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巴基真好吃

你好( ^_^)/很高兴认识你们
这里阿年
现在为小英雄产粮,关于出久天使的CP都吃得下,欢迎欢迎,努力成为那些大大们!
墙头 all久all all黑 盾冬盾 all邪

(盾冬)咖喱辣椒⑥END

看了结局一直在笑,盾不黑,就是嘴炮,不会OOC

云鲤鲤鱼:

警察AU,略黑的盾




1.


2.


3.


4.


5.


6.


娜塔莎似乎没有很惊讶:“原来你在吃莎伦的醋,而不是史蒂夫的醋。”


“闭嘴。”


就在这时候,娜塔莎的车倏地从十字路口驶出,前面的黑色别克车头灵活躲开,巴基来不及刹车,敏捷地稍微往左打了打方向盘,堪堪擦过娜塔莎的车。娜塔莎说:“虽然我知道了你的小秘密,也不用杀人灭口吧?”


“什么秘密,我不过在说我很爱我的模型。


“所以是,他们打伤了你的模型,你要为这个报仇?怪了,他们打伤的好像是史蒂夫。”


“他……偷了我的模型藏在身上,才害得我的模型遭殃。”


娜塔莎忍不住大笑起来。巴基恼火道:“有什么问题?”


“有,巴基,你觉不觉得他们在引我们去码头。”


“觉得。”


“我猜那儿有天罗地网在等着我们。”


“你身上有手榴弹吗?”


“有,干吗。”


“扔。”


“你疯了,这里是居民区!”


“马上就不是了,刚好旁边没有车。”巴基语毕,前方一座大桥的轮廓渐近,娜塔莎明白他的意思,但是果断拒绝:“任务目标是生擒,没有办法的时候才杀死他们。”


“扔!这辆车打不进子弹,手榴弹炸不死他们。而且你有别的方法?”


“你这个疯子,我看你恨不得用大炮轰他们。”娜塔莎说着从套裙里掏出一枚手榴弹,用牙齿咬开保险销,往黑色别克一扔——顿时“轰!”的一声,三辆车同时向外弹开,分别在空中打滚而后重重砸在地面,激起一大片烟尘。距离爆炸点最远的巴基很快由车窗从翻转的车里爬出,一步步朝翻了好几个大跟斗、现在整个倒转了的黑色别克走去。


车底下几双手伸出,还困在车里的娜塔莎看到了,刚想提醒巴基,只见巴基半蹲下身,从鞋子里拔出小刀,刷刷扔出去钉在那几个人的手背上。


娜塔莎一边通知增援,一边把变了形的车门踹烂,然后到黑色别克旁边,和巴基一起将车底的人拖出来。其中一个在出去的瞬间想要对她开枪,被娜塔莎的高跟鞋一脚踏在背上,一下子趴在地面,他咆哮一声,回过神来双手已经被上了手铐。她轻松地将他的手枪拿到手里:“你们五个都是海爪的人?”


还没有回答,枪响砰砰划破夜空,娜塔莎直起身来:“巴基,你疯了,对已经被制服的人开枪?”


巴基置若罔闻,朝最后两个人的腿上各自补了一枪,坦然地看着娜塔莎:“以防逃跑。”


“你不知道是谁对史蒂夫开的枪,就每个人都打?你这样叫公报私仇。”


“……”


“你报告要怎么写?”


巴基眼睛发红:“以防逃跑。”


说话间,娜塔莎突然听见原本在地上痛呼的几个人相继喊“Hail Hydra!”她转过头去,只见他们头一歪,脖子无力地垂在地上。她连忙上前逐一检查,眉头深深皱起:“好了,巴基,这回麻烦了,他们全部自杀了。”


同僚们很快赶到将现场包围,两人向一同到场的长官报告完初步情况后,申请先到史蒂夫入院的医院看看再回警局。去医院的路上,娜塔莎看了眼眼仪表盘,调侃道:“难怪史蒂夫不让你开车,不然你们的工资得全部拿来付罚款。”


巴基没有回话,街景向后倒退得更快了,娜塔莎也就懒得再惹他。


-


到达病房前的时候,刚好有一个医生从里面出来,巴基猛地冲上去堵在他前头:“你是不是史蒂夫的主治医生?”


“哪个史蒂夫?”


巴基生气道:“你连病人的名字都记不住?史蒂夫,史蒂夫·罗杰斯,金色头发,蓝色眼睛,左边脸颊有一颗痣!”


“好,好的先生,我知道是罗杰斯警察了,你说史蒂夫我一时反应不过来。”


“他身上的子弹拿出来没有?”


“子弹?先生,我想罗杰斯没有……”


“别废话,我再问你一遍,子弹拿出来了没有?!”


娜塔莎把被揪住衣领的医生解救下来:“巴基,冷静点。”


“又不是你的谁中枪了,你当然可以冷静!”


“我是史蒂夫的同事、朋友,难道你和他还有更多的关系?你刚刚好像在说你的模型比他还要宝贵。”


“他,他,”巴基瞪着眼,“他和我的模型一样重要。”


“你不想先去病房看看史蒂夫,再来质问医生?”


“他刚睡下,”病房门开了,莎伦走到他们身边来,“巴恩斯,你先进去吧,我和娜塔莎说几句话。”


像是不想让莎伦看到自己的激动反应,巴基马上不说话了,点点头,匆匆进了病房。


此时此刻,史蒂夫正安静地躺在病床上,身上穿着病服,手上打着点滴,巴基的心脏仿佛一下子揪紧了,他关上房门,深呼吸几口,慢慢走了过去。


他小声问道:“史蒂夫,你睡着了吗?”


病房里静悄悄的,没有人回答他。


巴基坐到床边的椅子上,再三犹豫后伸出手来,轻轻碰了碰史蒂夫的手:“你还好吗?”


“……”


“你没事的对吧?”


“……”


“你穿病服的样子真是蠢死了,如果我说你穿西装的样子其实还……还过得去,你会不会快点好起来?”


“……”


“我宁愿躺在这里的是我,你为什么要中那一枪,你想让我内疚一辈子吗?”


“傻瓜,我没有死呢。”


“吓!”巴基被突如其来的回应吓得后背狠狠撞上椅背,心慌意乱地捂住眼睛,“混蛋,你醒着?!”


“你的眼泪不停掉到我的手背上,我想不醒来都难。”


“我没有掉眼泪。”


“那你为什么捂着眼睛?”


“我不想看到你。”


史蒂夫闷哼一声,巴基一下子把手拿开了:“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痛,要不要叫那个庸医来看看?”


史蒂夫笑着看他:“我上次看到你脸上有这么多水还是在游泳池。”


这才发现自己着了道的巴基气呼呼地用衣袖擦脸:“你就得意吧,要是挨子弹的是我,说不定你已经哭成泪人了。”


“别说这种话!”史蒂夫严肃地说,见巴基无动于衷,只是在不停擦脸,但怎么都擦不干,不禁低叹一声,“巴基,你这个样子,会让我误会的。”


巴基低下头:“既然你知道是误会,就赶紧闭嘴。”


“你不想知道我误会什么吗?”


“不想。”


“你喜欢我吗?”


“……混蛋!”巴基浑身一抖,“你这样有意思吗,你明知道答案,还有什么好问的,凭什么我要被你耍得团团转,有本事你先……”“我爱你。”“……先说……啊?”


史蒂夫温柔地看着巴基:“我一年前就说过了,我爱你,你忘了吗?刚刚我在洗手间里,心想要是殉职了那多光荣,但是我一想到死了会见不到你,就舍不得死了,那一刻我才发现我不想当英雄,只想活下去。”


巴基差点就有什么要破口而出,但他抬头的瞬间瞥到莎伦放在旁边的手提袋,心里顿时被刀剜了一样:“……你的确误会了,我不喜欢你。”


“巴恩斯,是因为我吗?”


突然出现在耳朵的声音让巴基几乎跳起来,过了好几秒他才明白过来自己忘记把通讯系统关掉了。他急急忙忙想关,那边传来娜塔莎的声音:“巴基,你敢关,我就进去把你的表白告诉史蒂夫。”


巴基大叫:“我没有表白他!”


“是,是,你深情表白了你的模型。”


“娜塔莎……!”


“嘘,巴基,我们忍不住了,有些事必须要跟你说。第一件事,史蒂夫没有中枪,你记不记得我们都穿了避弹衣?”


巴基一脸惊愕:“但是,他捂着肚子,手心全是血——”


“他的手掌擦伤,的确流了很多血,肚子也有大面积淤青,但没有中枪,情况还挺乐观的,你不用……”娜塔莎说着噗地笑了,“哭得那么伤心。”


“还有一件事,”莎伦说道,“虽然史蒂夫让我别说,但我不忍心看他继续欺负你了,是关于……”


躺在床上的史蒂夫先是看到巴基坐立不安地背过身去,不让自己看到他的脸,然后一动不动地杵在那儿半天,最后缓缓转过来,咬牙切齿道:“你觉得耍我很好玩吗,你就想看我笑话是不是?(“等等,巴基,你听……”)还是说你根本不喜欢我,和莎伦分手了也要瞒着,赶紧找个新对象再说?!”


史蒂夫猜到巴基听到什么了,小小叹了口气:“我刚刚才对你说完我爱你。”


“那,那又怎样?”


“你的回应是?”


“你还没说为什么要骗我!”


“我没有骗你,只是不想那么快告诉你。巴基,我了解你,如果不是发生这么多事,我直接跟你说我和莎伦分手了,你只会更加躲得我远远的,对吗?”


“……”


“其实你在高兴吧?听到莎伦的话。”


“胡说八道,哪有?”


“你在笑。”


“我……替莎伦开心,终于摆脱了你这个骗子加混球。”


“这么一看我的眼光更好,我爱上的是能摆平我对付不了的歹徒的小英雄,而你爱上的是一个骗子加混球。”


“……”


“巴基。”


“干吗!”


“你过来。”


“你先说什么事。”


“你帮我看看我的伤口是不是又出血了。”


“你没有中枪。”


“我的手。”


“好吧,我看看……痛吗?”巴基还是挨了过去,小心翼翼地翻过史蒂夫的手,“好像没事啊……唔!”他慌张地捂住被偷了一个吻的嘴巴,“你算计我!”


史蒂夫慢慢躺回床上:“好的,我不算计你了,我请求你,巴基,能让我吻吻你吗?”


“……哪有你这样的,而且你不是吻到了吗?”


“你觉得一个吻就够了吗,这辈子我都不用再吻你,也不用再碰你了?”


巴基低骂着凑过去,史蒂夫用舌头分开他湿润的唇瓣:“你说什么,我没听清。”


巴基被吻得直哼哼,最后松了口,很小声很小声地说道:“……要吻,要碰。”








END


有两个番外,两人迷迷糊糊的第一次以及恋爱后的第一次,后者会放到网上,前者作为新刊不公开特典~


谢谢包容这样一篇文的大家,鞠躬

评论(2)

热度(6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