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巴基真好吃

你好( ^_^)/很高兴认识你们
这里阿年
现在为小英雄产粮,关于出久天使的CP都吃得下,欢迎欢迎,努力成为那些大大们!
墙头 all久all all黑 盾冬盾 all邪

【盾冬】你要去哪里?(小甜饼,一发完)

今天刚看到这篇,我也想到bucky花店买花,到steve蛋糕店买蛋糕😘😘

Sky:


蛋糕店老板史蒂夫和花店老板巴基的故事
@Joker


 
 
1


史蒂夫的蛋糕店刚开张的时候,对面花店给他送了束花。铃兰,紫菀,玫瑰,满天星,鼠尾草,热热闹闹的一大捧。红头发的娜塔莎大大方方地把花递给他,我们老板送的。


他一边接下一边跟她说,谢谢,想要什么糕点自己拿,免费。


娜塔莎笑着摇摇头,一句话不说地走了,红裙子的裙摆在阳光下跟着风轻动,过往很多男士的眼睛都看直了。


史蒂夫趁这时候没人,找出一个花瓶,接上一半的水,然后他拆掉了花束的包装,把那一大捧花插了进去。


明媚的阳光照进来,折射出的水纹安静地映在柜台上。洁白的满天星沾上了几滴水,闪着细碎的光,史蒂夫拿一块白色的布小心地把水滴擦干了。


这时候他又看见了那个红色的身影,隔着影影绰绰的枝叶,只看见个模糊的影子。他抬起头来,看见娜塔莎在花店门口,和一个男人说着什么。史蒂夫能看见那个男人的侧脸,看见他跟个孩子似的撅着嘴,听娜塔莎说话。那个男人的头发留得不短,梳在脑后,短短的一个小辫子,像鹿尾巴。


史蒂夫走到窗边,漫不经心地擦着一张木桌。


这时那个男人结束了和娜塔莎的谈话,娜塔莎微笑着进了花店,男人气冲冲地穿过斑马线,从手掌大小变成真人大。史蒂夫擦擦了手,把抹布扔下,走向门口。


风铃响起的时候,男人的手还没有碰到门把手。史蒂夫望着他,笑得非常真诚,您好,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男人愣了一下,点点头,走了进来,我要两个纸杯蛋糕,不,一个,不,还是两个吧。


史蒂夫打开透明的盖子,问他要什么口味。


男人的脑袋不自觉地向前探,他想看着一盘宝贝似的看着纸杯蛋糕,香草的。


史蒂夫挑出两个卖相最好看的给他装起来,谢谢你的花,巴恩斯先生。——那间花店就叫巴恩斯。


巴恩斯耸耸肩,不客气……他询问地看着史蒂夫。


史蒂夫把袋子递给他,史蒂夫·罗杰斯,叫我史蒂夫就可以了。


巴恩斯点头,接过袋子,闻了闻,香甜的味道充斥着鼻翼,他一脸满足。史蒂夫偏过头,偷偷地笑。


巴恩斯问,多少钱?


史蒂夫右手握拳,抵住嘴,轻咳一声,把笑意都掩饰掉,不要钱,就当你用花换的。


巴恩斯的眉毛挑起来一边,真的吗?他笑起来,嘴唇像柔嫩的花瓣。


真的。史蒂夫盯着他的嘴唇,在这个普通的、炎热的、让人头发晕的下午,一种感觉突然袭击了他,他想咬巴恩斯。史蒂夫为此心跳加快,脸也开始发烫,他吞咽一口口水,那种感觉却越来越强烈,他想咬他,就像咬下一口蜂蜜蛋糕那样。


巴恩斯笑得眼睛都弯起来,那好啊,谢谢你,史蒂夫。


史蒂夫被这个笑容晃了眼睛,他摆摆手,不用谢。


巴恩斯推开门,走出去,半个身子又仰回来。一阵风吹过街道,风铃在叮叮当当地响,他像个十六岁的少年一样天真又有点无耻地问,我可以每天都来用花换纸杯蛋糕吗?


2


巴恩斯真的开始每天都来用花换纸杯蛋糕,两枝花,两个纸杯蛋糕,从夏天一直延续到秋天。


天空成了苍蓝色,金黄的树叶脱离树木的枝头,摇摇晃晃地落到地上,巴恩斯在斑马线的另一端,举着两枝百合花,悠然地等着绿灯。


史蒂夫早就把他要的香草味纸杯蛋糕装好。


中断的那一天是个雨天,娜塔莎没有来上班,巴恩斯也没有用花来换他的蛋糕。下午六点多的时候,天空已经被乌云遮得漆黑,一滴雨坠在玻璃窗上,慢慢地滑下去,继而更多的雨珠敲打在玻璃窗上,整个世界都模糊起来。


史蒂夫看见巴恩斯关了店,急匆匆地跑向车库,过了几分钟又跑出来,在雨中打车。他不断地看手表,一脸焦急。几辆出租车过去了,都有客人。


史蒂夫立刻穿起外套,关灯锁门。


嘿,詹姆斯!史蒂夫把车停在他面前,上车!


巴恩斯犹豫了一下,然后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史蒂夫发动汽车,你要去哪里?


巴恩斯报了个医院的名字。


史蒂夫看了他一眼,雨水顺着他的头发向下滴,他冻得嘴唇有点发紫。史蒂夫打开了暖风。


巴恩斯皱着眉头目视前方,下雨了,路况不好,雨刷在眼前一直晃,晃得人心烦意乱。他看向史蒂夫,谢谢,抱歉。


谢什么?抱歉什么?


谢谢你送我,抱歉弄脏了你的车。


不碍事的。


车里是熏香和雨水混合起来的味道,清甜的,潮湿的。


到达目的地后,巴恩斯又一次道了谢。


史蒂夫望着他在雨中跑向医院的身影,没有马上离开。他看见巴恩斯跑过走动的人群,找到了娜塔莎,那个姑娘抱住他,再也不动了。巴恩斯轻拍她的后背,吻她的头发,说着些什么。


史蒂夫开车离开了,他还要回店里去收拾。


3


对面的花店整整一周都没有开。


不断有人问史蒂夫对面那家店里的人去哪了,男士大部分在问娜塔莎,女士们都在好奇巴恩斯。


史蒂夫留意到她们都叫他巴基。


巴基,巴基,森林里活蹦乱跳的小鹿,有着大大的、水润的眼睛,渴了会去喝小溪里清澈的水,无聊时会和小松鼠嬉耍,会摇着尾巴在草地上跑来跑去……这个名字可爱得像一篇童话。


但是史蒂夫也不知道他们去哪里了。


只有巴恩斯的车被修理厂拖走了,而史蒂夫柜台上的花瓶空荡荡的。


4


巴恩斯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史蒂夫的店里正忙着。


他都不知道巴恩斯什么时候进来的,店里人声嘈杂,史蒂夫忙着给一个七八岁的男孩子切巧克力派,他把巧克力派递给那个孩子,转眼就看到巴恩斯坐在一个角落里,安安静静地趴在桌子上,像个上课睡着的学生。


他看到他的时候,那些人声一下飘到了远处,史蒂夫对新招的伙计雅各布示意一下,摘下围裙,朝巴恩斯走去。


他拉开木质的椅子,坐在巴恩斯对面,看着他。巴恩斯没有睡着,他睁着眼睛,沉默地看着面前来来往往的人。


你想吃点什么?史蒂夫问。


巴恩斯没有看他,他依然看着那些人,语气淡淡的,你这里有酒吗?


史蒂夫也趴下去,头枕在胳膊上,离他更近,没有,有牛奶。


……你还给我留着香草纸杯蛋糕呢,对吧?


对,但我觉得你应该试试别的。


巴恩斯终于肯看他一眼,比如?


苹果派怎么样?我烤的苹果派最好吃了。


巴恩斯凝视他,似乎不知道他在开玩笑还是在认真地推荐。史蒂夫的目光毫不躲闪。


巴恩斯就笑起来,笑得肩膀都在抖,好啊,苹果派,但是我没钱了。


你可以赊账,再用花来付。


我还以为你要请我呢。


……实际上,我还是挺喜欢那些花的。


哦,谢谢。


史蒂夫又想了想,你知道吗,其实我也可以请你,詹姆斯。


哦,亲爱的史蒂夫,那真是——


如果我能叫你巴基。


巴基告诉他一周前的那个雨夜,娜塔莎的养父去世了。


她还好吗?史蒂夫问。他注视着巴基吃苹果派的样子,他用银色的叉子叉起一小块,送到嘴里,慢慢咀嚼,喉结在吞咽的时候上下一动。


史蒂夫握紧了手中的玻璃杯。


她挺好的。


那你呢?你好不好?史蒂夫在心里问。


巴基安静地吃他的苹果派,牛奶在他嘴巴周围留下一圈白。史蒂夫的纸巾还没递出去,就看见他伸出舌头,舔了一圈。


巴基注意到他的眼神,他故意眨眨眼。


史蒂夫心里猫挠似的痒了一下,他收回手,眼神避到一旁,问他,你和她怎么认识的?


她喝醉了,躺在我店门口,我就把她捡回来了。第二天她一句话没说就走了,下午又回来,说要走在我这里打工。巴基一边吃一边快速地说,似乎不想被故事打扰了享受食物的乐趣。她以前搞金融,在华尔街,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那种,后来辞了职,要跑来给我打工,多有意思。


为什么?


问过,她没告诉我。漂亮的女人总有很多秘密。


史蒂夫就笑了。这时雅各布开始叫他,他一个人实在忙不过来了。史蒂夫在走之前匆忙地问,你一会儿怎么回家?


巴基愣了一下,走回去。


史蒂夫一边系围裙一边说,你再等等,我送你。


巴基皱着眉头,食指在木桌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他困惑地说,好啊。


史蒂夫的车很干净,所有的水迹都被擦洗干净了。


巴基盯着车前放着的冬日战士的模型,他上次都没注意过这个。


你喜欢冬日战士啊?他问史蒂夫。


嗯,喜欢好多年了,你也喜欢他?


我更喜欢美国队长。


他们两个都挺棒的。你要去哪里?


巴基说了一个地址。


汽车缓缓发动,没入了车流,平稳地行驶。


5


史蒂夫在思考该怎么拒绝那个叫做奎琳的漂亮女孩,她几乎每天都要来买面包,那些她自己根本吃不完的分量,因此史蒂夫非常有理由相信她暗恋他。


而雅各布总是望着奎琳发呆,他不只一次地同史蒂夫谈起如果他能娶了奎琳,他的后半生该有多么幸福。


于是史蒂夫更加苦恼了。他望着那两枝白玫瑰,你们说,要怎么办?


这时他听见有人念了“巴基”这个名字,他迅速回过头去,看到一群女孩子在聊天,原来她们一直在讨论巴基。


她们点的甜梨布丁和彩虹蛋糕好了,雅戈布正要端过去,被史蒂夫截了下来。


白色的杯碟被轻放在桌面上,几个女孩笑着向他道谢。


不客气,史蒂夫笑着问,你们在聊什么,这么开心?


哦,说起这个,一个女孩身子前倾,靠近史蒂夫,期待地看着他,你认识对面的巴基·巴恩斯对吧?


对,我认识他。


太好了!女孩笑起来,那你知不知道他和娜塔莎是什么关系?


我想他们是朋友。


女孩长出了一口气,她对其他几个女孩说,我就说那不是他女朋友。


她又问史蒂夫,巴基没有女朋友,对吧?


没有,史蒂夫笃定地回答。


那个女孩闻言几乎要开心得倒在地上。史蒂夫心有不忍,但他还是说了下去,但我确信,他有一个男朋友。


6


巴基很快来兴师问罪了。


玻璃门被夸张地推开,风铃清脆作响,巴基阴着脸走进来,瞪着眼睛扫视一周,最后目光落在史蒂夫身上,听说我有个男朋友在这。


史蒂夫报以友善的微笑,要吃纸杯蛋糕吗?


巴基哼了一声作为回答,他径直走向柜台,抱起了整个托盘,在雅戈布的目瞪口呆中像个骄傲的国王一样昂着头离开了。


罗杰斯先生,能劳驾您为我开下门吗?他礼貌而漠然地问。


史蒂夫亦步亦趋地走过去,帮他把门打开。


谢谢,巴基颔首致意。


不客气,史蒂夫忍着笑,也对他点下头。


巴基就这样拿走了他所有的纸杯蛋糕,却没有留下一枝花。


7


明亮的太阳远远地在湛蓝的天空上挂着,史蒂夫在马路这一边,郑重地整了整衣领。


他走过一道道斑马线,路过树木与落叶,来到了巴恩斯花店。


巴基看到他错愕了一瞬,随即继续同那几个围在他周围的女顾客聊天。


娜塔莎坐在一把黑色的铁艺椅子上看书。


史蒂夫向着巴基走过去,我要买花。


找娜塔莎,他头也不回地说。


我就想找你。


我忙着呢。


娜塔莎放下书,走过来,我想我没那么没有魅力吧,罗杰斯先生?她的笑容让史蒂夫有点害怕。


史蒂夫跟着她走到柜台,我要订束花。


什么花?


白玫瑰,我想?


娜塔莎的眉毛挑起一边,送人?


对。


哈……娜塔莎发出个意义不明的语气词。


请送到这个地方,史蒂夫不急不迫地念了一个地址。


娜塔莎写了两个单词后就停住了,她一手托着腮,一手转着笔,意味深长地看着他,那是吉米家。


我知道。


你知道。娜塔莎重复了一遍。


对,史蒂夫对着她勾下嘴角,就送到那里。他眨眨眼,准备离开。


史蒂夫!娜塔莎叫住他。


什么事?


红发女郎的笑容非常得体,你还没有付钱。


史蒂夫困惑地皱眉,我以为那些纸杯蛋糕是我提前付的钱。


不。娜塔莎笑着否认。


……那我可以用糕点来换吗?


娜塔莎的笑容加深,只收现金。


8


巴基又恢复了每天用两枝花来蛋糕的习惯,唯一有所不同的那天是感恩节,巴基用一捧花,换走了一整个苹果派。


甜菊,紫阳花,风铃草,黄百合,花香清淡,和屋子里甜甜的味道混在了一起,史蒂夫有一搭没一搭地用手指拨弄着一朵甜菊。


史蒂夫看见雅戈布解下围裙,胖胖的面点师有些不好意思,史蒂夫,我今天可以早点走吗?奎琳邀请我去她家吃饭。


史蒂夫非常讶异,但他尽量没有表现出来,啊,当然可以。


雅戈布走了之后,店里就剩下他一个人,他看见巴基和娜塔莎在笑着聊天,他笑得那么好看。


不知过了多久,巴基走了出来,史蒂夫立刻坐直了身体。他看见巴基从马路对面走了过来,棕色的围巾被冬风吹起,上下翻飞。


史蒂夫快步走到门边,打开门迎接他。


巴基的耳朵有点红,他双手插兜,问,你这里有酒吗?


史蒂夫有些失落,没有。


巴基不满地皱起脸,那你还留在这里干什么?


啊?史蒂夫不解。


巴基的手已经搭在门扶手上,我那里有酒,你要来吗?


史蒂夫几乎要跳起来,但是他淡定地说,如果你坚持的话。


巴基回头冲他一笑,明媚得可以融化冰雪,我坚持。


9


那天是巴基送史蒂夫回家,后者喝了太多酒,醉醺醺的,巴基扶着他,在街上拦出租车。


巴基,史蒂夫叫他。


嗯,巴基敷衍地回应。


巴基,巴基,巴基,巴基……


在这呢,巴基说。


史蒂夫觉得自己在做梦,世界是扭曲的,两道光在他面前凝固,而巴基的脸无限大。


巴基把他塞进车里,自己又坐上去,去哪,司机问。


巴基晃晃史蒂夫,你要去哪里?


史蒂夫凝视他的眼睛,你心里怎么样?


然后他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史蒂夫醒来的时候,有一瞬间的迷茫。他掀开毯子,揉揉脖子,打量这个陌生的地方,他问这个被他躺了一夜的米白沙发,我在哪?


米白沙发没有回答他。


巴基从卧室里走了出来,披着毯子,睡眼惺忪,亲爱的罗杰斯先生,如果你能动用你那所剩不多的智商想一想,就能知道你是在我家。


哦……史蒂夫后知后觉地明白过来,谢谢你。


不客气,巴基转身回了卧室。


史蒂夫看一眼墙上的钟表,已经九点多了,你不去开店吗?史蒂夫敲着他卧室的门,问。


不去。巴基的声音懒懒的。


……那我走了?


再见。


再见……


巴基这一天真的没有开店,上午被睡眠全部侵占了,下午的时候他坐在史蒂夫的店里,一边吃东西一边看电影。


鸡蛋布丁,蓝莓蛋挞,香草纸杯蛋糕,曲奇饼干,戚风蛋糕……他坐在那里,像个贵族一样,要这个要那个,仆人史蒂夫就不停地给他端上来,还贴心地给他送果汁。


雅戈布一边擦柜台,一边好奇地偷看他们两个,最终不得其解地耸了耸肩。


朦胧的月亮从天边升起,已经是晚上了,雅戈布下了班,巴基还没有打算离开。


他把单子翻来覆去地看,可以给我来块黑森林吗?


史蒂夫真为他的胃担心。


他说,你今天吃了很多东西。


巴基还在研究单子,他目不转睛,我知道。


史蒂夫深呼吸,你打算用什么来付?


巴基咬咬嘴唇,无辜地望着他,花?


史蒂夫摇头,我一直觉得用花来换蛋糕不公平,蛋糕可以吃,可以让人享受口福,可以充饥,而花只能放在那里,让你干看着——这并不是等价交换。


他看着巴基,蓝眼睛明亮而深沉。


巴基被他那种一本正经的语气逗笑了,笑得不可自抑,但是对上那样的目光,就慢慢地笑不出来了,他的绿眼睛湿润而温和,那你告诉我,什么是等价交换?


他的嘴唇还因为刚刚被咬过而显得红润,像他之前拿来的红玫瑰。


在这个远离全世界的小屋子里,他从容、纯真又魅惑地说,那你告诉我,什么是等价交换?


史蒂夫平静坦然地俯下身去,把自己的嘴唇贴上他的。


甜菊,紫阳花,风铃草,黄百合,她们在花瓶里静静地看着,散发出清淡的香味。而巴基嘴里混合了好多甜点的味道,水果的酸甜味,奶油的醇香,还有巧克力带着苦涩的香味。


窗外的路灯拢出一个橙黄色的圆,雪花飘到了光里面。


史蒂夫看着他的眼睛,你看,这才叫等价交换。


巴基未置可否。他站起来,向门口走去。


史蒂夫紧张了,你要去哪里?


巴基不回答,他把门上的三道锁通通锁好,手放在电灯的开关上,他说,我哪里都不去。


说完,灯暗了下去。


路灯橙色的光映射进来。史蒂夫望着巴基,望着他半明半昧的脸,望着他在这样的光下变了颜色的眼眸,用一种快乐到近乎感伤的神色,好像他花了一辈子的时间,才踏平了所有磨难,走到了他面前,得以这样放肆地、安宁地望着他。


巴基笑着走向他,又重复了一遍,我哪里都不去,我就在这里。


10


后来巴基再也没办法用花去换他想吃的甜点了,因为史蒂夫说了,只收亲吻。


 


全文完

评论

热度(450)

  1. 吧唧巴基真好吃我一点也不喜欢五月天 转载了此文字
    今天刚看到这篇,我也想到bucky花店买花,到steve蛋糕店买蛋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