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巴基真好吃

你好( ^_^)/很高兴认识你们
这里阿年
现在为小英雄产粮,关于出久天使的CP都吃得下,欢迎欢迎,努力成为那些大大们!
墙头 all久all all黑 盾冬盾 all邪

【盾冬】霸道医生(一发完)

🎆🎆🎆

每天都吸包–米宝:

*被删到心痛。不敢再开车了,很怕被lof封号。




风将路边旗帜吹的高高飘起,远处公路上传来发动机的巨大轰鸣声,在寂静的夜里咆哮不休。巴基单手扶着车把,腾出一只手来按了按面罩,将它戴牢,旋即双手一拧,将油门轰至极限,飚了出去。


开路车的尾灯一闪一闪,巴基不断提速,在狂风中穿过时间与生死,一头中长发在空中流淌出锋利的线条,他像一只射出枪膛的子弹,周围的风声大的可怕,巴基脑中一片空白,开路车的尾灯越来越大,越来越红,距他已经不到两百米。


巴基下意识一踩刹车,却还是晚了一步,连人带车直接追尾,车身互撞出巨大凹槽,巴基脱手飞出去,摔落在车前不远处。


他昏死之前的最后一眼,是掉落在地上的,四分五裂的面罩。


1


深夜里的医院依然忙碌,史蒂夫最不喜欢值夜班,总是有一些奇怪的病人因为莫名其妙的事情被送来急诊,上次值夜班是一周前,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大爷哭天喊地的捂着裤裆被送来急诊,史蒂夫皱着眉用镊子夹着老大爷的几把,发现那上面套了一枚金属环。


一群医生护士围着大爷的几把取环的场景,史蒂夫至今无法忘记。最后甚至出动了消防员,消防员拿着剪钢筋的大剪子剪断的。史蒂夫一边在口罩后偷笑,一边给大爷缝伤口。


他甚至还遇见过在自己菊花里塞酒瓶的男患者,艹下水道卡住了的男患者,以及各种各样奇怪的男患者。


当医生需要过硬的心理素质,尤其是值夜班遇到奇怪的患者的时候。


今晚没出什么事,看来可以太平到他下班了。史蒂夫一边喜滋滋的想,一边抬手看了看表,已经快凌晨三点了,到六点他就可以交班了,想想都开心。


史蒂夫手插着兜,出了急诊室,在走廊兜了几圈,驱赶疲惫,门外传来救护车的声音。


他内心咯噔一声,暗道不妙,只想转身就走,然而职业道德使然,他无法扔下病人,只好冲出医院大门,跟着其他医护人员将昏迷着的病人抬进了医院。


史蒂夫下意识看了他一眼,病人年轻英俊的面容上沾了血,褐色的中长发被血打湿,凝成一缕一缕,病人呼吸微弱,胸膛看不出起伏,生死未卜。史蒂夫将手放到他的脖颈探测大动脉,发现还在跳,当即松了一口气。


人还有救。


夜三点,手术室大灯亮起,医生们开始合力抢救昏迷了的巴基。


 


一号司机就位


二号司机就位


不要再删我辣QAQ打字手很痛的你造吗!人家新做的指甲啊!!QAQ

评论

热度(3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