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巴基真好吃

你好( ^_^)/很高兴认识你们
这里阿年
现在为小英雄产粮,关于出久天使的CP都吃得下,欢迎欢迎,努力成为那些大大们!
墙头 all久all all黑 盾冬盾 all邪

如果你从一数到一百

100s后,我知道你会准时出现

一秋:

*芽詹&盾詹


*小甜饼,开车向,一发完




-If you count from one to one hundred-


 


0.


瓦坎达没有冬天,当然没有。事实上,这里比Steve去过的大多数地方都要热。


不过,Steve的“冬天”在这里。


Steve走在瓦坎达的王宫中,空气被阳光烤得炙热,光线透过巨大的钢化玻璃将台阶擦得锃亮,建筑中央的小型景观园喷出一阵阵人造水雾,浮光熠熠。没有冬天的瓦坎达有着将一切事物都镀上一层金色的魔力。无时无刻的夏天,充满着活力。


可是此刻Steve想到的却是上个世纪初,布鲁克林的冬天,地板上的盘子里装着撒满糖渍的奶油曲奇饼,两个少年躺在沙发垫上幼稚又天真地将手臂抬高,手指弯曲成各种形状,在炉火的照耀下,年久灰暗的墙壁上印着他们充满憧憬的“影子剧场”。


“Steve,你看这像不像福特新出的敞篷皮卡?”Bucky将手指交叠、变换,他兴奋地用手肘捅了捅Steve.


Steve抽空看了他一眼,“像街角吹口风琴的老彼特那顶打过补丁的破高帽。”


“嘿,Steve,你!”Bucky抬了抬眉毛,不满意地抗议道。随即,他又像想到什么坏主意似的,眼睛随着嘴角弯出一个狡黠的弧度,绿眼睛里是跳跃的炉火反射出的光点。


Bucky将手掌拼出一只小鸟的模样,小鸟的影子飞啊飞,停在了Steve的小狮子上。其实Steve只是模拟出了一只小猫的形状,而Bucky却固执地认为那一定是一只小狮子,一只和Steve一样有着金色毛发的小狮子。


“我现在变成一只山雀,那么我要......”Bucky的手慢慢升起,小鸟也飞了起来,越过Steve的肩头,这样,Bucky的手臂便将瘦小的Steve圈在怀中。


Steve有那么几秒钟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呼吸,Bucky柔软的发丝蹭过他的脸颊,他甚至觉得自己的鼻尖能感受得到Bucky耳朵上细小的绒毛。


Bucky的山雀已经飞到了Steve后脑勺,而Steve的小狮子却匍匐在Bucky的胸前,手指微微冒汗,感受着Bucky的心脏透过胸腔的强有力的跳动。


Steve喜欢Bucky的拥抱,从他们见面第一个拥抱到往后的每一个,他都喜欢。Bucky总是轻轻蹭着Steve的脸蛋,像一只喜欢撒娇又倔强的猫。噢,Steve的Bucky的确像只猫,谁让他抱起来总是软绵绵的。那些充满温暖而柔软的拥抱里,Steve就像拥有全世界最美妙的花园,花香浸入Steve的美梦中,标签上打着“Bucky Barnes”的名号。


就在Steve觉得自己又要沉浸在这样的美梦中时,他的耳边传来了咀嚼的声音。Bucky的山雀最终落在了Steve身后的盘子里,准确的来说,是盘子里的奶油曲奇饼上。


“Steve,最后一块饼干被我吃掉了。”含糊不清的声音不断传来,混合着奶油的香味。


听着Bucky明显带着阴谋得逞的音调,Steve并没有像Bucky预想中的那样不高兴或者惊讶。Steve微微愣了愣神,将手指轻轻插进Bucky的棕色发丝,不轻不重地按揉着。


“哦。”


听到这样平淡的回答,Bucky反而有些慌乱,不安地挣扎了几下离开了Steve的怀抱。


“你生气了?”


“没有。”


Bucky盯着Steve看了好一会儿,确定对方真的没有生气,才慢吞吞地开口:“其实,我骗你的。还剩了一半......”


Steve刚一开口,还没来得及说话,便觉得嘴里被塞进了一样东西——半块曲奇饼。


牙齿一动,轻轻咀嚼,舌尖便出现了和Bucky唇齿间相同的甜味。Steve看着Bucky上唇边留下的白色的糖粉,像猫咪的白色胡须。


Steve更加确定了Bucky是一只猫的想法。


“Steve, Merry Christmas!”


Steve纠正道:“应该还没到,我没听见平安夜钟声。”


“那你数到一百就到咯。”Bucky催促道,“快,Steve,从一数到一百,我们就过圣诞节了。”


Steve无奈地点点头,Bucky这些看起来有些无厘头的小要求他总是无法拒绝。


当Steve数到八十七的时候,窗外传来了新年的钟声。


“Bucky,新年到了,你......”那个之前还趾高气扬地指使Steve数数的人,此刻已经抱着Steve的胳臂睡着了。


炉火还在继续跳动,钟声寂灭之后,屋外的雪声变得越来越大。


不知道Bucky的梦境中会不会出现一辆铮亮神气的福特敞篷车。


 


“Cap?”Sam走进了房间,“其实你不必......你可以在外面等一会儿。国王殿下说了,即使解冻也不可能立马苏醒过来。我们去吃两个瓦坎达的芒果,吃完或许就可以看到活蹦乱跳的冬兵。对了,这里的芒果颜色居然和西瓜一样是红色的,汁水甘......”


“Sam,你不必担心我。”Steve打断了Sam的喋喋不休。


“呃......好吧。”Sam撇撇嘴示意自己不会继续这个话题,不过他并没有退出房间。


“我看起来很紧张?”


Sam将Steve从头到脚扫视了一遍,郑重其事地点点头,“如果你是说上个月在墨西哥热林里和带了十公斤TNT的毒贩们火并的那次比起来。是的。”


听到Sam的回答,Steve有些失笑。他抬头望着落地玻璃窗外湛蓝的天空,眼窝处投下了重重的阴影,“每次遇到和Bucky的事,我就像变回了那个16岁的布鲁克林少年。”


“我明白。”Sam叹了口气,“你确定吗?”


“嗯。”


Sam走过去拍了拍Steve的肩膀,语气中带着支持:“好吧,虽然我一开始就想到自己没可能说服你。伙计,别担心,他会好起来的。”


Steve回以感激的微笑,“谢谢你,Sam.我是说,我替Bucky谢谢你。感谢你所做的一切。”


“那让他本人来亲自谢我。”


 


等到房间没人的时候,Steve才把目光落在房间里的冰冻仓上。


解冻程序马上就会执行,在这之前Steve被告知这并不是全然无风险的。


可是,Steve已经等得够久了。就像小时候一起度过的平安夜,Steve不忍心叫醒提前睡着的Bucky,和他一起听新年的钟声。他觉得那有什么关系呢,反正他们会有很多机会去一起等待往后的圣诞节的第一声钟响,然后将红润可口的苹果塞进对方的嘴唇里。虽然后来Steve才知道在这近一个世纪的时间里,他们并没有多少机会可以共同度过一个属于他们的平凡而平安的圣诞。


所以Steve决定这一次在数到一百的时候,他一定要叫醒Bucky,他的Bucky.


Steve已经等得够久了,他已经等了好多个一百。


冰冻仓的冰霜慢慢褪去。




1


2


......


......


8


9


 


1.


James Barnes总能找到Steve Rogers.


说这句话的时候,Bucky脸上是快得意到天上的神气和自豪。不过前一秒,他的脸上还充斥着无可奈何和怒气冲冲,这全部源于他的最好的朋友——Steve Rogers.


“嘿,我上次才告诉过你,别再打架了吧。”Bucky伸手将地上的Steve拉了起来,“有时候,我真的怀疑你有喜欢被别人揍的特殊癖好。”


Bucky握着Steve比起同龄男孩来说有些过于纤细的手腕,他遗憾地想上帝真是太不公平了,Steve应该拥有一具健康的躯体,起码在他每次及时赶到之前能够抵抗得住那些大个子恶棍的几个拳头。


“就差一点了。”


“我知道。”


Bucky将Steve肩膀沾上的灰尘轻轻拍去,“谁叫我总是能找到你呢。”


他洋洋自得地说:“我说过吧,从一数到一百,我就能出现在你面前。每一次。”Bucky强调,嘴角微微翘起,似乎在暗示自己正是美国的Robin Hood,英勇无比地出现,救人于水火之中。


“一百二十一。”


“什么?”


“这次我数到了一百二十一。”


“你......”Bucky摸了摸鼻子,小声嘀咕道:“Steve,你太计较了。”


Steve笑了,牵扯到脸上被揍得乌青的伤口,不过他并没觉得多疼。


Bucky长手一伸,勾住Steve的肩膀,他压低嗓子,用充满诱惑力的声音说:“走吧,去我家吃晚饭,今晚我妈会烤苹果派。”


在十六岁的Steve心里就存在那么一条不成文的真理:从一数到一百,Bucky就能出现。这看上去实在有些无稽之谈,不过对于Steve来说,如果设定这条真理的人是Bucky Barnes,那么就算是违背宇宙能量定律、美学黄金分割定理,他也会毫不怀疑地相信。


但这并不代表Steve希望自己陷入危险的时候,Bucky能够出手相救。相反,他并不想Bucky每次都因为自己的正义或者说冲动而惹上麻烦。


或许,他只是想确认另一个真理:Bucky是属于Steve的。


 


1932年的冬天,Bucky约到了学校最漂亮女生,那是他人生中第一次约会。Bucky看起来很兴奋,不过很快这份兴奋就在他睡过头,错过约会时间中化为乌有。


Steve陪Bucky急匆匆地来到约会地点的时候,大街上空无一人,只有拐角处昏黄的路灯无比落寞地陪着Bucky站在街头。


Steve停住了脚,远远地看着Bucky的背影,最终还是走了过去。他迟疑地拍了下Bucky的背,脑海中还在不断酝酿拼凑着安慰他的句子。


Bucky转过身来,那个时候他就长得比Steve高、壮上许多,Steve不得不微微抬头看着他。


Bucky的笑声传了过来,“嘿,Steve,我说你干嘛做出一副比我还伤心的表情?”


Steve哑口无言。


之后Steve陪着Bucky在附近的山头呆了很久。Bucky不知道用什么方法搞到好几瓶啤酒,他们只好气喘吁吁地抬着这些沉甸甸的玻璃瓶坐在黑黢黢的树林中。


“Steve,过来!这边视线好!”Bucky招呼着Steve过去,Steve只好又抬着那些啤酒慢慢挪。


Bucky看不过去又跑过来帮Steve拎起大部分啤酒,他一边走一边兴奋地用手指着,“Steve,你看!”


空出来的一只手抬起来擦了擦快滑进眼眶里的汗水,Steve顺着Bucky的手看去,整个城市沉睡在黑暗中,只剩偶尔一星一点的灯光如呼吸般闪烁。


Steve目不转睛地看着这幅景色,开口问:“我们喝这么多酒,被发现了就完蛋了。”两个少年都还没到合法喝酒的年纪。


Bucky无所谓地耸耸肩,说道:“那就不让别人发现呗。”说着,他用牙咬开了啤酒盖子,递给Steve.


Steve拿起来猛然灌了一口,啤酒的泡沫挠着喉管,他猝不及防呛了一下。啤酒的气息从唇齿间上涌到鼻腔,带来火烧火燎的触感。


Bucky坐在Steve身侧打开另一瓶酒轻轻喝了口,揶揄地笑着Steve,“Steve,你喝不惯吗?”


Steve摇摇头,说:“这是我第一次喝酒。”


“我也是。”Bucky又喝了一口,“今天也是我第一次约会,没想到最后居然是和你在一起。嗯……其实……感觉也不算坏。”


Steve愣了愣,说:“以后会有更好的女孩子。”Bucky身边从来不缺各种各样的桃花。


“你有过约会吗?”


“女孩们是不会对布鲁克林区的小个子感兴趣。”


Bucky傻笑了一会儿,“Steve,我失恋了。”


“Bucky,你醉了。”Steve下结论断定,在他看来,Bucky还没开始“恋”。


“亏我这几天忙前忙后。”Bucky有些遗憾地想,突然他抓住了Steve的手往回程拖,“啊,我想到了。Steve,这个必须得给你看看,简直棒极了!”


就这么,Bucky带着Steve来到了布鲁克林某条商业街,Bucky凑在Steve耳边低笑:“准备好看戏法了吗?Steve,扶好你的下巴,等会不要吃惊得掉下来。”


Steve四下张望,有些疑惑地看着对方过于喜悦的神情,难道他能在这空无一人的街道变出百老汇的歌舞团。


Bucky搓了搓手掌,呵出的白雾在空气中升腾。


他扭了扭Steve的肩膀,“你先转过去,不准偷看!”


他想了想又补充道:“数到一百!一百!然后你就能转过来了。”


Steve有些紧张地捏了捏自己的手掌,他不知道Bucky会做什么,不过他还是照着Bucky的意思,转身开始数数。


等到他默数到八十二的时候,Bucky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好了,Steve!士兵,现在立正!向后转!”


接下来发生的事就像Steve整晚在做一个荒谬的梦。Steve站在那里,Bucky笑意吟吟地站在他对面,他们周围一圈的路灯开始闪着五颜六色的灯光,犹如置身幻境,雪花不断飘落,细小冰晶透出比灯光更加迷人的色彩。


Bucky真的把百老汇的歌舞团请到了这里。


虽然表演者只有他一个人。


Bucky站在一盏巨大的白色路灯下,他手里拿着一把小提琴,昂首挺胸地看着Steve。一向镇定自若的Steve在面对此情此景时也不得不露出吃惊的表情。而这更刺激了Bucky内心那小小的满足感和虚荣心。


他像一只急于开屏的公孔雀,抖了抖漂亮的翎羽,非常绅士地将小提琴架在肩膀上。


琴弦轻轻滑动,流畅的音符便从Bucky的指尖滑落,随着洋洋洒洒地雪花落在他翘起的发丝上,再慢慢汇聚成一条河流,在布鲁克林的街道静静流淌,承载着两个少年五彩缤纷的世界,构造出Steve年少时最绝美的梦境。


Bucky演奏的是意大利音乐家Niccolo Paganini的《 Carnival of Venice》,悠扬活泼的调子像火把一样将夜晚点亮。


Bucky闭着眼睛,灯光在他长长的睫毛上凝聚,他高大而挺拔、气质出众。


Steve突然想起学校里大家对Bucky的评价:优秀至极。


对啊,Steve怎么会不知道Bucky有多优秀。


演奏完毕,Bucky睁眼,绿眼睛笑得像一汪潭水,他走过去,看着矮自己一个头的Steve,“Steve,你喜欢吗?”


Steve惊呆了,他看着Bucky一时之间忘了言语。


Bucky笑得更加肆无忌惮,“快收好你的下巴,Steve。我知道你有很多想问的,别着急,一个一个来。”


“呃......”Steve假装镇定,他开口问道:“Buck,这些灯......”


“我之前做了一点小手脚。”Bucky在Steve皱眉之前赶紧保证,“我一定会恢复原样的,我向上帝起誓。”


Steve点点头,诚实地评价道:“挺好的。如果那个女孩看到,肯定会喜欢。”


Bucky的眼睛亮晶晶的,“对啊,可惜她看不到了,枉我费了这么多力气。”他重复着之前的问题,“你喜欢吗,Steve?”


Steve一脸严肃,活像个七八十的老头,随后他郑重地点了点头。


“喜欢。”


Bucky将手搭在Steve的腰上,“马上新年舞会了,Steve你学会了怎么跳双人舞了吗?”


“你......”Steve不自在地扭动了身体,语气平淡的回答:“不会有女孩子和我跳舞的。”


“谁说的!”


“呃,Bucky,别闹,我们该回家了。”


“嘿,Steve,来复习一下嘛,我来检验一下你的学习成果。”


Steve又好气又好笑,“我只会跳男步。”


Bucky的笑从Steve那句“喜欢”之后一直没有褪去过。


“没关系,我会跳女步。我可是无所不能的Bucky.”话音刚落,Bucky便拥着Steve迈出了第一个舞步。


Steve连忙跟上Bucky的脚步,他的手托着Bucky滚烫的手掌,两个人在五颜六色的灯光下不断旋转、合步。时光在他们周围打桩,将人世间仅存的欢愉困在这小小的一隅。


Steve的脸变得色彩斑斓,Bucky不由自主地被吸引,他凑到Steve的面前,吹拂的热气带着酒精灌进Steve的鼻腔。


他们离的很近。


Steve看着Bucky越来越红的脸,担忧地摸了摸Bucky的额头,“Bucky,你醉了?还是发烧了?”


Bucky摇摇头,将Steve搁在他脸上的手掌拿开,他吞了吞口水,盯着Steve近在咫尺的鼻尖。


“晚上太冷了,Bucky,我们得回去了。”


“不要。”


Bucky看着Steve的眼神变得迷离起来,他不知道Steve在问什么,只是下意识地反驳。


Steve语气变得无奈起来,“那你要什么?”


我要什么?


Bucky卡壳的大脑难得地开始转动,思考这个问题。


那双漂亮的蓝眼睛正看着他,有烟花在胸膛炸开,Bucky的眼睛明亮得像星星,炽热得像火焰。


Bucky的人生信条像来都是遵从内心,所以他立即就做了他心里想做的事。


他将嘴唇贴在Steve的嘴唇上,却丝毫没有调情的意味,郑重而小心。


 


2.


Bucky盯着面前的地图,长官拿着棍子在几个战略据点来回点来点去,他的喋喋不休并不能拉回Sergeant Barnes的注意力。




一辆小破车


 


3.


法国边境,九头蛇在边境驻守的军队慢慢开始撤离。


咆哮突击队打算夜里突袭,这有利有弊。利是可以趁机打得敌人措手不及,弊是这往往会让自己陷入危险之中。


胜利往往需要冒险。


不过Steve他们并没想到这正中敌人下怀,他们装作退势,实则早已磨好刀准备挥向这些偷袭进营地的不速之客。


Steve及时发现不对劲,不过他指挥着队伍往后撤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在躲过就近敌人的攻击之后,Steve和Bucky落单,他们找到一处掩体暂时躲避。


“嘿,Bucky,听着,我们得有人去把那辆坦克的人干掉,不然我们逃不出去。”


Bucky想也不想地捏紧了枪杆,“我去!”


Steve按住Bucky的肩膀,“我最合适。”


Bucky皱眉,“不。”


Steve的语气变得温和起来,每次这样,Bucky都会涌起一阵不好的预感。


“你得留在这里照看我的背后,万一有人从我后面射击呢?”


Bucky咬咬牙,点头。周围渐渐出现了敌人的呼叫,炮火的声音不绝于耳,新一轮的援兵马上赶到,他们快没时间了。


“如果我没回来......”


Bucky斩钉截铁地断言,“不可能!”


Steve继续,如同他在战场下排练千万遍一样,说出那句话:“你留在这里负责将攻击我的狙击手解决掉。等会我拐进那面断墙之后,你就会看不到我。你从一数到一百,如果我那个时候还没有回来。你就不要傻等了,什么都不要想往东南方向跑,刚才我看到咆哮突击队往那个方向走了。”


Bucky没有说话,他死死的盯着Steve。


月光被云层遮住,Steve看不清他的神情。他伸出手指捏了捏Bucky的耳朵,当做告别。


美国队长拿着星盾头也不回地冲进了战火之中,他几乎将九头蛇所有的火力都吸引去了,向一个移动的人头靶子在硝烟中穿梭。


身后不断有敌人的惨叫,他知道Bucky现在肯定拿着狙击枪,神色冷峻地将他背后的敌人一个个清理干净,所以他能毫不顾忌地去完成自己的任务。


成功干掉坦克里驾驶员后,Steve微微松了口气,只是一瞬间,周围红光四起。


Steve敏锐的直觉告诉他,有危险。


他后腿在坦克上使力一蹬,将自己弹了出去。


在他离开坦克的同时,周围的炸弹瞬间爆炸,爆裂的声音冲天震响。Steve抬起盾牌护住了身体,炸裂碎片在盾牌上弹射,发出刺耳的声音。


余波将Steve掀倒,他站了起来,嘴巴里都是灰尘。


火光中,Steve看到一个身影冲了过来。


Bucky.


他抱住Steve,不顾一切地破口大骂:“Fuck you, Steve Rogers!”


接着,他在Steve腋下快速抬手,子弹出膛,射中正欲对Steve开枪的九头蛇残兵,正入眉心。


Steve松了口气,他回抱Bucky。虽然他知道这里并不是适合谈情说爱的地方,但是他感受得到依靠着自己的这具身体正在发抖。


“你数到哪里了?有一百了吗?”


Bucky深呼吸了几次,语气愠怒:“没有!我他妈的连一都数不下去!”


Steve难得地没有纠正Bucky随口而出的脏话。


这真不是一个适合谈情说爱的地方,但是Steve就是控制不住地扬起了嘴角。


 


对于James Barnes来说,Steve只要遇到危险他就不能从容不迫地数到一百。他的盲目、冲动、鲁莽,都来自于一个人。


在布鲁克林,Bucky不能忍受Steve离开他视线太久,不然他就会一直担心Steve是不是又在哪个小巷子里挨拳头或者突然哮喘发作了。到了战场上,Bucky的担心也是只增不减,尽管Steve已经是个能轻松揍倒强壮精悍的敌兵、比Bucky还高半个头的长官。


Bucky从来不会去等到一百再去找Steve,所以他才会洋洋自得地对Steve说:你数到一百,我就能出现在你面前。


而Bucky唯一一次数到一百是在哪个冰天雪地的山谷。


坠落带来的疼痛渐渐变得不那么尖锐,取而代之的是寒冷。雪带走了Bucky的痛觉,也带走了他的温度。


Bucky盯着夜空,升腾的星星悬在黑色的幕布上,像布鲁克林教堂上的瓷砖,每到艳阳高照的时候,总是亮闪闪的。


Bucky曾经和Steve开玩笑说他们的婚礼一定要在那个教堂举行,虽然那个时候Bucky并没有考虑到同性恋是否会得到法律的认同,是否会获得世人的祝福,Steve也难得地没有纠正他。


现在看来可能实现不了了,Bucky遗憾地想着。


肺部弥漫上一股血腥味,Bucky觉得胸口闷的要命,像一把巨大的铁锤在敲碎他的肋骨。大脑也变得不清晰起来,Bucky讨厌这种感觉,所以他开始数数。


他想到自己以前对Steve说的那个带着傻气的承诺。


如果我数到一百,Steve就会出现呢。


Bucky侥幸地心想,一边想一边默默数着。


不知道数到多少个一百,Bucky虚着眼看着闪烁不明的星星,心想要不改数星星吧,那样会好熬一点。随即,他又否认了这个想法。


林间静谧,偶尔有鸟雀在红松树间停留,叶片上积累的雪花便簌簌地往下掉。


百无聊赖的Barnes那个时候并没有想到,不久之后,Steve会在一艘飞船上想着同样的事。


在飞船即将撞上冰川之际,Steve闭上了眼,脑海中都是Bucky的笑容。


他想,这一次数到一百,也许就能见到Bucky了吧。


 


4.




“Sir, what is he doing?”


“He is counting.”


“It's so strange.Should we go ahead?”


“Ice him.”


“Yes, sir.”


 


5.




79


80


.....


.....


91


92




“What are you doing, sir?”


“I am counting, Sergeant.”


“Which number do you count?”


Steve转过身,Bucky正倚着冷冻仓的门看着他。


“Welcome home, my Bucky.”




雪声向南,此生过半。










【End】




产个糖庆祝伟大的祖国母亲生日!(呸

评论

热度(129)

  1. 存文小仓库一秋 转载了此文字
  2. 吧唧巴基真好吃一秋 转载了此文字
    100s后,我知道你会准时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