,最后就不省人事了。他现在穿着自己的睡衣,浑身还带着沐浴乳的香气,显然有人帮他打理过了。是哪个良知还未泯灭的家伙送他回来的?他恍惚记得自己还没有告诉过谁他新租的房子在什么地方。


又躺了片刻,Bucky觉得胃里有一种火烧火燎的饥饿感,最后还是决定起床。就在他撑着床板起身的时候,身体的重量一时全部放在了臀部,然后他的表情忽然扭曲了,因为疼。


确切地说,那是一种隐隐的刺刺的辣辣的酸酸的疼。


显然Bucky这辈子还没有如此奇怪或者奇妙的感受。他愣了片刻,还是没有太在意地下了床——大概是昨晚脚滑,一屁股墩在什么地方了吧……他打了个呵欠,挠挠头,走到房门口,打开门,发现纤尘不染的客厅里面一个身材高大的年轻男人正把两盘热气腾腾煎鸡蛋放在桌子上。


“早上好。”


那男人长得不坏,眼睛是蓝色的,笑起来非常绅士。他看着门口的Bucky亲切和蔼道:“我听见你房间里面有响动就知道你要醒了。早餐是火腿煎鸡蛋和麦片,应该还合你胃口?其实我想做点更有营养的东西的,不过你家冰箱里面只有这些材料……你快去洗漱吧,对了,昨晚帮你洗澡的时候弄得浴室全是水渍,我就顺手清理了下,里面所有的东西我都重新整理归类了,你的牙刷牙杯在架子第二层的最右边……”


“who—the—hell—are—you?!”Bucky目瞪口呆地看着他,直到两分钟之后才找到了插话的空隙。


那男人有点诧愕,又有点羞涩,“你忘了?昨晚……”


砰的一声巨响,Bucky狠狠地甩上了卧室的大门。


他现在终于知道自己的屁股是怎么回事了。


他立马不顾自己的受伤的部位跪了下来,跪在了冰冷的地板上——


上帝耶稣圣母玛利亚,我真的只是想去喝一杯而已啊!虽然我并不是什么童贞捍卫者,但是我也不想随随便便地跟一个陌生男人上床啊,而且居然还是下面的那个!这要是让那些崇拜我的姑娘们知道了,她们一定会笑掉大牙的!如果时间能倒流的话……哦,该死!


屁股又开始隐隐作痛,羞愤交加的Bucky满脸通红地扶着床沿站起起来,勉强说服自己接受了这个现实。门外的响动还没有停止,看来那男人似乎还没有离开的打算,看起来是赖上他了。Bucky知道这都是自己既英俊又潇洒,既严肃又活泼的错,但是他暂时还没有跟一个男人交往的打算,所以现在他面临了3个选择——


1、出去跟那家伙共进早餐;


2、出去叫那家伙滚蛋;


3、报警。


Bucky翻来覆去考虑了很久,毅然决然地选了4——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他先把衣服鞋子都穿好,在桌子上找到了自己的背包,打开抽屉拿出一把剪刀,把床单抽出来裁成长条头尾绑在了一起,接着把这条“长绳”一端绑在桌角上一端扔出窗外,最后自己也从窗户翻了出去。


他才不担心那男人会不会恼羞成怒最后顺走他屋里的当家,反正老子不差钱!


学着中国功夫电影里面那些飞檐走壁的大侠一样从把自己悬空在了四楼的窗户外,Bucky两手抓着绳子,两脚紧紧缠着绳子的下摆,慢慢往下面移动了一点,又移动的了一点,再移动了一点,只听见一阵细微的绳索断裂声——他抬头一看,卡在窗户边缘的部分由于吃重的问题已经出现了崩断的前兆。他赶紧又往下溜了一点距离,然后那绳子最后的几根纤维发出了一阵犹如拨动琴弦的的美妙音乐——


“嘣”、“嘣”、“嘣”、“嘣”。


Bucky眼疾手快地抓住了一旁的排水管,整个人跳了过去,在光滑的管身上打滑了片刻之后,脚尖终于踩到了连接管道和墙壁的铁片,总算站稳了脚跟。长吁了一口气,他偷偷瞄了一眼十几米远的地面,心里正盘算着该怎么下去,脚下忽然又是一阵无法着力的绵软感。他立马警觉地像八爪鱼一样把四肢盘在管道上,那长年风吹日晒的铁片兄随即发出了一声脆响,从墙上剥落,跟着横尸地面的绳妹殉情去了。


What the fuck!


今天天气晴朗,万里碧空飘着朵朵白云,全副武装的Barnes少爷像个猴一样趴在四楼高排水管上,先还碍于面子跟自己的体力较了一会儿劲,最后终于纡尊降贵地扯着嗓子嚎了起来:“Help!Help!H—e—l—p!”


下面很快围了一群免费参观猴山的观众,早起遛弯的、买菜的、送孩子去培训班的,大家一阵议论纷纷之后,已经有热心人士拿出手机准备拨打911。


“你在干什么?”


头顶的窗户忽然探出了一个脑袋,刚才的那个男人诧异地看着进退两难的Bucky。




“你先吃早餐,鸡蛋要冷了。”


那男人指了指桌子上的盘子,发现Bucky并没有按照自己的指示行动,反而抄着手站在墙角用一种万分戒备的眼神盯着自己,于是露出了一个人畜无害的微笑,“你如果有什么想不开的事可以跟我商量,用不着采取那么过激的行为。要知道生命宝贵,人的一生是很短暂的,我们应该要好好珍惜。”


我想不开的事情不就是你吗?!


心里嘟哝了一句,Bucky觉得还是有必要澄清一下,毕竟他又不是那种被人上了就要死要活的怨妇。


“我没有要自杀。”


那男人的口气更加温柔,一炉心灵鸡汤煲得兹兹作响,“困难和挫折只是一时的,只要克服了它们,你就会获得更美好的明天,想想普希金的诗,‘假如生命欺骗了你,不要伤心,不好忧郁,快乐的日子即将来临’……”


“我没有要自杀。”Bucky再重申了一次。


那男人看着他,眼睛里的柔情几乎可以拧出水来,“OneRepublic也有一句歌词‘Everything that kills me makes feel alive’,就是教育人们要正确面对生活中的不如意,努力把压力转化为动力……”


“闭嘴!”


不堪其扰的Bucky愤怒地打断了他的说教,冲到桌边抓起煎蛋和火腿就塞进嘴里,嚼了几口之后囫囵吞了下去——在家可没机会这么狼吞虎咽,他用行动再一次证明了什么叫“从善如登,从恶如崩”。


那男人的嘴角弯了弯,眼睛里有狡黠的光一闪而过。


用袖子抹了抹嘴边的油渍,Bucky终于狠下心决定要摊牌了。


“那个,其实昨晚我喝高了,发生了什么我全部都不记得了。”他先试探性地提了提昨晚的情况,发现自己还是脸皮太薄,于是给了一个比较含蓄的暗示,“呃,你懂不懂?”


那男人看着欲言又止的他,片刻之后终于开窍了,“嗯,你昨晚很不错。”


老子不是问你我昨晚表现如何啊!!!


Bucky瞬间满脸通红,从头顶到指尖的皮肤都开始发烧起来。看来这家伙不仅不好对付还铁了心要缠上自己,他舔了舔发干的嘴唇,咬咬牙道:“既然你听不懂的话,那我只能直说了——不管昨晚发生了什么,不管昨晚我有多威猛,那都只是一个意外,我没有且完全没有跟一个根本不认识连他的名字是Steve还是什么鬼玩意儿都不知道的人交往的打算。”


用“Steve”举例的原因是他周遭叫这个名字的人实在太多了,譬如说以前住在他家隔壁的那个大哥哥还有现在教他工程力学的年轻副教授。据说那副教授是个非常刻板的家伙,对学生尤为严厉,但由于Bucky一直在翘课,所以直到现在也还没见过他的面。


“我就叫Steve。”那男人出人意料地认真道。


“嘿,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Bucky有点发火了。


那男人很快掏出自己的驾照在他面前晃了晃,上面登记的名字还真他妈就是Steve!


他还想再确认一下的时候,叫Steve的男人却很快把驾照收了起来,目光灼灼地看着他,“现在你相信了?”


半天才把大张的嘴巴合拢,回过神来的Bucky摆着手后退了两步,“行,就算你真的叫Steve,但是我也不可能跟一个根本不了解我的人在一起!”


“你叫Bucky Barnes,18岁,单身,父母全双,家里最宝贝的独生子,A大工程学院新生,一个月前般来这间出租屋,目前为止已经翘课三周了。”Steve像念书一样一字不差地背了出来。


Bucky又再一次合不拢嘴了,“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每天会在墙上的课程表上写下每个科目布置的作业,然后我发现你写了两天之后就再也没有记录了。”


“你他妈是死神小学生吗?!”


Bucky觉得自己要疯了,他咆哮了一句之后才先发现有点什么不对劲,“等等,课程表上并没有写我的名字和资料……”


“其实昨晚上有人给你的手机打电话,我本来想直接挂掉的,但是看见你的标注是‘亲爱的妈咪’就接了。”Steve面不改色地拿出一个手机放在桌子上,“我说我是你的室友,她就问我你情况怎么样,我告诉她你在这边一切都很顺利,早起早睡,健康饮食,爱学习爱运动,努力完成课业的同时也结交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明天星期日还准备把屋子大扫除一番再做顿好吃的……”


Bucky面无血色大汗淋漓地站在原地,整个人彻底石化在“我们聊得很愉快,所以最后就相互留了电话,以便日后联系”这一句。


拿起挂在衣架上的外套穿好,Steve把车钥匙的钥匙圈套在食指上旋了一圈,笑了,“你现在要不要跟我一起去超市?”






—TBC—




这边的朋友那边的朋友举起你们的双手!Music!Here we go!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


怎么爱你都不嫌多~♪


红红的小脸儿温暖我的心窝~♪


点亮我生命的火 火火火火~♪



评论

热度(182)

  1. 吧唧巴基真好吃山核桃教主 转载了此文字
    史蒂乎“妈咪”与翘课学生鹿仔23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