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巴基真好吃

你好( ^_^)/很高兴认识你们
这里阿年
现在为小英雄产粮,关于出久天使的CP都吃得下,欢迎欢迎,努力成为那些大大们!
墙头 all久all all黑 盾冬盾 all邪

【盾冬AU】嘿,我看到了你的尾巴

啊啊很好萌啊!但是竟然没有车

不肆穹:

七千字小甜饼,一发完。


★-★-★-★-★-★-★-★-★-★-★-★-★-★-★-★-★-★-★-★-★-★-★-★-★-★-★-★-★


一、


在绝大多数人还在睡梦中的凌晨4点,Bucky回到了宿舍。


他确定自己的脚步已经放得够轻了,然而下一秒宿舍里的灯亮了起来。


“Bucky?”Steve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


“Hi Steve,早上好,呃或者是还没睡?”Bucky不大自在地和他打招呼,脚下已经往自己的房间移动了好几步。


Steve拦住了他。


“我的天哪。”Steve的眼睛有点发直,眼神落在他的头顶。


“什、什么?”Bucky有点紧张,一般人不是看不见的吗?


不过很显然Steve不是一般人。


接下来他听到Steve用无比震惊的口气说:“你的耳朵怎么变成了这样?”


震惊的人轮到了Bucky,“你看得到?”


“为什么看不到?”Steve反问,“它就在你的头顶,难道还不够显眼?这是什么玩具吗?让我看看……”


Bucky的“不”还没说出口,Steve的手已经伸了过来。


准确地抓住了他头顶的两只耳朵,并且揉搓了起来。


一边摸一边自言自语,“哦我得说手感还真是不赖,软软的毛茸茸的,我拉一下……咦,拉不动?”


沉浸在好奇中的Steve并没有注意到Bucky的脸色越来越臭,直到他的手腕忽然被人捏住。


“摸够了没?”Bucky咬牙切齿地说。


没有等Steve回答,Bucky甩掉他的手,又瞪了他一眼,转身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他走得太急了,以至于忘了一件事……


“Bucky!这条尾巴是怎么回事!”Steve一贯镇定的声音都变调了。


刚刚一条腿迈进房间的Bucky石化在了原地。


哦糟糕,该死的尾巴!既然Steve看得到他的耳朵,那么看到他的尾巴也就没有什么可奇怪的了,啊哈?


Bucky猛地转过身,张开嘴刚想说什么,就看到Steve一脸为难。


“Bucky,你……你有这方面的兴趣?不不不,我没有别的意思,我是说,每个人喜欢的东西不一样……”


尽管说得吞吞吐吐含糊不清,但Bucky还是立刻知道了Steve想表达的是什么。


“我这是真的尾巴!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道具!”忍无可忍的Bucky吼道,同时抓过自己的尾巴,往Steve的手里一塞,“不信你摸!”


死一般的寂静。


直到Steve真的开始摸了起来。


“唔,虽然我没有摸过别的尾巴,不过客观来讲,你这条摸起来感觉确实很好,毛很柔软……”


Steve还在一脸严肃地“鉴定”着那条尾巴,Bucky已经不受控制地开始呼吸急促、脸色发红。


没办法,生理构造决定了他的尾巴一旦被人这样抚摸,就会……


飘飘然的舒适感忽然被一阵疼痛取代。


因为Steve拉着他的尾巴拽了一下。


没有很用力,但Bucky额头上的冷汗还是一下子就出来了。


“亲爱的Steve,能放开你的手了吗?我要怎么跟你证明这确实是一条真正的尾巴?干脆我把裤子脱了给你看看?”


不知道是被吓的还是别的原因,Steve立刻松开了手。


看着Bucky迅速地将尾巴藏到身后,他脸上的茫然几乎要化作实质溢出来了。


“Bucky,我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昨天Bucky明明还好好的,一个晚上没见,就长出了奇怪的耳朵和尾巴……
“遇到什么问题了吗?你觉得难受吗?”Steve的表情紧张起来,盯着Bucky仿佛他下一刻就会倒下。


这让Bucky轻轻笑了一下,“放轻松,伙计,不过是一条尾巴。虽然我不清楚你为什么会看到,但正常来说别人是看不到它们的,所以不用担心引起不必要的恐慌。”


Steve盯着Bucky,皱起了眉头,“你知道我担心的不是引起恐慌,而是你,Bucky。”


太阳穴跳了一下,Bucky的目光自Steve的眉间扫过,他舔了舔嘴唇,“我?我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既然你看到了,我想我也没有必要向你隐瞒我其实是个狼人的事实。”


Bucky从没想过有朝一日他会如此轻描淡写地向另一个人说出这件事,以至于说完后他有点后悔,紧紧地盯着Steve,并做好了心理准备从对方的脸上看到或惊恐或厌恶的表情。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


Steve仅仅怔了一下,随后立刻用一种快到让他反应不过来的速度把他拉进了房间里,然后飞快地合上门,双手握住他的肩膀把他按在了门背后。


这才紧锁眉头声音发干地问:“你是怎么回来的?有没有被人发现?之前尾巴耳朵都好好的,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


他的紧张和关切是那样明显,更别提他抓着Bucky的手有多用力。


Bucky发现,在这一刻他竟觉得前所未有的心安。


“不害怕?你面前的可是狼人。”他问Steve。


Steve看他的眼神就仿佛他问的是什么可笑的问题。


“我只知道我面前的是Bucky Barnes。”


 


二、


最后他们还是坐下来认真地讨论了这件事。


让自己把注意力从Bucky“有一条尾巴会不会不方便坐着”这一点上转移开,Steve单手撑着下巴,神情严肃,“你说你被一个叫海德拉的机构抓走了?”


大概是坐在尾巴上真的有点不舒服,Bucky换了个坐姿,把尾巴抓到了身边放下,这才点了点头,“臭名昭著的生物研究机构,抓到像我们这类的家伙后不是绑到试验台,就是卖给猎奇的有钱人。”


他懒懒地靠在沙发上,尾巴有一搭没一搭地轻轻晃动着,“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暴露的……大概是他们有专门的感测工具吧,总之昨天晚上我从体育馆出来就被他们盯上了。


“可惜狼人并不是传说中的那样。”Bucky露出一个嘲讽的笑容,“狼人的耳朵尾巴只有同类才能看到,就算他们给我打了乱七八糟的针让我的耳朵跑了出来,在他们的眼中甚至是机器扫描下,我看上去依旧只是个普通人。”


“所以他们就把你放了?”Steve有点不大确定地问。


Bucky摇摇头,“准确地说,我是被人给顺便救了……”


接下来Bucky便把事情的经过和Steve说了一遍,关于一个手上能伸出钢爪的男人是如何凭一己之力逃出并摧毁了海德拉的基地,然后和来迎接他的戴红色眼镜的男人在众目睽睽之下热吻了五分钟后扬长而去的故事。


“哇哦,他们一定彼此深爱……”Steve目瞪口呆,“不对,咳,我的意思是,那个拥有钢爪的男人听上去挺厉害的。”


对此Bucky挑了一下眉表示赞同,又疑惑地皱眉,“我听到他们管他叫金刚狼,不过我并没有看到他的耳朵和尾巴,到现在我还不确定他是不是某一种我不知道品种的狼人。”


Steve却忽然说:“你说只有同类才能看到你的耳朵,那我……”他有点可笑地摸了摸自己的头顶,然后一脸兴奋地问:“莫非我也是狼人?”


这期待的表情是怎么回事?Bucky强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不好意思,你是人类,百分百的那种。”


不算很成功地掩饰着脸上失望的神色,Steve盯着Bucky的耳朵,“那么现在,你的耳朵和尾巴只能这样了?”


显然Bucky并不像他之前表现出来的那样满不在乎,他甩了一下尾巴,看起来有点烦,“大概是吧。”


对面的Steve沉默了一下,才说:“不要太担心了,Bucky,毕竟你说的没人能看到,不是吗?而且,说真的,我觉得你的耳朵和尾巴都超级可爱。”


Bucky原本以为,他听到最后一句话应该是要生气的,毕竟没有哪一个男人会喜欢“可爱”这样的形容词,不是吗?


然而事实却是,他听着Steve认真的话语,看着Steve温柔的眼神,脸上不受控制地就开始发烫,那温度似乎还一路蔓延到了他的耳朵,让他的耳尖微微战栗。


紧接着他说了一句他自己打死也想不到的话。


“你想摸摸吗?”


鬼使神差把这句话说出口后,Bucky立刻就后悔了。


不过来不及了,Steve的眼睛明显亮了起来,“真的吗?”


面对那样的一双蓝眼睛,没有人能说出“不”字。


于是Bucky只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看起来Steve真的对他的耳朵很感兴趣,得到允许后就凑了过来,温暖的手掌覆上他的耳朵。


和先前以为那是玩具时的试探不同,这一次Steve小心翼翼的,就好像在抚摸什么柔弱的小动物。他甚至还富有技巧地在耳朵后面的软肉那里轻轻揉捏了两下,那种感觉,舒服得让Bucky想闭上眼睛。


Bucky才刚刚闭上眼睛呢,Steve就松开了他的耳朵,转而把手放在了他的尾巴上。


尾巴是敏感的部位,被Steve的手一碰到,Bucky的身体就抖了一下。


而Steve似乎没有意识到Bucky身体的异样,开始放缓了动作抚摸那条蓬松而柔软的灰白色尾巴。


“Bucky,有点奇怪,我在想自己是不是小时候因为玩具少的原因,导致我对毛绒的东西产生了什么偏好。不过,抛开这一点来讲,你的尾巴真的很漂亮,胜过我见过的所有……”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打住了,因为这一次他清楚地察觉到了Bucky的颤抖。


Steve诧异地抬起头朝Bucky看过去。


结果仅一眼,Steve就再也无法移开自己的目光。


他没见过这样的Bucky。


脸色泛红,翡翠色的眼眸蒙上了一层淡淡的雾气,本就红润的嘴唇现在愈加鲜红,被他用牙齿轻轻咬住,然后又难耐地松开,细而破碎的呻吟从口中逸出……


一种前所未有的冲动席卷了Steve全身,他忽然很想凑过去,想要确认那如糖果般红润的嘴唇是不是尝起来一样的甜美。


他将想法付诸实施了。


不过就在他即将吻上Bucky的嘴的前一刻,Bucky忽然别开了脸,同时把自己的尾巴从Steve的手里拉了出来。


Bucky的动作一下子将Steve从幻想中拉回了现实,他顿时僵在了原地。


看着近在咫尺的Steve仿若石化,Bucky笑得有点不怀好意,他舔了舔下唇,盯着Steve的眼睛。


“Steve,狼人的尾巴是不能随便摸的,你知道为什么吗?”


大概是Bucky的眼睛有魔力,Steve没想过后退,只怔怔地问,“为什么?”


“因为那会挑起狼人的性欲。”


Bucky笑得很开心,纯洁得像一个孩子,但Steve只觉得脑子里好像轰的一声烧起了一把火,将所有的一切燃烧殆尽。


在短暂的沉默过后,他听到自己问:“如果我说……我很想看看呢?”


那声音几乎不像平时的他了,深沉,沙哑,仿佛极力压制着许多蠢蠢欲动的东西。


他不知道的是,此刻他看起来也是如此。


不知何时他和Bucky变成了一上一下的姿势,他居高临下地俯视着Bucky,身上散发出强大到让人无处逃脱的气息。


Bucky望着Steve,眼中的神色近乎迷恋。


他咬着嘴角,低低地笑了起来。


“那就试试。”


 


三、


然而最后他们并没有试。


因为就在Steve一点点靠近Bucky,而Bucky也缓缓闭上眼睛的时候,手机响了。


气氛瞬间就变了,这两个人身上都跟装了弹簧似的,僵了片刻就迅速向后弹开,两人之间拉开的距离大得可以放下两头狼。


“咳,我接一下电话……”Steve不太敢看Bucky,转头从旁边的桌子上抓过了手机,“哦是Sam,我猜他一定是想问关于你的消息……”


Bucky并没有听清Steve说的什么,因为他现在满脑子只剩下一个念头:


我刚才都他妈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瞥了一眼Steve正和电话那头的Sam说着什么,Bucky二话不说站了起来,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一直密切注视着他的Steve开口叫他:“Bucky,等一下……”


“我很累了Steve,我刚刚逃过一劫,你不能剥夺我好好洗个澡然后睡上一觉平复身心的权利。”丢下一串话之后Bucky关上了房门。


Steve被一个人留在了原地,表情纠结,“是的Sam我在听……他没事,对……我?我也没事……”


没事才怪,结束和Sam的通话后,Steve来到Bucky的房门口,伸手想要敲门,却在碰到门的上一刻又缩了回来。


他懊恼地扶着自己的额头,看样子好像很不得拿脑袋去撞门——不是,当然不是要非法闯入,只是想惩罚一下差点做错事的自己。


刚才他居然差点就和Bucky接吻了。


而且他很清楚,他想做的绝对不止接吻而已,还有更多不可描述的内容……


Bucky会不会生气了?Steve忐忑不安,想要向Bucky问个清楚又害怕打扰Bucky,毕竟这一个晚上他遭遇的确实够多了。


纠结到最后Steve还是老老实实回了自己房间。


这种尴尬的气氛一直延续到第二天早上。


尤其经过前一晚那样的事之后,他们的第一次碰面还是发生在Steve正在卫生间里小便然后Bucky推门而入的情况下。


往常来说这并没有什么,宿舍里就一个卫生间,反正他们都是男人,一个刷牙一个上厕所也无伤大雅。


可是今天两个人的反应都有点大。


彼此愣了下之后,Steve立刻把自己解决生理问题的家伙往回塞,Bucky则是扭头就走还顺手关上了门。


结果就是关门的时候出了问题。


大概是走得太急门关得太快,Steve就听到门外的Bucky传来一声惨叫,定睛看去,原来是Bucky的尾巴被门夹住了……


Steve的反应比Bucky还快,几乎在Bucky的尾巴被夹住的那一刻,他就冲了过去,飞速地打开了门。


还非常自然地捞起了Bucky的尾巴,抓在手里低下头仔细地检查起来。


“Bucky,没事吧?”一边检查一边问。


“……你能看着我的脸而不是看着我的尾巴关心我吗?”Bucky幽幽地说。


“可是你被门夹到的是尾巴,又不是脸。”Steve非常耿直地说。


Bucky已经转过身来,因为尾巴还被Steve抓在手里,他不得不靠得非常近。


看着Steve对那条尾巴关怀备至的样子,Bucky忽然有点不爽。


“还记得我昨天说过的话吗?”他面无表情,“再不放手我要告你性骚扰了。”


闻言Steve立刻松开了手。


不知道想到了什么,Steve的脸有点红,局促地解释起来:“Bucky,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担心你,刚才夹的那一下看起来挺疼的……”


他解释了半天,Bucky却依旧双手抱臂看着他,不发一词,只有尾巴和头顶的耳朵微微颤动着……


耳朵?Steve好像忽然想到什么,下意识地伸出手去,在Bucky的耳朵上揉了两下。


“尾巴不能碰的话,这样会好一些吗?”一边揉一边小心翼翼地问Bucky。


看起来好像真的有用,因为Bucky的表情立刻不一样了。


唔,那表情怎么说呢,好像夹杂了隐忍舒服愉悦不爽等种种复杂的情绪……Steve还在琢磨着Bucky的心情如何,和上一次一样,他的手再次被Bucky抓住了。


毫不留情地把Steve的手从自己的头上拿下来,Bucky瞥了Steve一眼,“我觉得比较像被门夹到的是你。”


把Steve赶出去自己霸占了卫生间后,Bucky在关门前又补充了一句。


“而且夹到的是脑袋。”


……


他才不会承认被Steve摸耳朵很爽呢!


 


四、


上课的时候两人破天荒地没有一起。


这导致了路上不停地有这样那样的人问他们:“嘿,你家Bucky/Steve呢?”


对此Steve的回答是:“咳,他有点事先走一步了,你知道的,就算是好兄弟也偶尔需要一些私人空间……”


而Bucky的回答只有三个字:“不知道。”


不过当Steve到了教室,发现座位已经全满了,只有Bucky的身边还明晃晃地剩下一个空座位。


“Sam,我能和你换个位子吗?”还好空位的这头坐的是Sam,Steve上前低声地和他商量。


Sam回了他一个“你是不是傻了”的表情,然后拍了一下身边的空座位,“这才是你的位置,哥们。”


于是Steve认命地(或者其实是有些高兴地?)来到自己最经常坐的位置上坐下。


他在椅子上坐下的动作实在太过小心翼翼,本来一直目不斜视的Bucky忍不住转过头:“我竟然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变成淑女了,Steve。”


“我是怕压到你的尾巴,Bucky。”Steve压低了声音,耐心地解释。


“……劳您费心。”


一向是好学生的Steve第一次觉得课有点难熬。


因为要让自己不分心去注意Bucky的耳朵和尾巴实在是有些艰难。


通过观察他甚至已经摸索出了规律,当Bucky的尾巴自然向下垂的时候,表明他现在内心平静,垂着微微扫动的时候说明他觉得有点无聊,尾巴蜷起应该是进入戒备状态,比如老师说“现在我想找个人上来解答这道题”的时候。


Bucky的耳朵通常都是竖着的,要是向两边倒开起了飞机,那就要小心了,因为那意味着他心情不大好,攻击性强。


这是体育课上Bucky把Zemo撞倒之后Steve总结出的结论。


他知道Bucky和泽莫有过节,那是在去年愚人节的时候泽莫以Bucky的名义往学校办公室寄了一堆尖叫玩具之后的事。


正好临近下课,Steve跑过去,假装不经意地在泽莫的脚上踩了一下,然后才拉着Bucky往操场外走。


“去哪里?”Bucky犹豫了一下,最后没有挣脱Steve。


“图书馆。”Steve停下来,用手指了指Bucky的头顶,“咱们需要去找一找资料,解决这个。”


“什么时代了,Steve,你不知道有个东西叫Google?”Bucky难以置信地掏了掏耳朵。


“网络上的虚假信息太多,没有什么比图书馆更适合查资料的地方了。”Steve一板一眼的样子像个上世纪的老学究。


于是Bucky被Steve拖到了图书馆,两人在奇幻文学和科普解密两个分区间犹豫了很久,最终决定分头行动。


他们埋头查找资料的时候,还遇到了Scott。


他好奇地看了一下堆在Steve面前的书,“这是什么?《狼人传说》《如何饲养狼人》《禁忌之恋——吸血鬼与狼人的爱情故事》……我的天哪Steve你最近口味有点重啊。”


看了一眼不远处的Bucky,Scott凑到Steve身边低声说:“看来你为了追Barnes下了不少功夫,加油了哥们儿!”然后一副受惊的样子逃开了。


“喂,我不是……”Steve张嘴想要解释,却发现真相似乎比这个更糟糕,便只好作罢。


却忍不住偷偷地往Bucky的方向看过去,然后好像想到了什么,嘴角忍不住地往上翘。


Steve的心情还不错,Bucky可就没这么好了。


因为他觉得自己同意Steve来图书馆翻书简直愚蠢透顶了。


“这可真是个糟糕的主意。”将那本看起来完全是胡说八道的《世界上一百种最神秘的生物》丢到一边,Bucky嘀咕了一句,然后无可奈何地拿起另一本《走进大自然:带你认识那些未知的物种》。


这时候,Steve忽然抱着一本书跑了过来,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Bucky,你猜我找到了什么?这本《狼人,美丽迷人又高贵优雅的生物》,我觉得和你的情况有点像。”


什么乱七八糟的鬼名字,Bucky真心实意地为这个书名打了个冷战,但还是耐着性子凑过去和Steve一起看。


Steve指着书上的一段,“你看这里,‘经过长时间的进化,现在的狼人已经可以很好地隐藏自己的耳朵和尾巴,看上去完全和正常人无异。就算出了意外让耳朵尾巴跑出来也不必担心,因为一般人是看不到的,只有……’”念到这里却戛然而止。


Bucky当然知道为什么。


因为书上写的是:“只有真正相爱的人才可以看到”。


啪的一声把面前的书合上,Bucky口气不大好地说:“胡说八道,我怎么从没听过这个说法。”却不敢去看Steve。


而Steve看了看书的封面,又看了看Bucky,“Bucky,其实我觉得书里说得挺有道理的……因为我……”


他似乎想说些什么,话到嘴边仿佛又卡住了,以至于他的脸都涨红了,也没把话说完。


“咱们再往下看看吧。”他蹩脚地转移了话题,不由分说又打开了书,继续往下看。


“‘要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很简单,就如同王子的吻能唤醒睡美人一样,来自爱人的吻就能够让施加在狼人身上的魔法消失’……”Steve越往后念声音越低,到最后几乎轻不可闻。


但Bucky显然听见了。


因为他忽然站了起来,“真是够了,什么糊弄小孩的童话书都拿来摆在图书馆里,我走了。”


有些长的头发垂下来,挡住了他的侧脸,Steve只能看到他的耳朵,而那里已经沾染上了一抹淡淡的粉红色。


这让Steve的心忽然颤了一下。


“Bucky,等一下。”Steve连忙站起来,绕到了Bucky跟前拦住了他。


两个人的距离靠得太近,有点慌乱的Bucky下意识地后退了一下,却一不小心被桌子腿给绊了一下,整个人顿时重心不稳,往后倒了下去。


眼疾手快的Steve连忙拉住了他的手,却架不住惯性作用,人向前倾,扑到了Bucky的身上,两个人摔到了一起。


一切都发生在一瞬间,等Steve再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正压在Bucky的身上,Bucky的脸正对着他的脸,而他的嘴唇……


印在了Bucky的嘴唇上。


两个人一起摔倒然后不小心吻到了一起这种偶像剧中才会出现的情节,真的发生了。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Steve和Bucky都愣住了,一个上一个下地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儿,半晌Steve才率先反应过来,慌张地从Bucky的身上爬了起来。


站起来后又连忙伸手去拉Bucky,“Bucky,没事吧?有没有砸到哪里……”


话还没说完,Steve看着站起来的Bucky,如同最开始那样,眼睛发直。


“我没事,你刚才不是还拿手帮我垫了一下……你怎么了?”Bucky不解地看着Steve,不过很快他就明白了。


他刚才伸手去拍自己裤子的时候,发现尾巴不见了。


他又抬起手摸了摸自己的头顶,毫无意外的,耳朵也没了。


所以……


“Bucky,书上说的是真的,吻真的有效果!”Steve激动地抓住了他的手,“并且这说明了……”


他凝视着Bucky,深邃的蓝眼睛好像想要把Bucky整个装进去。


“这说明了,我们确实是相爱的。”


被Steve抓住的地方有奇异的感觉蔓延开,像是细小却又强大的电流,一瞬间窜遍了全身。Bucky觉得自己的脸有发烫的趋势,他抿了抿嘴唇,挣脱开Steve的手。


“你可真幼稚,Steve。”他深深地看了一眼Steve,转身走开,他转身的速度太快,以至于Steve并没有看到他嘴角露出来的微笑。


“Bucky,等等!你不能否认这个结果!”Steve连忙追了上去。


Bucky的声音从前头传来,“想要省略了过程直接让我给你结果?做梦。”


怎么也得追求他个几个月,然后他才能勉为其难地答应吧!


 


Fin.


 


一篇点梗产物!


梗来自 @言是非  :想看狼人冬!被九头蛇俘虏做实验结果暂时没办法收回耳朵跟尾巴,然后毛绒控的队长抓住机会各种揉


谢谢姑娘的梗,拖了这么久,总算是顺利产出了!可能没能很好地实现你现象中的样子,不好意思。



评论

热度(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