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巴基真好吃

你好( ^_^)/很高兴认识你们
这里阿年
现在为小英雄产粮,关于出久天使的CP都吃得下,欢迎欢迎,努力成为那些大大们!
墙头 all久all all黑 盾冬盾 all邪

【盾冬】小鬼难缠(完结)💗

咳!。。事先说一下,我认为这算开放式结局,但作者说不是BE,那就算HE 啦!开头结尾有点吓人,过程还是很美好的,反正慎入吧

桫椤:

上篇→{上}


中篇→{中}




{下}


美国队长花了整整十天时间策划了博物馆一日游。


然而千算万算,没算到小鬼冬兵的玻璃心。


小鬼在被包场了的博物馆里看到大海报上的第一句话,“James·Buchanan·Barnes,也就是人们熟知的冬日战士,曾是美国队长领导的咆哮突击队一员。”旁边还贴心的放了一张高清无嘿码的照片,赫赫然,就是那位Steve的白月光。


他瞬间就被五雷轰顶一般的事实强制关机了。


从头到尾,无论Steve怎么哄,怎么骗,他愣是没再出过一声。


Steve一脸懵逼的回了家,身后拖着一只同样一脸懵逼飘飘忽忽的鬼。


此时此刻冬兵的内心说是天人交战都不夸张,“嘿你就是那个白月光难道不好吗?你心里那点粉色的小九九你最清楚咯?喜欢上人家了就告诉他啊!这是两情相悦啊!”左边是阳光耿直单纯毫不做作的自己。“可是失忆的我已经不是Steve内心爱慕的那个人了!他喜欢的是曾经的我,何苦……”右边的是最近言情剧看多了的苦情版冬兵。


冬兵往沙发上一瘫,不知所措。他真没想到博物馆是这么刺激,这么考验心脏强度的一个存在。


“Bucky,吃点东西吧。”沉默的Steve没心情做饭,打电话叫了点外卖,一人一鬼不发一言地坐在餐桌上啃披萨。


“我想不起来。”冬兵被食物安慰了一些心情,终于开口。“我的记忆只有冬兵。”


Steve像是终于舒了一口气,他牵起一个笑容,“没关系,慢慢来。”他叉起一块土豆,送到冬兵嘴边,“你只需要知道我无论何时都喜欢你就好了,冬兵没什么不好。”


“……”这记直球打的冬兵哑口无言,太不要脸了。而且,你敢当着你的小伙伴的面说这句“冬兵没什么不好”么?


“冬兵并不邪恶,相反,也许相比较被洗脑前的Bucky来说,冬兵更为单纯。他只是一张纯粹被写上了恶毒指令的白纸。他不是冷酷,他只是没有任何性格。”男人一边洗盘子,一边安慰着身后的小鬼。不论他这番言论是否有失偏颇,这就是他内心所想。他失去过,懊恼过,而现在这天赐一般的良机终于来到,他不会再隐瞒内心的一丝一毫。


他不会再,选择默默守护了。


“当时你说,如果Bucky哪怕对我有一丝情意,都不会消失不见踪影。那现在你的存在,是不是意味着我并不是一厢情愿?”循循善诱地,Steve满怀期待地递过去一杯牛奶。


冬兵悔不当初。


倒不是说他不承认。但是相比起现在Steve失而复得的激动心情,他冷静的多,也考虑的更多。


首先,他生前,从没听说过有哪只鬼能和人类天长地久的。【划重点】


他能留在人世这么久,多半是有什么执念。而他也慢慢猜出来了,这执念和他丢失的记忆绝对有着巨大的联系。


哪天记忆回来了,执念消失了,是不是就意味着他的人世之旅彻底结束?那一刻多久会到来?Steve怎么办?他何去何从?一头热的Steve可以暂时不考虑这些,可他,作为一只成熟的睿智的鬼,这个心他必须操。


“我没想到你竟然是柏拉图爱好者。”哼哼唧唧半天,冬兵还是没忍住自己的嘴皮子,“和一团空气谈恋爱,你脑子没坏吧?”一个鲤鱼打挺飞上了吊灯,他觉得自己得先稳住Steve。虽然自己其实并不怎么抗拒两人更进一步的关系,但是并没有这个条件啊!摊手。


——


冬兵很不人道地没拒绝也没接受,他总觉得,谈恋爱这种事吧,总得他恢复了全部记忆才能谈吧?要不总感觉Steve透过自己在看其他人,多膈应是不?


于是他美其名曰给恢复记忆前的这段日子下了定义,“试用期。”


Steve那个傻子乐颠颠地昭告天下,“(*^__^*)我是Bucky的试用男友啦,嘻嘻。”


真蠢。被迫跟在身后的冬兵掀了掀嘴角。


——


其实Steve这个人有时候的表现常常让冬兵觉得他是不是人格分裂。


虽然他懂得人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会无限幼稚,但是幼稚到性格都发生裂变的,估计仅Steve一人。冬兵不是很适应这样的Steve,于是他喝令Steve站在门外,当着Steve的面关上了门,然后在最远距离内找到了Natasha。


Natasha听完后笑的一脸高深莫测,“因为他没有安全感啊。鬼知道你什么时候就会魂飞魄散?”


“没有安全感的明明是我吧?”冬兵在不面对Steve的时候,还是不怎么嘴硬的。“我才是那个怕他对我放手的存在吧?”


端起桌子上的红茶,“那也得他知道啊,甜心。”女人对着摊在沙发上的T恤眨了眨眼,风情万种。


——


有很多事冬兵并没有告诉Steve,比方说他其实睡眠并不需要很多,所以晚上他经常无所事事到天明;比方说他在这天晚上见到了天使。


是的,天使。


这是钟声刚敲过十二下的午夜,冬兵安静地躺在床上,双手枕在脑后,旁边的Steve似乎睡熟了,发出了规律的呼吸声。他躺了一会,实在闲的发慌,便起身坐在床边的落地灯罩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晃着脚,在黑暗中撑着下巴看着睡梦中的人。


这人的面孔在自己的记忆里愈发清晰,特别是夜深人静的时刻,他总是能偶尔想起过去的事,这些片段常常让他闷闷地笑出声。如果Steve醒着一定会被吓到。他勾着嘴角,弯下腰去给Steve掖了掖被子。


也就是这个时候,阳台上一阵柔和却异常清晰的白色亮光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在他还是人类的时候,遇到这种事,他或许会全身警戒着出去查看,但现在作为一只鬼,他天不怕地不怕。于是他嗖地一声蹿出去,和外面那个发光物体打了个罩面。


这很明显,是个人型生物。冬兵心想,然后在光芒渐渐变暗的过程中瞪大了眼睛。


他没瞎吧?


这白翅膀是怎么回事?


“天…天使?”他磕磕巴巴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天使只是沉静地站在那里,淡淡地看着他。“James,你准备什么时候跟我走?”


“走去哪儿?”冬兵第一次觉察出了惊恐,他戒备地和天使保持了距离,又转身看了看沉睡着的Steve,祈祷那人不会莫名其妙醒来看到这荒唐的一切。


“你不属于这儿。”仿佛看不到眼前鬼的敌对态度,天使只是恬静地开口,表情柔和,“你迟早要离开的。”


“但绝不是现在。”冬兵很坚定地说出这句话,他决不能现在就离开,Steve会疯的。


天使缓缓地走近他,歪头看向卧室里的Steve,“据我所知,你现在并不算深爱他。”他只是那样平平淡淡地道出他所知道的事实。“至多,只是好感吧。何不趁现在离开?”


冬兵闭了下眼,他并不是特别吃惊天使道出自己内心所想。“他对我好,我不是瞎子。但我无法对过去的缺失毫无芥蒂。”他不能骗自己在懵懵懂懂的时候就彻底爱上一个人。


“James,你爱他吗?”天使步步紧逼,“你现在记不起曾经,你能全副身心的爱他吗?不能的话,你究竟在迟疑什么?”


“我不想伤害他!”冬兵紧皱眉头低声打断了天使的逼问,“也许现在我对他的爱还不够多,但我也绝不希望伤害他。我知道自己迟早要离开,但是我需要时间。”他盯着天使平静而美丽的脸孔,“我需要时间,确保他会好好的,拜托。”郑重地祈求,他当鬼的这段时间散漫惯了,这似乎是唯一一次他严肃而认真的想要去做一件事。


“你需要我做什么?”天使展开翅膀,似乎不再准备劝说眼前执着的鬼。


“我需要我的记忆。”冬兵盯着天使那毫无波澜的眼眸,嘶哑着嗓音提出自己的要求,“我必须要拿回我的记忆。”


“可以。”毫不迟疑地答应了,这对于天使来说,不过是挥挥手的事。


“我有多久的时间?”冬兵深知他最终必定还是要离开,既然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那么不如让他在这段最后的时间里把一切都处理好。


天使双手交叉护在自己胸口处,闭着眼睛喃喃自语,似乎在和什么人沟通着。“父神说,你有三十天的时间。”他微笑着从自己的白衣口袋里掏出了一个东西,戴在了冬兵的脖子上,“感恩节那天,我会带你离开,仁慈的父保佑你。”他展开双翼,跃入空中,不时便消失在云端。


冬兵低头看了看自己胸口,那是一块军队的狗牌。


他有点怔忡地抬手去摸它,在触碰到它的那一瞬,像是有一股巨大的力从那小小的牌子里冲入他的身体,冬兵一个踉跄就跪在了地上,身体里撕扯着的痛楚让他几乎要咬破嘴唇才能忍住痛呼。


“啊——”他跪伏在地上,小声地呻吟着,希望能忍过这一波不可言喻的疼痛。胸口剧烈起伏,他喘着气瘫坐在了阳台的边缘,靠着墙壁,深深闭上了眼。


这一年多来脑内浆糊一般的记忆终于被梳理起来,以一种无法被忽视的疼痛的方式,让冬兵想起了过往的种种。


他阖着眼睛平复着自己的呼吸,虽然他还无力动作,身体上的痛楚仍然记忆犹新般地带来身理上的神经抽痛,但冬兵还是扯起了一个微笑。值得,太值得了。


——


Steve醒来的时候觉得自己一定是没醒,但是他好像并不想真正醒来,多久了?Bucky终于愿意入了他的梦。


“怎么?不认识我了?”冬兵以一种绝对放松的姿势坐在桌子上,咬着一个黑布林,“醒醒嘿!”眼看着那人一脸恍惚地向自己走来,脸上还一副“超级幸运”的神色,冬兵就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一个横扫腿把Steve掀翻在了沙发上。


“嘶——”Steve懵了,他倒在沙发上好一会儿没反应过来。身体上的疼痛大刺刺地告诉他,这特么不是梦!!!


“Bucky????”他一个挺身坐了起来,冲到冬兵身边,双手牢牢地抓住那人,仔仔细细顺便上下其手地亲自确认了一番。


“满意了?”冬兵把果核随手一丢放在盘子里,“还有个好消息,你要不要先坐下。”我怕你吓跪了。


Steve乖巧地坐在沙发上,眼神一刻都没有从冬兵的身上移开过。有多久了?有多久没见到这个人?有多久没有这样平和的说过话了?听到Bucky死讯的那一刻自己的一部分就跟着死去了,直到现在,他仿若新生。


“有一年的圣诞节,你在我的圣诞袜里放了一颗爱心型的巧克力,上面还有表白贺卡。”冬兵站在Steve的面前,摸了摸鼻子,忍着笑意,“你还骗我不知道是谁送的,可我当时就知道是你,我认得你的字迹,豆芽菜。”


Steve的脸哄的一声红了,然后噗呲噗呲冒着烟,不知道是惊还是喜。“你想起来了?”他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笑的一脸揶揄的某人,然后再没忍住一样一个熊抱把冬兵揽坐在自己的大腿上。


冬兵一僵,随即一脸“让他去吧”便放松下来,心安理得地坐在了美国队长的大腿上,和他面对面笑意盈盈。


“原来你那个时候就喜欢我了啊。”继续逗弄着某人,冬兵一根指头挑起面前人的下巴,仔仔细细的端详着,“很英俊嘛…要不要给你个机会?”两人还是最好的朋友的时候,他根本不会注意Steve的脸孔到底帅不帅,身材到底好不好,而现在,他终于有机会认认真真地审视这张脸,“看来我口味也没有很重。”


“什……什么?”其实Steve一直不太清醒,刚醒来就受了这么大一个刺激,任谁都没法子恢复理智。


冬兵凑近了这张英俊的脸,用低沉的,温柔的气音,缓缓地在Steve耳边说,“我说,我不仅恢复了所有的记忆,”他顿了顿,看着Steve慢慢睁大眼睛,一脸狂喜,“还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他故意顿了顿,看着Steve无比期待的眼神,轻笑出声,“我很喜欢你。”


他知道他在说什么,也清楚这意味着什么。在天使离开后的这几个小时,他想的不能更明白了。如果说变成鬼的这一年多,他对Steve只能算是喜欢,还算爱而已。那么七十年前的自己,对Steve,是想说不能说的深深眷恋。如今他们虽然人鬼殊途,但是竟能互相表白,两厢情愿,这简直是天大的恩典。


他时间不多,不能再浪费在隐藏内心上,他爱Steve,他会不留余力地让Steve感受到。


Steve笑的温和而包容,他的手稳稳地放在冬兵的腰上,像是对待珍宝一样小心翼翼地搂抱着。“我爱你。”他只能够说出这样一句简短的话,他有些哽咽,他过去错的太多了。考虑到两人的名誉,考虑到两人在军队的发展,以及对于对方感情的不确定,他有太多太多的顾虑,而一次又一次地隐藏内心换来的是长达几十年的错过与别离。而那些年无法说出口的情感,最终造就的,是两人天人永隔的结局。


还好,还好。


Steve不想知道他的Bucky为什么突然变成他能看得到摸得到的模样,他只想好好抱着怀里失而复得的人,紧紧的,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上帝保佑。”他感受着怀里温热的身体,深埋在冬兵胸口的脑袋让人无法看见他的表情,但是冬兵知道,这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哭了。


于是他伸出手臂回搂着Steve的脖子,把他往自己怀里带,下巴枕在男人的头顶上,两人就这样静静地拥抱着,“是啊,上帝保佑。”冬兵笑的温暖。


两人默契地都没有提起这不合实际的事情究竟为何发生,生活太过美好,先爽了再说。冬兵奉行着这一观点,毫不遮掩自己对Steve的爱意,经常想到就抓过Steve过来亲一嘴儿,温存片刻;而Steve更像是得偿夙愿,每天早上都要用一记深吻来确认身边人的真实存在。


这直接造成了欲火焚身,情投意合,孤男寡男,干柴烈火,翻云覆雨,颠鸾倒凤,嗯嗯啊啊,干个痛快。


“无心工作。”Steve老老实实地承认了这一点,心安理得地给趴在床上的冬兵揉腰,然后发了第N条请假短信到复仇者小队。


嗨呀,好气呀。Fury局长抓着手机咬牙切齿。


——


Steve这两天发现冬兵有时候晚上在阳台上和什么人嘀嘀咕咕,白天就在电脑上搜一些奇怪的东西。


天堂啊,地狱啊,天使啊,魔鬼啊。


而冬兵好像丝毫不顾及这点,直截了当地和Steve说,“为了咱俩幸福的未来。”


美国队长一听,这还得了?这是大事!特别大的那种大事。于是迅速召集了复仇者小队,准备来一次含金量颇高的座谈会。


主旨明确。


但是冬兵一开口后,在座的所有人都惊呆了,包括Steve。


“地狱五十年,人间五天?”Steve第一个皱起了眉头,“我反对。”他听着就心疼。


冬兵直接没理他,“鉴于上次是天使来找我,我觉得我可能还是要天堂的。”说完竟然还小得意地给自己比了个心,“那样的话我估计就投胎转世彻底再见了。所以我得找天使把我踹到地狱,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天使确实答应了。”他舔了舔唇,莫名说的兴起,“我查了,在炼狱里待上五十年后,就可以申请越狱重返人间。”


“嘿,前提是你没在炼狱里再死一次。”Tony专业泼冷水,“你就不能找找Thor他们?他们也是神。”


“彩虹桥被Loki砸了,今年是别想着联系到Thor了。”Natasha优雅地翘起了二郎腿。“所以这就是你觉得目前最好的方法?恕我直言,太玄幻了。”


冬兵掏出一本日历,给大家圈圈画画,“天使答应了送我去地狱,他会在三天后来,这意味着我最多八天后就能彻底重返人间。我认为没有比这更好的方法了。”


“你怎么知道你熬的过去?”Sam一语道破所有人的担忧,装作随意地瞥了一眼浑身溢满了负面情绪的Steve。


“死一次和死两次对我来说没区别。”冬兵开口就瞎扯,下一秒看到Steve那瞬间哀伤的眼睛就话锋倏地一转,“而且我一定熬得过去,我可舍不得留下Steve一个人,外面那么多狂蜂浪蝶,我可得挡着,是吧?“冲着自己那担忧的男友扬起一个安抚性质的笑,身子靠过去亲了亲他紧抿着的嘴角。“你得信我。”冬兵靠在他耳边低声劝说,“为了你,我一定会回来,我一定活的过炼狱。”


“五十年,Bucky……”他怎么舍得,让他的宝贝独自一人,在炼狱里承受五十年的非人折磨?


“五十年,换你的下半辈子,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冬兵笑笑,他能在死后依然第一时间回到Steve的身边,那他就能踹开地狱的大门,第二次回到Steve的身边。


“散了吧啊,天使我都联系好了,你们就等着八天后给我开派对吧!”挥了挥手,送客。这三天他要好好和Steve恩爱恩爱。


——


冬兵走的那天非常平淡,两人吃完晚饭窝在沙发里看电影,没过多久就听到一声门铃。冬兵摁住Steve想要起身开门的动作,冲着门口喊了一句,“等我一分钟哈。”便咧开一个笑容冲着Steve乐,“那啥我得走了,你就当我出任务去了,五天,我保证!”他蓝绿色的眸子里闪着对未来充满期许的光,耀眼如星辰。


Steve没说话,他不知道说什么,他多灾多难的爱人这次要独身一人前往刀山火海,他无力陪伴。“我等你。”他捧着冬兵的脸,印下一个极致温柔的吻,他细致地吮吻着冬兵的唇舌,一丝一寸,缠绵至极。


冬兵笑了,弯着眼睛,像是过去每一天回吻Steve的时候一般,搂着爱人健壮的背脊,用自己的脸颊蹭了蹭他的脖颈。


“我爱你。”他说。


接着他转身离去,轻松无比。


门外等着他的不是炼狱,是未来,是希望,是幸福,是爱。


是他和Steve注定在一起的下半生。


而他身披爱的盔甲,无所畏惧。


 


 


END


————————————————————————————————


我也不知道我中什么毒了,反正原来的BE结局我还是改了,几个小时码完了下篇,撸游戏去了啵啵!


亲们挥挥手,下次见哟笔芯

评论

热度(1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