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巴基真好吃

你好( ^_^)/很高兴认识你们
这里阿年
现在为小英雄产粮,关于出久天使的CP都吃得下,欢迎欢迎,努力成为那些大大们!
墙头 all久all all黑 盾冬盾 all邪

独家记忆PartA-上(CE/Sebs,rps慎入)

那么般配的人就应该一直在一起嘛!

icylove384:

·纯属杜撰,当au看吧


·还是摆脱不了的狗血小言风


·BGM:独家记忆---戳进全文可听


-----------------------------------


我喜欢你,是我独家的记忆。——题记



1


Sebastian远远看着躺在病床上的那个人。


他们曾是恋人,两年前因争吵分手。


而就在一天前,片场拍摄时发生意外——


金属支架从头顶坠落时,一股巨大而温柔的力道将毫无防备的自己推向一旁。


 


“他醒了。”伴随着这句话,原本安静的病房里炸开了一阵喧腾。


被众人簇拥着问长问短的男人脸上露出了疲倦而茫然的神色。


但是很快,他的视线便越过众人落到窗边那个熟悉的身影,而后牢牢定住。


 


“我这是在哪?”Chris微皱着眉低声开口,朝着对方投去嘶哑的问询,“我的头好像很疼……到底发生了什么,Sebby?”


 


2


“回溯性失忆,就是我们常说的记忆错乱的一种。我们检查了病人的头部,并没有淤血或者受创的状况发生,所以初步推断为精神类失忆症状,病人借由特殊的契机对自己进行心理暗示,回到他潜意识里最想回到的过去某个时间节点上。”


 


“也就是说,是他自己想回到三年前?”Scott难以置信地问。


“是的,相似的例子之前也有发生过。”医生很快不苟言笑地做出回答。


“可为什么是三年前,而不是别的什么时间节点呢?”Scott依旧有些不解。


 


没错,Sebastian也忍不住在心里腹诽,三年前……


为什么偏偏要是三年前?


毫无疑问,三年前的他们正陷在热恋期里,像每一对如胶似漆的情侣一样。




3


从医生办公室出来,Sebastian去了趟洗手间。


再回到病房时,Chris正靠着床头静静地半坐在那里。


“很抱歉,Scott已经跟我说明了情况……”他望过来,湛蓝的眼眸里漫溢着许多晦暗不明的情绪,“我为刚刚失口的无礼称呼表示歉意。”


“没关系,”Sebastian避开他的注视,“你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


 


“你明天还会来么?”Chris忽然问。


Sebastian愣了一下,然后笑笑:“要看时间安排,我会抽空来探望你。”


Chris点点头,像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


 


Sebastian逃也似地离开了。


 


4


“所以你是说Chris的记忆倒退回了三年前?”Chace在电话里得知此事后的第一反应倒是出乎意料地淡定,“你们不是一起拍戏么,你确定不是那家伙拿错了哪部苦情电影的剧本?”


“你知道我没有在开玩笑,”Sebastian有些无奈,“我刚从医院出来,一身的来苏水味儿。”


“好吧,看来你那泛滥的善意和同情心又要不合时宜地发作了,”电话那端嘲讽的声音透露着对方不爽的情绪,“听着Sebby,你们已经分手两年多了,你没有义务照顾他。”


 


“但是他救了我,”Sebastian说,“他是为了推开我所以来不及闪避,才会被掉落的钢架砸到,确切说来我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所以你就得捧起剧本陪他演旧情人的戏码?别天真了,当初先提出分手的那个人可是他。”


“那不是谁的错,也无关乎谁先提出,”Sebastian叹息着,“我们的确个性不合,难以长久。”


 


因为贪图新鲜而在一起,然而问题很快便暴露出来,事业正值上升期的两人同样的心高气傲,固执己见,站在一起时就像是彼此的镜子,于是最初的激情很快在接踵而来的争吵里消磨殆尽。


分开这两年多里他们几乎没有任何联系,原本两人的交际圈子也少有重叠,再加上一些若有若无的刻意回避——


直到美队3重新开拍,他才不得不正视必须再次见到对方的事实。


片场上,那个人迎着光走来,老朋友般冲他打招呼,脸上带着暌违已久的微笑:“好久不见。”


 


5


隔天Sebastian再次去病房时,只有Chris一个人在那——


Scott因为通告在身,恰恰前脚刚走不久。


到底是年轻,身体底子又好,Chris的精神状态和气色都大为好转。




“医生说再观察一周,我大概就可以出院了。”Chris笑着说。


“恭喜。”Sebastian坐在凳子上,心不在焉地削着一个苹果。


“我有个请求……说真的,我知道这很冒昧,你可以拒绝……”Chris犹豫着,最终还是开口,“我能够邀请你去我的公寓里住一段日子么?”


 


Sebastian一个失手,锋利的水果刀划破了指尖,殷红的血珠冒出来。


在他还没反应过来时,便被一双宽厚的手掌拉了过去。


“怎么这么不小心!”Chris心疼地指责道,然后下意识将受伤的指尖含进口中,如同之前每一次那样。


 


然后两个人同时愣住,僵硬地停住全部动作。


指尖传来温暖的触感,似乎果真平复了刚才那种丝丝缕缕钻入心扉的疼痛。


“抱歉我……一时情不自禁……我以为……”Chris松开手,窘迫地解释着。


 


“没事。”Sebastian迅速将手抽回,假装不在意地笑笑。指尖的刺痛又开始隐隐发作,似乎比先前更加深了几分。


“刚刚那个……请求,我没有别的意思,”Chris目光毫无章法地四处乱扫,说话也变得有些语无伦次,跟平日里一贯沉稳有礼的形象大相径庭,“如果令你感到不悦或者为难,我很抱歉。”


“会不会太打扰?”Sebastian思忖了一下,然后开口,“我这边最近倒是没有什么工作上的安排,过去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忙照应的地方也好。“




他清楚Scott最近很忙,根本抽不出时间来照顾自己这位倒霉的哥哥。


Sebastian暗自叹了口气。


Chace之前说的一点没错,他的善心又要不合时宜的发作了。


 


“太好了,”似乎没想到他会答应得这么容易,Chris露出毫不掩饰的惊喜表情,“实在是麻烦你了。”


“没什么,我们是朋友。”Sebastian回以一个客气的微笑。


 


6


Sebastian踏进公寓大门的一瞬间,恍惚中生出一种时光逆流的错觉,入眼的一切都那么熟悉。


当年两人决定分手后,一向性格温吞的他很快便搬出公寓,干净果决得没留下任何余地给彼此。


Chris这两年来却出乎意料地始终没有更换居所,明明他在纽约有不止一处的房产。


 


拖鞋和日用品都是双人份的——


当然已经不是当年的那套,应该是Chris提早交代Scott买好的。


两年前他是这屋子的男主人之一,而现在,Sebastian在心里提醒自己,他只是个客人而已。


 


“晚上吃什么?”墙上的钟表显示时间不早了,Sebastian转头问对方。


“花菜汤就行,你最擅长的,还有牛肉手卷。”Chris正在专注整理鞋架,闻言时脱口而出,然后才懊恼地想起两个人早就不是从前那种关系了。他的记忆又给了他错误的提示。


在一起同居的时候,Sebastian特意学了他喜欢的菜肴,在家时常常下厨做给他。而这仿佛才是发生在昨天的事。


 


“我去订外卖。”短暂尴尬的沉默后,Sebastian终于开口。


晚餐满满一大桌菜,异常丰盛,两人却吃得食不知味。


以往Sebastian亲手下厨做过那些食物的味道,之前并不觉得有多独特,这一刻,Chris却突然异常怀念起来。


 


7


晚上睡觉时,同床共枕的两人免不了都有些尴尬。


但是也别无选择,Chris的公寓卧室里只有一张床,king size——


还是当年他们俩为了滚床单滚得更愉快,一起去商场挑选的。


 


半夜,睡得迷迷糊糊的Sebastian听见身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动静,他也不甚在意,翻个身正要用被子蒙住脸,鬓侧忽然换来一阵很轻的触感。


带着热度的气息拂过耳畔和颈窝,有些痒痒的。


这让他立时便警铃大作,清醒过来。


 


他没有马上睁眼,而是继续装睡,心里胡乱地揣测着。


但Chris没有再作出任何更进一步的过分举动。


隔了片刻,那种近在咫尺的压迫感终于消失了。


 


那个人似乎下床走出了房间,很快,相隔一堵墙的浴室传来哗哗的水声。


Sebastian松了口气,却再也没有半丝睡意。


Chris始终没再回房间。


 


快天亮时,Sebastian假装去洗手间,经过客厅时看到阳台上那道熟悉的身影。


那个人并没有察觉身后客厅的动静,也没回头。


他似乎就一直站在那,对着窗外的街景吹了大半夜的风。


 


Sebastian放轻脚步回到房间,躺回床上时,枕头传来久违的熟悉气息,跟那人身上的很像。


像是有一只无形的手打开了回忆的闸,从前他们在一起时的点点滴滴,被时光掩埋的无数个昨天,这个公寓里发生过的每一幕场景,两年里都从不曾回想,这一刻却忽然全部跳了出来,老电影般又一次重复在眼前上演。


那些原本以为自己早就忘记了的,原来只需要一点点的蛛丝马迹,就能轻易勾起,并且如此明晰。


 


8


因为开拍第一天就出了意外,导致拍摄整体延期。


Sebastian不得不陪着忘得一干二净的Chris重新熟悉剧本。


正午的阳光洒进来,令人有些难以抗拒地昏昏欲睡。


 


Chris从剧本中抬起头来,看见的就是那人捧着剧本睡过去的模样。


头歪着,嘴角微微上翘,睡容恬静得像个孩子。


阳光落在他的发梢上,闪着灿金的光。


 


他忍不住想,这样美好的一个人,自己怎么会舍得离开?


 


好像之前每次看见对方,都觉得心底欲念大动,难以克制,忍不住将人往床上带,有时各自忙通告,难得周末碰个头,说不到两句话也总是滚到床上去。


他竟从未发觉,其实像现在这样,两个人静静坐在一起也是如此美好的一件事。仿佛做什么都是多余,做什么都是画蛇添足。


如果时间和记忆真的能停靠,就停在这里多好。


 


9


傍晚时Sebastian接到一个电话,心情很愉悦的样子。


他跟Chris打个招呼,说晚上也许不回来了。


出门前又特意整理了一番,明显是去赴约的模样。


 


玄关传来门锁落下的响动,Chris将视线从电脑屏幕上收回。


他很清楚自己没有追问或者说不的权利,如今的他们并非相互约束的恋人关系。


就好像眼睁睁看着原本属于自己的心爱之物忽然被夺走,愤怒却无能为力。




明明是正在热恋的爱侣,甚至一同计划着明年就去注册结婚。


似乎才一夕间,所有美好的一切便被颠覆了,简直就像是一场有人精心筹谋的恶作剧一样荒诞可笑。


如果真的是恶作剧就好了。




Chris突然觉得难以抑制的心烦,抓起车钥匙独自出了门。


 


三年的变化对人的影响可以很小也可以很大,对街那两栋拔地而起的大厦令Chris很是诧异了一番。


开车在城市里游荡时,路标都有了细微的变动,也因此他毫无意外地很快便收获了两张罚单。


Chris下定决心去买一张最新的交通地图,顺便把电子导航也更新了一下。


 


道路和建筑的变化可以靠更新导航完美解决。


Chris想,那么人呢?


如果记忆也像软件一样可以更新,Sebastian这个名字是不是就会被划除掉,是不是也就没有这么多苦恼和困扰。


 


但是他很清楚,这并非自己所期望的。


即使只是像现在也好,至少他们还保持着朋友关系,而不是彻头彻尾的陌路人。


这就足够值得庆幸了。


 


10


Sebasitan回到公寓的时候已经是凌晨。


Charles他们突然约他出去让他有些意外,他其实已经很久没过宿醉的夜生活了。


大概从当初下决心跟Chris在一起后,他就已经告别了从前那个玩心甚重的自己,决定认真经营这段感情。但却还是以失败告终了。


 


Sebasitan没有开灯,客厅里电视还开着。


他借着屏幕发出的微弱光线轻手轻脚走过去。


Chris窝在沙发里熟睡,微皱着眉头,面容有些疲惫。


 


他转头瞥了眼电视,然后蓦地怔住。


屏幕上那个裸着上半身的男人正抓着牙刷满嘴泡沫,在发现自己被偷拍时,一边发出抱怨,一边冲着镜头笑得开怀。那是三年前的自己。


他们一起同居时曾经拍摄过很多DV,也不知道Chris从哪里又把这些他以为早就被丢弃的东西翻了出来,放进影碟机里,坐在沙发上独自看了一整晚。




Sebastian叹了口气,走过去关掉电视机,然后进到房间里抱了一床毯子出来,轻轻盖在Chris身上。而睡着的人始终毫无所觉。


他想,无论如何,这都算是一个好结果。


这个人依旧身体完好,没有重伤不愈,也没有一睡多年。


 


现在自己眼前的不过是一层引人沉沦的温暖假象罢了。


等Chris恢复记忆,一切都会重回正轨。


他们这对本该陌路的旧情人,也就又到了说拜拜的时刻。


------------------tbc--------------------


原本只想写个一发完,废话太多就……扯长了【救命

评论

热度(5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