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巴基真好吃

你好( ^_^)/很高兴认识你们
这里阿年
现在为小英雄产粮,关于出久天使的CP都吃得下,欢迎欢迎,努力成为那些大大们!
墙头 all久all all黑 盾冬盾 all邪

雪之子(柯蒂斯/小王子 AU)-1

感觉好久没看柯王子了,几乎每篇文章都跟政事有关,虐到糟心,但这对CP太有魅力了💋💋

蓝色的理想国:

列王和雪国的设定都有一点,所以还是AU


我的文力一直不敢挑战这种大框架的故事,所以......可能会OCC,可能会瞎眼(所以我就不打tag了,万一坑,坑的时候也理直气壮一点)




1.


雪城边塞,飞舞的雪花落下来铺满了大地,杰克从窗口望出去,世界是由绝望的黑色夹杂着灰色建筑线条组成,有人把守的瞭望台那边的火把点亮周围的一小圈光,像是黑夜狰狞的眼睛,不怀好意的窥探着这座要塞正在发生的一切。


和室外的寒冷比起来,杰克身处的屋子是要塞的最顶端的建筑,层层墙壁加上厚实的窗幔将这里和外面隔成两个世界,这里非常温暖。壁炉里面摇曳的火光源源不断的释放出热量,而他身上层层华服更是全部上层面料所制成,精致的花纹和装饰细节彰显出主人的身份显赫。


只是,杰克心里很冷,比外面的冰雪世界还要冷。


他并不是这间屋子的主人。他像是这间屋子的新买来的昂贵摆设,他不知道是站在窗口好,或者站在角落好,这是由屋子的主人而决定的。货物没有决定权。


这里和他过去四年待着的那个房间,并没有什么不同。也许他更喜欢原来的那个屋子,至少在那里,他不用带着手铐和脚镣,还有脸上纯金打造的面罩。


门发出吱呀的一声,杰克浑身一震,这场噩梦中的噩梦仿佛由这声细碎的声音拉开了序幕。


进来的男人非常高大,身材挺拔魁梧,屋子里面铺着厚厚的地毯,他走到杰克面前并没有发出任何的脚步声,安静的房间里面杰克紧张的呼吸声和男人粗重的喘息显得格外清晰刺耳。


男人看着他,仿佛在看一个天大的笑话。


“国王为什么要把你打扮成这个样子?”


那个面罩是为了让杰克闭嘴而打造的,所以带着它的时候杰克无法回答一切问题,事实上他的确无法回答这个问题,父亲为什么会把他送给这个恶劣的男人,那个答案他知道,却不想去承认。


“越是精美的礼物越是需要好好包装。”男人突然想通了,笑了笑,他的嘴巴咧开,露出泛黄的牙齿,嘴唇形成一个不合理的弯度,那并不是一个善意的微笑,更像是野兽发现了猎物落入了陷阱之后的笑容,得意又残忍。


男人的手指摩挲着那个黄金面罩,上面有着Silas王朝的标志,一只鹰狮,威严的狮脸还有飞扬跋扈的翅膀栩栩如生正如Silas王座上刻着的那只,“你父亲居然连这种东西上也打上自己家族的烙印,看来他是真的很想让我记住这份礼物是谁送的。”


面罩掩盖了杰克大部分的面颊,只有蓝绿色的眼睛露在外面,他很努力的让自己不要流露出恐惧的神色,只是那双眼睛并没有他以为那样坚强,他眼睛里面的惊慌和痛苦简直想让人好好保护他,或者强硬的打碎他。


“我会记得的。”男人替杰克把面罩拿了下来,“我想看见你的脸,听见你的声音。”他随意的将面罩丢在地毯上,眼神贪婪的落在了杰克的脸上。


杰克站着没有动,也没有看着面前的男人,他知道自己无法阻止命运滑向一个可耻又可怜的深渊,可是他还是像站着,不让自己跌到在这场不对等的会面上。


男人心里暗暗的被激怒了,就像七年前的集市上,杰克没有看他,就像他不存在一般的看向别处。


“王子殿下,我们先叙叙旧吧?”


长夜刚启,男人并不着急,他走到床边侧身躺下,像是欣赏一只垂死的猎物一样看着杰克。


小王子站的笔直,长袍几乎遮住了所有身体的曲线,他的手被镣铐锁着,只能放在身前,而镣铐的锁链连着他的脚铐,然后死死的扣在床脚上。


是的,曾经高不可攀的王子殿下已经沦为自己的玩物,这场游戏只有一个玩家而已。男人想到这里就得意的笑了出来。


“还是说王子已经不记得我了呢?”


“不,我记得。”杰克怀着一点希望,开口说道。


“王子和五年前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两样。”男人记得那时候自己骑着骏马带着手下重新回到都城特尔拉莫,成为国王的座上宾,扬眉吐气的把曾经欺负过自己的人踩着脚下,让那些人谦卑的称呼自己克里昂大人。


“不,我们第一次见面是七年前。”


男人脸色微微变了。


杰克接着说了下去:“在特尔拉莫的新年集市。”


 


 


 


克里昂扯开了王子的长袍,把他按在床上,然后跨坐在他的小腹,“说下去。”


杰克没有办法再说下去了,他颤抖的想要躲开男人的抚摸,他整个人像是一件被打开的礼物,白皙的胸膛在男人的揉捏下,泛起了可耻的红色。杰克徒劳的挣扎只是让克里昂更加兴奋起来。


“为什么不说下去?”克里昂欣赏着王子的痛苦绝望,同时挑开了王子的腰带。


杰克放弃了和克里昂沟通下去的念头,他知道自己没办法说动眼前这个男人,他忍耐着这个人粗糙的手探入他的裤子,揉捏着他的臀瓣,指甲在嫩肉上用力的抠下去,进而探向更私密的地方玩弄着,羞耻的感觉让杰克觉得自己残存的尊严被敲碎,碎成渣。他迎上的始终都是一双冷笑的眼睛。


克里昂不只是想要享用他,他更想要看着他碎裂,想看他迷人的眼睛流出无助的泪水,看他卑微的的哀求自己。


杰克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哭出来,也许就在下一秒,他的双腿已经被迫打开成欢迎的姿态,他曾经以为自己很擅长忍耐眼泪,可是这一次他觉得自己忍不住了。


“你可以大声的哭出来,因为我想听。”克里昂掐住杰克的脖子说道。


 


窗外的巨响打断了克里昂的兴致,红色的火焰在黑色的夜空中烧出一道伤口,然后很快是第二次响声,很快第三次。人声的嘈杂从这座要塞的各个角落集中起来,克里昂翻身下床看着窗外守军的慌乱布阵,还有城墙之外的火光。他骂了一句,看了一眼蜷缩在床上的杰克,怒气冲冲的开门出去了,在门口被一个侍女撞了个满怀。


侍女惊吓的跪在地上哀求他的原谅,克里昂像一个十足的混球一样踹了她一脚,然后离开了。


确认他已经走远之后,女孩忍痛跳起来跑到床边,杰克裹着被子还有衣服呆呆的坐在床边,她小心的推了推杰克的手臂,“殿下,你还好么?”


“外面发生什么事了?艾比。”


国王将王子送来给克里昂的时候,附赠了杰克从小到大的侍女,杰克现在唯一能相信的人。


“是野人。他们在北边攻墙,我们快点逃到南边的下城去,如果运气好,我们可以趁乱逃离这个地方。”


杰克露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也许比起自己的亲妹妹,眼前的侍女才是真心在为自己打算的亲人。他举起手,手上的镣铐发出了冰冷的声音。


艾比是从袖子里面变出了一把钥匙。


“艾比?”


“刚才在门口撞他的时候顺下来的。”艾比帮杰克把镣铐的锁打开了,然后也打开了杰克脚上的禁锢。


就像是快要溺死的人,突然发现手边还剩下一块浮板一样,杰克迅速的穿好自己的衣服,伸展了一下手脚,拉着艾比的手跑了出去。


要塞里面到处是着急奔跑的人,杰克靠在墙边,等待着机会放倒了其中一个,倒霉的士兵眼前一黑就倒在了地上,觉得有人在搜刮自己身上的佩刀和短刃,他想要开口,被人一刀刺进了胸口。


刀子拔出来的时候,血溅了杰克一脸,他擦了一把,问艾比:“要塞的出口往哪边?”


艾比扯下了死人身上的长斗篷,帮杰克披上,然后指了一个方向,两人趁乱很快跑了出去。


要塞之外的是更加混乱的世界,往南边去是平民住的地方,那边的建筑杂乱,人口又多,适合躲藏,杰克拉着艾比翻过了平民区和要塞之间的墙,跑入了更加混乱不堪的南区。


他们在湿滑凹凸的石板路上跑着,杰克回头看着火光冲天的北方,突然有一些不安。在Silas王朝的高墙之外的人都叫做野人,他们群落而居,像是一群生活在荒野里面的野兽,没有住所,没有希望,在Silas的法典上,最严重的刑罚除了死刑,还有流放,一旦被流放到城墙之外,没有食物,没有水,自生自灭,沦落成野人。一开始的时候,这些人零散着互相厮杀,甚至以人为食,后来渐渐的形成了一个个群落,他们寻找山洞,养些动物,抱成一团以求生存下去。每年的冬天,城墙边境总会遭到一些野人的攻击,他们是来抢夺资源以求过冬的。


资源……野人的群落并没有足够的兵力攻下要塞,却一开始在重兵把守的北边搞出那么大的动静,杰克放慢了步子,拉着艾比慢慢的走着,张望着周围。


“殿下,怎么了?”


“在北边的攻击如果只是幌子的话,平民区这里才是他们真正想要攻击的地方,因为这里有马匹,粮食。我希望我想错了。”


可惜杰克并没有想错,他们前面的人群突然发出了一片惊呼,然后纷纷反方向的逃跑起来。几个穿着黑色长袍拿着十字弓的男人带着几匹狼,从街的那头杀了过来。逃窜的人群推倒了艾比,杰克也被人群挤到了后面,艾比被踩了好几脚,眼前一片混乱,突然杰克逆着人流又跑了回来,把她拉到街边,躲在了一块木板后面。


雪原狼追逐着逃散的人群,到处是被它们的尖牙撕扯下来的血肉碎片,清理了人群的野人开始将他们盯上的资源用马车运出去,轮子在碎石路上吱呀作响的声音,杰克捂着艾比的嘴巴,又往木板后面躲了躲。


时间变得漫长,他们听着外面的动静,祈祷一切快点过去。


一个低哑的嘶吼声在他们身边响起来,一头雪原狼嗅着味道向他们靠近过来,然后咬住了木板后面艾比的裙边,把艾比从遮掩物后面拖了出来。


杰克拉着艾比的手,雪原狼仿佛认为他在抢夺自己的猎物,绿色的狼眼闪着凶狠的光,仿佛下一秒就会扑上来咬断杰克的喉咙。


一声口哨声传了过来,雪原狼收起了獠牙,退后了两步,杰克和艾比狼狈的倒在地上,看着口哨的方向,月光的笼罩下,他们只能看到来人高挑的身形和瘦削的四肢,拿着一把十字弓,黑色斗篷的下面露出一点点金色的短发。


“K,BACK.”他说着很生涩的通用语。


雪原狼跑到了这个人身后,然后警惕的看着趴在地上的两人,杰克斗篷的风帽因为刚才的缠斗盖在了他的头上,遮住了他大部分的脸,来人并看不清杰克的脸,他的眼神停在了艾比的脸上,过了一会,他回头叫来两个人,示意他们把艾比和杰克带走。


虽然有着一把佩刀和一把短刃,可是和野人手里的长刀比起来,杰克完全没有把握救出自己和艾比,两人被粗暴的丢进了一个笼子里面。木制笼子上到处都是斑驳的血迹,散发出血腥的气息,艾比想了想,凑到杰克身边,小声的对他说:“千万不要把风帽拿下来,千万不要。”


过了一会又有几个年轻的女人被绑着丢进了笼子,然后这个笼子被抬上了马车,等到北边那些蠢货发现野人真正的意图的时候,他们运送物资的马车已经从南方城墙的缺口退了出去。


笼子里的女人忍不住哭哭啼啼起来,而杰克已经欲哭无泪了,天色太暗的关系,那个高瘦的的男人一定把自己看成了女人,所以才会把自己和艾比一起丢到这个笼子里面。他们身边的马车运送的笼子里面都是些牲口,呜呜哞哞的叫着,杰克觉得自己的处境还不如这些牲口,至少它们暂时还是有价值的,但是一旦野人们发现自己是男人,大概会立刻杀掉丢到荒野里面去。






-----------------


柯总第一章没上线









评论

热度(131)

  1. 吧唧巴基真好吃蓝色的理想国 转载了此文字
    感觉好久没看柯王子了,几乎每篇文章都跟政事有关,虐到糟心,但这对CP太有魅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