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巴基真好吃

你好( ^_^)/很高兴认识你们
这里阿年
现在为小英雄产粮,关于出久天使的CP都吃得下,欢迎欢迎,努力成为那些大大们!
墙头 all久all all黑 盾冬盾 all邪

[柯王子/火TJ]LUCKY

我也要和TJ谈恋爱!😵😵柯王子双向暗恋太揪心了😤😤

JUNGLE走路草:

FBI WARNING



  • 柯王子!火TJ!柯王子!火TJ!其实我觉得无论是柯TJ还是柯王子还是呜哇哇哇都是配一脸啊←所以还是Evanstan大法好


  • 没有肉!如果需要我的话,我可以单独写~


  • LUCKY这首歌实在是太甜了,感谢太太做成了盾冬向的视频,让我满满地又一次爱上这首歌了~


  • 努力地想不OOC,但是在乡间独居的画画的柯总,很难不写成乡村爱情风,草帽www


  • 傻白甜,傻白甜,傻白甜

    写着自己玩的,一下就飚到1w+了 吓一跳


  • 看第一句就猜得到结尾系列



 


 SUMMARY


 


  TJ第三次夜不归宿泡gaybar被Jack发现了,担心不务正业的弟弟会荒废前途,Jack决定将他关了禁闭。但由于工作出差,只好将他送到了好友Curtis家里。Jack觉得Curtis是个直男,不会对TJ产生兴趣。果然TJ即使百般引诱,Curtis无动于衷,只当他是个傻小鬼。TJ也绝望地以为对方是个直男,直到他发现了Curtis的秘密…… 


  Johnny是Curtis的表弟,在来Curtis家里时遇到了寂寞难耐的TJ,两个人立刻擦出了火花。但是对于Curtis,怎样让他获得幸福呢,两个人决定帮帮他。


 


  I m lucky I m in love with my best friend...


  Lucky to have been where I have been...


 


  这会是个不顾后果的甜蜜故事。


 


  1.


 


  Jack挤进人群中,声响巨大的香艳舞曲震得他头痛。很多人手里夹着烟头从他旁边蹭过去,他紧张地看自己的衣服有没有被烫到洞。一路上他被无数人摸了屁股,而当他回头怒视的时候,他们却装作什么都没有一样混进人群里走开了。他四处搜索TJ的影子,发出生气时的略微粗重的呼吸声。


  “Thomas Jason……”他咬牙切齿地发现了吧台中间,撅着屁股在椅子上扭来扭去的TJ。他正和一个陌生男人互相亲脸颊,发出咯咯咯的笑声。Jack快步走过去,揪住他的领子。 


  TJ回过头立刻嚎叫一声,从椅子上跳下来。旁边那个男人生气起来,破口大骂。而Jack直接伸手朝TJ后脑勺上打了一巴掌,用膝盖顶了一下他的屁股。那个男人愣了一下,把手悬在半空中,定睛看了看眼前长相相似的两个人。“妈呀…”他喃喃自语,“这就是你哥吧。”


  TJ对他挤挤眼睛,让他闭嘴。然后低下头,露出委屈的表情。Jack睥睨了一下四周那些流里流气三句不离操你妈的男人们,抓起TJ的肩膀往外走。 


  “我会走…!我会自己走…”TJ激烈地扭动起他的肩膀,发出哭腔,“你不能这样…好丢人啊……“ 


  Jack不理会他,并重重地打了一下他的屁股,这小把戏他见太多次了。对方立刻嗷了一声,收起臀部,伸手给自己揉了揉,“哥……”


  “我跟你说那么多次就是记不住。”Jack将他塞进车里,坐进驾驶座,“那些来历不明的男人,万一有什么传染病,你知道什么后果吗?这是第几次了?” 


  Jack生气起来不仅话很多,而且还会絮絮叨叨重复好几遍。TJ坐在后座的阴影里,收起之前的委屈表情,撇了撇嘴,“唠叨……” 


  “Thomas!”Jack重重地打了一下方向盘,炸出一声巨大的鸣笛声,“这两个星期你都不许出门。” 


  他满意地听到从后面传来的崩溃叫声。他看过TJ勾搭的那些男人,长得丑,臭烘烘,一身腱子肉说话却下流。他不懂TJ的品味为什么差成这样。虽然不想过多的插手自己弟弟的人生,但看不顺眼或者太出格的事,他不得不伸手管管。这是第三次了,TJ准备夜不归宿。每失联一次他就要心痛一次,他的弟弟不能给别人弄脏了,就算TJ自己都感受不到,但Jack打心眼里觉得难过。


  “你找个固定伴侣,”Jack将他从车里拽出来,一路推回他的屋里。他忧心忡忡地看着扔了一地的零食袋和内裤搅在一起,“好好地谈个恋爱,我就不会管你了。”


  这是他最后的底线了,他无法抑制TJ的性取向,那就只能放任自流。但是让他堕落下去,万一染上什么脏病,他会心碎一辈子。“我允许你和男人谈恋爱,只要你愿意,怎样都可以。”


  TJ躺在床上装睡,发出打呼噜的声音。 


  “……”Jack对他的浮夸演技感到失望,叹了口气。他把地上的裤子捡起来扔到TJ身上,关上了门。




  一连半个星期,他下了班就去接TJ回家。 


  “我都大三了,哥……”他红着脸在大门前磨磨蹭蹭,“能不能不要接我。” 


  Jack立刻把他抓进车里,砰的一声关上车门。


  “明天下午我要出差,”Jack打开音响,放他喜欢的音乐。他特意从后视镜里看了看TJ的表情,那家伙果然按耐不住地小小欢呼了一下。Jack弯起嘴角,“所以我要把你送走。” 


  TJ瞪大了眼睛,软下来,“送到哪儿?”


  “Curtis家。”Jack满意地看到对方失望的表情,心情大好的他把左臂搭在车窗上摸了摸下唇。


  “他是谁啊,”他滚动了几下,“不明不白的男人,你放心吗?”


  “他是我最好的朋友,”Jack笑起来,舔了舔嘴唇。


  “我怎么没听说过⋯”


  “我不想让你知道。”  


  他嘱咐TJ不要打Curtis的主意,对方是个比钢筋还直的直男,然后把他偷偷藏进背包里的薯片掏出来。TJ撇了撇嘴,“那我把他缴断。” 


  Jack盯着他,脸色沉下来,“你最好老实点,我会打电话问的。” 


  TJ吵着要自己开车,Jack不满地从驾驶座下来挪到旁边。他们把车开到了一个偏僻的郊区,TJ发出抱怨,“这么远啊,我怎么上学啊!”


  我以前也没见你这么爱学习过,Jack哼了一声,看向窗外。路边的杨树和油菜田照亮了他的眼睛,他弯起的嘴角显得他平静又美丽。 


  在Jack的指引下,他们来到了Curtis家里。


 


2.


 


  Curtis早早地坐在院子里等待他们,看到Jack下车,他阴郁的脸明显有了生气,弯起的嘴角带着他的胡子颤动。TJ背着他的背包,看着这个壮实的带着帽子的大胡子,一把抱住自己的哥哥。Jack和他勾肩搭背的时候,看起来特别娇小。TJ紧张地跟对面的Curtis打招呼,对方的表情立刻没有了刚才的喜悦,严肃地点了点头。TJ对于这种明显的区别对待,感到十分的不满。于是在被带着穿过院子的时候,他偷偷地踢了一脚路边的小花盆。


  Jack向他交代了几句,就要离开了。Curtis又伸手抱了抱他,送他大门口,表情是显而易见的温柔。


  “我住在哪里啊?”Jack前脚走后,TJ就开始放肆起来。他歪在Curtis客厅的沙发上,挑起眉毛屌屌地问那个满脸微笑关上门的男人。


   对方回过头,眼神立刻犀利起来。TJ看到他的庄严表情,立刻坐直身子。


   “楼上。”Curtis沉闷地回答道,提起扔在门边的背包,示意TJ跟着他上楼。


   他俩进到那间朝阳的屋子里,TJ立刻跑到窗口打开窗子,前面是一大片花圃,TJ在里面发现了百合和朱槿,还有两三棵高高的开粉红花的树,远远的是绿色的山。“哇……”他立刻融化进这个小小的自然海洋里。阳光中有成熟果实的甜味,来自Curtis院子里成熟的夏甜桃。


   刚才他只顾生闷气,没发现这个看起来五大三粗的糙汉子,还有颗纤细的少女心。他回头看Curtis,发现他已经走了。TJ呼啦一声拉上窗帘,将自己摔在床垫上,扭动了几下想要睡觉。


   可Curtis没让他如愿,过了一会儿他就推门走了进来。他似乎对打扰TJ睡觉并不在意,大力地把新被褥堆在床头。他也许是感觉TJ的睡姿太难看,于是把那两条在地上蜷着的双腿搬到床上,没睡着的TJ立刻哇地一声坐起来。


   “我以为你睡着了,”Curtis说,他把TJ的背包挪了挪地方,好能坐到椅子上。“Jack…让我照顾你。明天你什么时候去学校,我可以送你去。”


   TJ挠了挠头,“九点。”他翻了身,想继续睡,但Curtis却呼啦一声拉开了窗帘。


   他回头看到TJ不满地抓了抓头发坐起来,上衣翻到胸口上,露出白花花的肚皮。“我下午要出去,”他的褐色胡子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显得他的蓝眼睛非常明亮,“你有没要买的东西。”


   TJ马上说出了几个他喜欢的零食,还要了两罐咖啡和可乐。Curtis动了动嘴唇轻声重复了一下,然后点点头,记住了。


   “我可以到处走走吗?”TJ站起来在屋里转了一圈,摸了摸墙上的画,惊喜地发现是真的画在画布上的。


   对方嗯了一声,走出门去。TJ悠哉悠哉地跟着他走出去,突然Curtis转过身来,措手不及的TJ撞上他的胸口。


   “你最好不要去,那个房间⋯⋯”Curtis指了指走廊最里面的房间,“那是⋯我画画的地方。”


  TJ挑起眉毛,眼里露出明亮的闪光。他不是好奇那个房间里有什么,而是对男人硬邦邦的壮实胸膛产生了兴趣。他伸手摸了摸Curtis的胸口,然后抱住他。 


  Curtis立刻将他推远,露出不高兴的表情。虽然他什么时候都看起来狠狠的。


  被拒绝的TJ依然乐呵呵地跟着他蹦下楼梯。




   晚上他们俩一起吃饭,TJ故意坐在沙发边缘,不停晃荡,期待Curtis对他进行批评。然而Curtis却连看都不看他,看着电视上播送的花园种植纪录片。 


  没得到重视的TJ沉下脸,慢慢地挪到他身边,端起自己的盘子在他脸前晃来晃去,或者伸勺子在对方碗里舀东西吃。Curtis的眉毛越皱越紧,慢慢露出烦躁的神情。在TJ把腿第二次搭到他大腿上的时候,他终于一摔碗,抓起不听话小孩的腿把他拽起来扔到沙发另一侧。


  “你居然这么扔我!”他爬起来,扑向Curtis,将他推倒在沙发上。


  Curtis显然对他感到了厌烦,“我对你不敢兴趣。”


  被戳到心思的TJ一时语塞,捶了一下对方的肩膀,打算破罐破摔,“你不试试怎么知道,我可好了。”Jack把自己交到这里的时候,肯定跟Curtis说了不少他的坏事迹,他不在乎多加几条。


  “懒得试。”Curtis收起盘子和叉子,头也不回地走去洗刷。


  “哼,直男。”他坐在沙发上盘起腿,拿起遥控器换台,“Jack说的一点也没错。”


  对方立刻看过来,“他说我什么?”


   “他说你是个比钢筋还直的直男,”他撕开一袋薯片,抠开可乐瓶盖,缩成一团咀嚼吞咽起来。零食碎渣和滴落的饮料将沙发上弄得一团糟,TJ虽然不怎么懂事但不至于没有教养,他发现后赶紧用手拍了拍,抹掉水渍。Curtis远远地看见之后,叹了口气。


 


  但他没想到晚上睡觉会更加难熬。


  他刚脱掉衣服,TJ就只穿了内裤来敲他的门。


  “我可以⋯”他抱着枕头,头顶着珊瑚绒被子站在门口,把嘴弯成w型。


  “⋯⋯”Curtis将他向后推去,打算轰他回去睡觉,但却被对方抓住胳膊。


  “你和我试试吧,不好就停下来。”他的眼里马上闪起湿润的气息,在他胸口上摸了一通。但Curtis还是连拉带拽地把他送回屋,反锁上门。


  “你是个不举的大傻子!”门里人一边撞门一边骂道。 


  Curtis揉了揉耳朵,打算搬救兵过来的念头越来越重。




  他对送TJ上学的过程也感到相当痛苦,赖床,起床气,磨磨蹭蹭,持续不断的骚扰。他好不容易花了快一个小时送他到了学校,对方却企图通过迟到这个理由想逃课。


  “你比Jack还烦人⋯”他被按着送到了教室,进门时对他瞟了个白眼。


  Curtis皱起眉。


  在走出学校的时候,他拿出手机给人打了个电话。


 


  这样让人头疼的日子,让他无法专心画画。他把自己关在画室里,窗外熟透的夏甜桃不时嗵的一声掉下地。但Curtis没心情去收获果实,或许他让Johnny来是对的。他招架不住TJ,但Johnny说不定能和他凑到一起去。他们俩同样是爱玩,坐不住,年龄也相仿,或许这样会好一些。


  Jack只说了不让他跑出去鬼混,没说不让和别的人玩。他想到这里,满意起来。


  他露出微笑,同时用画笔在画上人的嘴角处勾出一道笑意。


 


 


3.


 


  Johnny在第二天下午被派去接TJ回来,对方听到Curtis的话,立刻兴奋起来。尤其再被形容到是Jack的亲弟弟的时候,他甚至能听到Johnny因做了个前滚翻动作发出的呼呼风声。Johnny对Jack很有爱慕的意思,他经常想通过Curtis套一些Jack的消息,但都被Curtis直接挂了电话。


  “那真是个美人啊!”Johnny满口答应,“放心吧,我一定亲手捧着给你送回来!”


 


  于是TJ在下了课后,没看到那个眼神犀利又忧郁的大胡子,而是一个寸头嚼口香糖的小青年,倚在一辆花里胡哨的哈雷摩托上对他露齿而笑。


  “Curtis叫我今天接你!”他将双手举过头顶,对他挥手。


  他长得和Curtis有点像,TJ想,但却是个大傻子。虽然他根本不清楚Curtis没了胡子长什么样。他突然得意起来,慢慢地踱过去,爬上后座。


  “你是谁呀!”他习惯性地抱住对方的胸口,对这家伙的结实胸膛感到一阵惊奇,“哇哦!”


  Johnny得意地摆了摆身子,“你不知道就上我的车⋯你就不怕⋯⋯”


  身后的人咯咯咯地笑出来,“怕你把我拐上床。”然后把手滑向他的小腹。


  Johnny立刻抓住他的手,“你果然不老实。” 


  是不是Curtis跟你说我的坏话了,TJ扳住他肩头,将头靠在他肩膀上。他对Johnny产生兴趣,这个小寸头挺有意思的,比Curtis那个傻茄子好多了。他忍不住提议今天晚上出去转一圈。


  “不行,我得把你送回去,”他没想到会遭到Johnny的拒绝,“Curtis说我要是敢把你带跑,以后就别想见Jack了。”


  TJ原本兴高采烈的脸立刻沉下来,“什么意思,你喜欢Jack吗?”


  “他又漂亮又温柔,我当然喜欢他啊,”Johnny吹了个泡泡,然后啵的一声破掉。


  然而后座上的人立刻感觉身体被掏空,失望地往后备箱一靠,“你别想了,他是直的。”他恶狠狠地想要刺激一下Johnny。


  “我知道啊,”他又吹了个泡泡,“还不许我想想啊,万一他哪天发现我还不错呢。”


  TJ立刻抓紧了后座把手,灰扑扑地想凭什么大家都喜欢Jack。虽然他对Johnny刚认识谈不上喜欢,但听到对方爱慕他哥,心里也很不舒服。或者说,知道对方心里有个他哥之后,他感到相当失望。他还想和Johnny来一段什么呢!


  “你死心吧!”TJ狠狠地捶了一下他的后背,撞在他的肩胛骨上,两个人都疼的叫出了声。


 


  Curtis看到两个人完好无暇的回了家,松了口气。Johnny和以前一样兴奋地冲过来抱他,而TJ今天看起来却十分没精神。


  “我看到桃子熟了,哥!”Johnny手里拿着一个从地上捡起来的,被小鸟啄过的甜桃对Curtis说。TJ也凑过来看,然后对Johnny递过来的桃子缺口皱了皱眉,摆出嫌弃的表情让他起开。


  Curtis抬头看了看,紫红色的果实果然垂在树枝上摇摇欲坠,有些看起来马上就要涨破膨出汁了。 


  “哦⋯”他思索了一下,“明天可以收一些。”


  Johnny立刻兴奋地扔掉手里的果子,他似乎很喜欢这项活动。TJ对爬树这种事儿一点兴趣也没有,但他知道明天周末,无法去学校的他免不了要干农活。


 


4.


 


  Curtis给两个人单独的空间,上楼去了。他在楼梯口透过玻璃看到TJ正在捏着Johnny的耳朵大声吼着什么,满意地呼了口气,感到一身轻松。


  他摸出手机,忍不住给Jack打了个电话。


  “Curtis,TJ好吗?给你惹麻烦了吗?”


  Curtis露出微笑,透过玻璃窗看着他俩在院子里的花圃里打闹,“很好,我让Johnny来陪他。”


  Jack立刻笑起来,“那可真有的闹了。”


  “是啊,”Curtis摸摸鼻子,对他笑道。他拿起画笔,甜蜜地在画布上抹出一道绿色。


 


  TJ在头上插了一朵小花,坐在餐桌后面给自己拍照。Johnny不停地凑过去,企图把自己的脸也拍进去,两个人笑成一团。Curtis也露出少有的愉悦表情,给他们端上煎蛋,把围裙搭在椅子上。


  “哥,TJ戴上花像不像小姑娘,”Johnny拖起TJ的脸颊,给他展示,“我给他插的。”


  “像。”看到他俩能迅速打得火热,Curtis也感到相当满意,露出微笑。


  TJ把花继续留在头上,然后用勺子盛玉米粒吃。Johnny伸过去勺子,被对方一把抓住手腕,“真幼稚,你能不能像个大人。”


  Curtis表情微妙地歪了歪头。


 


5.


  


  第二天,他们着厚厚的工装裤站在太阳下采摘桃子。六月有多热呢,大概就是可以晒得果实直接炸开吧。他们三个带着草帽,在树底下收拾篮子。


  Johnny身手矫健的爬上树,坐在树枝上招呼TJ爬上来。Curtis在下面用长柄夹子采摘较低处的甜桃。


  “我不会爬⋯”TJ难得虚虚地站在那里手足无措,不停地搓搓手,脸颊泛红。


  Johnny从树叶里探出头,“你要是少吃点饭就行了!”


  TJ生气地跳起来,笨手笨脚地往上爬。Johnny看到后侧下身子,将他扯着抱过来。“真的很重啊,我差点就被你拉下去了。”


  “!”对方立刻打了他一拳,然后在意起自己肚子上的肉。


  Johnny发现了他捏捏自己肚子的小动作,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是开玩笑的。”对方立刻抬起头,眼角红红地又捶了他一下。


 


  Curtis抬头看了看,两个人已经不知道钻到哪里了,茂密的树叶遮住了他俩。他将满满一篮子夏甜桃提回屋,修剪树叶,把一个个擦干净。


  他拿出手机,拍了一张照片给Jack发了过去。


  对方立刻发来开心的表情,“我真希望能快点回去。”


  Curtis摘掉帽子,坐在地板上,挑选出长相漂亮的桃子放在桌子上。


 


  树上的两个人相继跳下来,Curtis探过头去看,两个人胸前篮子里的甜桃加起来还没有他之前自己弄的多。


  “……”他沉默着把果实倒在一起,“偷懒。”


  Johnny立刻支支吾吾地叫起来,“上...上面的都没有熟!”TJ也紧跟着点点头。


  Curtis看着两人红彤彤的脸,天气太热了,他担心起晒伤,便让他们回屋去了。


  两个人满脸通红地路过他上了楼,Johnny小跑着跟TJ回屋里。


 


  Curtis再也不用担心TJ上学的事,Johnny变得比他还要上心。他终于可以惬意地喝着啤酒呆在屋子里了。他挑出好的桃子做成果酱,小心翼翼装进玻璃罐子里。他又抽出一支记号笔,用花体字写上“to Jack”。


  最近TJ确实不再缠着他了,他不免要怀疑起他和Johnny是不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事。如果是真的,他没什么表示,就是不知道Jack会作何表态。


  他收拾完乱糟糟的案板,然后上楼继续他的创作。画中人明亮的眼睛,嘴角的笑意,像风里吹过来的甜桃香气一样让他醉心不已。水粉在圆圆的坑面上,渗透出一笔一划的纤细心思。


 


6.


 


  TJ和Johnny这边到底发生到什么程度了呢?


  他们上床了吗?还没有。接吻了吗,这倒是干了。


  他们本来打算好好干活的。这都要怪TJ第一次上树,一直紧张地不停舔自己的嘴巴。Johnny坐在树上休息的时候,终于忍不住亲了亲TJ鲜红的嘴唇。然后两个人立刻扔掉手里的剪刀和胸前的小背篓,抱在一起在树上吻了起来。


  甜蜜,湿热,又可爱。Johnny这样形容TJ的嘴唇。他抱着对方肉肉的身子,将他按在树干上,吻着TJ的脸颊,脖颈。而当他伸手往TJ衣摆里伸的时候,对方立刻扭动起来。


  “真是心急!”他把Johnny的手抽出来,舔舔嘴唇,然后眯着眼睛笑起来。


  “你的身子凉凉的,”Johnny盯着他的眼睛,着迷地说,“抱起来也很舒服,Thomas,你真可爱。”


  TJ立刻害羞地看向一边,周围果实成熟的甜蜜气息包裹住他,Johnny的帅气脸庞和夸奖让他满脸通红。他喜欢得到夸奖,交往过的男人,也夸过他可爱,但大部分都只是在他床上。他没有和谁真真正正地谈过恋爱,那种感觉让他别别扭扭,他感受不到甜蜜。


  “我其实⋯”他反手抱住身后的树干,“很想谈一场纯纯的恋爱。”


  他的脸红极了,都怪这种奇怪的初恋气氛。他不止一次地希望在花圃里,和心爱的人一起手拉手,躺在草地上,被香甜的气息包围。


  虽然现在是在树上,但也不差多少。


  “我哥说,如果我能好好地谈恋爱,”他害羞到几乎要发抖起来了,“就不管我了。”


  “这很好。”Johnny拉起他的手,让他抱住自己。他半跪在TJ的两腿之间,探过身子去吻对方的嘴唇。不得不承认,这种气氛实在是太适合接吻了。


  他们进行着单纯的,不动声色的交流。


  “只有你给过我这些⋯太棒了。”TJ感到一阵热息涌上他的眼睛,胸口的温暖洋流不断上升,让他浑身颤抖。而Johnny也温柔地握住他的肩头,研磨他的唇瓣。


  


7.


 


  Curtis今天下午出门了,他开着他的车子要去城里买东西。TJ请求Johnny允许他逃课,理由就是不想和他分开。Johnny立刻亲了亲他,满心欢喜地答应了。


  他们在屋里到处转,到处接吻。后来他们走到了走廊那间Curtis不让进的门前。


  “⋯⋯”TJ眨了眨眼睛,“这里不能进,回去吧。”


  而Johnny却抓住他的手,“那里面一定有什么好东西。”


  TJ的脸立刻红起来,虽然这是不对的,但他也跟着兴奋起来。


  Johnny转了转门把手,没有上锁,门吱呀一声就开了。


  他俩探头探脑地从门口往里看,整个屋子都很明亮,摆放着画具,架子,墙上挂满了画,窗口正朝着一大片绿油油刚种上夏麦的田地,而且这里也能闻到那种甜蜜蜜的成熟果实香味。


  他们小心翼翼地进来,然后在观看墙上的画。花圃,远山,还有夕阳,都是Curtis从这个小窗里看到的世界。他们不由得手牵着手,发出沉醉的声音。


  而当他们看到画架上那幅还没完工的画时,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发出惊呼。


 


  他俩端端正正地坐在沙发上,等着当事者回来。


  所以当Curtis抱着袋子坐下的时候,看到的是两个人像执行公关一样直起身子,脸上露出新闻联播主持人一样的正经微笑。Curtis像看神经病一样瞥了俩人一眼,低头打开啤酒罐。


  “Curtis先生,请问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Jack先生的呢?”Johnny首先发问。


  这让Curtis惊慌地把啤酒罐弄倒,咳嗽了起来,“什么?”


  “Curtis先生,请问Jack先生知道您的暗恋吗?”TJ也凑过来。


  “你们……”Curtis平复下来,拿纸巾擦掉撒在大腿上的啤酒沫子,“我们就是朋友。” 


  “得啦!就是朋友啊!”Johnny立刻坐过来用肩膀撞了他几下,TJ也一脸兴奋地摆了摆头,“不止吧?”


  Curtis皱起眉头,吞下一大口酒沉默不语,但明显的他的耳朵尖都红了。


  “我还以为你是直的哩!”TJ歪在Johnny身上滚了几下,对方立刻把他圈在怀里摸摸头。


  Curtis对两个人突然之间的亲热感到不适,虽然他现在应该为被拆穿的感情做些解释,可这两个人的发展也让自己脑袋空空。他捏弯手里的啤酒罐子,站起身来走掉。


 


  他坐回屋里,面前画布上的人让他心思更乱。他看到右下角自己下上的标注,害臊起来。


  “Jack,My Lover.”


  上面有明显涂改的痕迹,他知道最初的标题是“Jack,My Best Friend.”。


  当爱慕无法表达的话,这些小心思是不是能自欺欺人地安抚自己呢。这种想法迫使他刮掉了最初的标题,写下了新的题目。这让他得到了虚情假意的满足,埋在心里不停发芽不停开花的相思之情,和这个夏天一样急迫让他难耐不已。


  他摸上那对绿色的眼睛,映在他的蓝眼睛里,流出苦涩又温柔的倒影。


 


8.


 


  这天Curtis从外面回来,购买了新的画具,使得他心情非常好。而当他关上车门,一阵奇奇怪怪的声音从他头顶传来。


  他抬头向上看去,TJ通红的脸在窗口探出来。他闭着眼睛,留下眼泪,一下一下地向前晃动。接着他看到Johnny也探出半个身子,吻了吻他的耳朵尖,也跟着抖动起来。 


  Curtis立刻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脸红着走进屋里。他开始想要不要告诉Jack,照看TJ的任务好像失败了。他虽然看住了TJ不让他去外面鬼混,但却没能避免他跟Johnny滚到一起。


  他想了想,还是放弃了。这让他感觉自己是在嫉妒Johnny和TJ,但事实上,他就是嫉妒。


 


  晚饭时间,TJ红着脸和Johnny分开坐的远远的,Curtis把盘子拍在他俩面前,表情相当难看。两个人扭扭捏捏地一言不发,慢慢咀嚼食物。


  突然他俩对视了一眼,点了点头。


  “Curtis!”Johnny红着脸但看起来相当清爽,他捶了一下桌子引起Curtis的注意,“我们打算帮你追到Jack!”


  TJ的头发比平常还要乱,跟着他的剧烈点头有弹性晃动。


  Curtis怔怔地看着俩人,然后抿了抿嘴唇。“Jack…不喜欢男人。”


  “不喜欢男人,不说明不喜欢你啊!”Johnny塞进一口饭,“不试试怎么知道!”


  TJ也跟着点头,“试试,我觉得我哥喜欢你啊!”


  “Jack他…他怎么说我?”难得Curtis也会紧张地支支吾吾起来。


  TJ在脑袋里努力搜刮着Jack对Curtis的评价,可是他记性很差,又不上心,什么也没想到。Curtis的期待神情让他无法说实话,“他说…他很喜欢你,他不想让我知道你,他不想让人分享你。”他凭借一点点记忆圆了个谎话出来,“其他的我记不住啦。”


  Curtis手里的叉子掉在盘子里,他动了动嘴唇,慌忙拿起来。


  Johnny看了看两个人,喜悦地拍了拍Curtis,“这还不好,告白就成了!”


  TJ心虚地低下头,希望Jack是真的这样想的。


 


  他们商量在Jack来接TJ的时候让Curtis表白,还给Curtis准备了一套表白的说辞,Curtis看了一眼就扔在一边。Johnny不甘心地说要去花园里掐玫瑰花,他甚至找了瓶香槟藏在角落。


  “你这么心急干嘛…”TJ捶了他一下,“太早了!”


  “反正你哥也喜欢我哥,就差一个告白嘛。”


  TJ皱了皱眉,把他拉到一边,“万一不成呢?”


  “那我喜欢你,咱们庆祝自己的。”


  TJ立刻红着脸推开他。


 


9.


 


  Curtis这几天一直待在画室里不肯出来,离Jack回来的日子越来越近了,他变得忧心忡忡。


  这天早上,Jack给Curtis打了电话,问他是否有空,自己要去接TJ回家了。


  此时的TJ躺在Johnny怀里有些失落,为以后可能无法像这样和Johnny天天在一起而感到难过。Johnny安抚着他,心里想的是Jack能不能接受自己。


  而Curtis更是在客厅里来回转悠,盘算着他的心思。


  一阵鸣笛声在院子外传来,TJ和Johnny立刻跳起来,跑进客厅旁边的小立柜后面藏起来,Johnny还不忘带走放在角落的那瓶香槟。


 


  Jack看起来比之前更瘦了一点,他还穿着工作时的正装,黑色紧身西装让他看起来特别优雅漂亮。他伸手抱了抱Curtis,问他TJ收拾好了吗。


  “他今天…”Curtis看起来相当紧张,“先不走…”


  坐在沙发上往嘴里塞甜桃的Jack立刻坐直身子,“为什么?”


  “……”Curtis沉默着,坐到他旁边,“有些事要处理。”


  Jack脸上立刻露出困惑的表情,“发生什么了?Curtis?他是不是又惹事了?”


  “不是。”他沉闷地说。


  Jack皱了皱眉,把咬了一口的桃子放到小桌上,弯下身子,“你是不是…和他…”


  Curtis立刻想否认,但他动了动嘴唇没说话,他心里突然闪过一些别的东西,他打算试试。


  Jack感受到对方的沉默,立刻站起来,背对着Curtis。“他在哪儿?”他的声音里有一些颤抖。


  “楼上…”Curtis撒谎。


  他听到立柜那边发出乒乓的声音,立刻紧张地看了过去。万幸的是他们没有钻出来,而且Jack也没注意到。


  Jack快步上了楼,走进TJ的屋里。里面没人,他生气地捶了一下门板,回头撞上Curtis。他的眼睛红了,湿润的水汽在他眼角聚集。


  Curtis拉住他的肩膀,Jack用力甩开他。


  “你怎么能!”他扯着他的衣领,“我以为你不会碰他,我以为你说到做到的!”


  Curtis看到他心碎的表情,抱住对方的肩膀,“我没有!”他对自己之前的无聊想法感懊丧不已。


  “⋯⋯”Jack红着眼睛推开他,走下楼去。


  Curtis不知道当时的沉默会造成如此难办的后果,现在他被Jack当成了不守信用,把持不住下半身的骗子。他已经想不到告白了,只知道这么下去连朋友都没得做。


  他跟在后面,拉住Jack的手臂。对方小声抽搭着忍住不哭,鼻子和眼睛都一片通红。


  “你想说什么?”Jack回过头,压下眉毛努起嘴唇问他。


  “⋯⋯”Curtis动了动嘴唇,只说出一句抱歉。


  “我真该跟Thomas学学怎么勾引男人。”Jack甩下一句话,准备出去。


  “哥你怎么这么说我!”TJ从立柜里钻出来,Johnny也跟着钻出来,他拼命地往回拉着,想让TJ蹲下来。


  然而TJ看起来相当生气,推开Johnny走了过来,“我就是没跟他上床!他又不喜欢我!”TJ推了一把Curtis,将他推在Jack身上。


  两个人撞了一下,Curtis尴尬地兀自跳开。而Jack似乎完全混乱起来,他对突然从立柜后面跳出来的弟弟感到相当吃惊,他也认得后面那个理着寸头的结实小伙子,他曾经向自己要过好几次电话号码。


 


  “你不信!”TJ拽起他的手,气势汹汹地往楼上走去,Curtis立刻紧张地跟上去。当TJ一脚踹开那间画室的门时,Curtis几乎是绝望地骂了一声“Fuck”。


 


  Jack一眼就看到了摆在中间正对着门的那张画像(原来不是正对着门的,是TJ故意摆的),他表情相当微妙的走过去,用手摸了摸那张还有点湿湿的画。


  TJ站在一旁,怕他搞错还特意指了指右下角写着“Jack”的标题。


  Curtis冲过来,准备将Jack拉出去。他感到相当的害臊,这感觉就像裸奔一样。突然Jack抱住他,将鼻尖埋进他颈窝里。


  TJ识趣地退了出去。


  “我爱你,Curtis,我一直在等你⋯”Jack哭出声,“但是我知道我等不到…”


  Curtis环抱住他,摸着他梳理整齐的头发,为自己的情商低下感到失望。


  Jack在他怀里不停战栗颤抖,用头顶磨蹭他的下巴。“我一直觉得我没有机会⋯”他开始啜泣,“我这些天…每天都在担心…你会不会和TJ在一起。”


  我没有一天不在后悔,我不该拿这个做赌注的。他直起身子,眼泪汪汪地看着Curtis。


  “万一⋯⋯”


  “没有万一。”Curtis看着他的绿眼睛,温柔地吻上了他的嘴唇。


  Jack迫切地抱紧他,然后被对方推到墙上。他的眼泪滑到嘴角,被Curtis悉心吻去。


  “Jack⋯”Curtis松开他,摸着对方的脸颊,“我⋯”


  “我爱你。”Jack替他说出来。


  两个人又吻到一起。


 


10.


 


  “砰——”一阵剧烈的爆鸣声从门外传了过来,之后大股大股的香槟喷了过来,溅了两个人浑身都是。


  Jack惊慌地往后退去,手忙脚乱地擦掉脸上的泪痕整了整头发。Curtis则一脸愤怒,眼神犀利地看着门外举着香槟的Johnny。


  他的笑容还僵在脸上,“我⋯我以为要庆祝的⋯”


  TJ一脸崩溃地转身跑走了,Johnny也紧跟着跑了出去。


  Curtis回头尴尬地看向Jack,对方正在脱掉西服外套,搭在画架上。 


  “他们俩是不是搞在一起了?”他抽掉领带,解开衬衣上面两个扣子。


  “嗯……抱歉。”Curtis走过去搂住他,低头吻上Jack纤细白皙的脖颈。这是他日思夜想的事情。


  Jack发出一声叹息,“你很坏。”


  “……我很幸运。”



评论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