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巴基真好吃

你好( ^_^)/很高兴认识你们
这里阿年
现在为小英雄产粮,关于出久天使的CP都吃得下,欢迎欢迎,努力成为那些大大们!
墙头 all久all all黑 盾冬盾 all邪

【盾冬】谜一样的冬日战士

这篇文看了好几遍了,有种007大大的韵味,没想到大大的大大真的是007大大

小白花:

文案:
美国队长在找冬日战士,而冬日战士呢?
他坏掉了——各种意义上。

妇联全员日常,轻松逗逼向,糖,傻白甜。

注:AU,电影背景,吧唧没杀霍德华,猎鹰已加入妇联,以及各种设定。

Chapter 1

    整个神盾局都知道,复仇者大厦里住着一群怪人。

    他们是复仇者,超级英雄,世界的守护神,闪闪发亮的明日之星,但这些光辉身份并不能阻止人们觉得他们十分古怪。

    毕竟他们有异于常人,但对于弗瑞而言,比起这帮家伙的不务正业,古怪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只有黑寡妇和鹰眼这两名兢兢业业的特工还能稍微治愈一下弗瑞的满心忧郁,只可惜像娜塔莎这样能够把间谍时间当度假,枪林弹雨当业余锻炼,时不时还会主动加班帮着拷问敌人放松身心,真正地把工作、兴趣和生活完美结合的理想型职员可比超级英雄稀罕得多。

    而鹰眼——他单纯地只是为了给家里第三个嗷嗷待哺的小崽子赚奶粉钱,并一度坚信弗瑞拥有着一颗表里如一恶毒的内心,如果他胆敢玩忽职守消极怠工,指不定第二天弗瑞就把他们一家赶去住地下室。

    至于剩下的复仇者们,他们都表示自己很忙。

    除了失踪人口雷神,钢铁侠忙于挖掘身上每一颗新的闪光点,并把战甲仔细擦亮到能清晰倒映出自己英俊无双的脸。

    班纳博士温顺得像一只藏在实验室的兔子,他每一分钟都在努力让自己保持兔子的状态,并发邮件威胁弗瑞:加班会令我愤怒失控。

    猎鹰则义正言辞地表示自己只听从美国队长的命令,并且他的新翅膀是由托尼出资,并由托尼亲手制造,事后保养也得抱紧托尼的大腿,目前住托尼的吃托尼的,对于一个不出一分钱就打算对自己行使上级权利的独眼龙,山姆很有原则地拒绝:不约。

    美国队长在满世界寻找冬日战士。

    老冰棍斯蒂夫·罗杰斯在跋山涉水寻找另一根失忆的老冰棍巴基·巴恩斯。

    总之这群混蛋愿意去做除了保护社会秩序守卫世界和平以外的任何事,弗瑞气得脑门又锃亮了不少。

    终于有一天,弗瑞逮着机会堵住了斯蒂夫的去路,痛心疾首地指责斯蒂夫再也不像刚被挖出那会儿勤奋好学工作专注正直善良对世界充满爱,如今的他冷酷无情自私自利不尊重残疾人上司还带领着以托尼为首的小贱人们集体罢工就连拯救世界都不干了。

    斯蒂夫的一双蓝眼睛温柔得像风平浪静的汪洋,他神色凛然地回答:“我并没有放弃自己的理想,巴基是我的全世界,我必须先拯救他,才能拯救其他人。”

    弗瑞面无表情地说:“我以为你们是朋友。”

    “我们是朋友,最好的朋友。”

    弗瑞扭头就走。

    很好,国民偶像美国队长其实是个深柜。

    弗瑞一瞬间比较不出美国精神的象征有可能是个基佬和世界毁灭哪一个更加可怕,他痛苦地回到神盾局收拾好行装自己开着直升机跑了。

    我要给自己休假!弗瑞自暴自弃地想,就算美国队长穿着他的紧身衣在众目睽睽下对着他性取向未知的老友勃起,托尼把自己剃成秃子,浩克怀孕,鹰眼不小心把猎鹰射下来,黑寡妇出家,也别想让他回来工作!

  ----oo00oo----

    冬日战士在美国队长被自己在航母上酣畅淋漓悲情万丈地摧残得面目全非再被水淹得半死不活后就消失了,听闻斯蒂夫正处于三级伤残走路靠扶的状态他又悄无声息地冒出头,秉着记忆里尚存九头蛇内部核心机密的优势展开了复仇。

    其实他什么都没有想起来,大脑被清零还没几天,数据一时恢复不过来。

    但他心里总是记着美国队长那只肿得睁不开的右眼,非常土的紧身衣,更土的头套,很大的胸,和大胸配套的翘屁股,数不清的长睫毛,还有那双蓝眼睛里隐隐约约的水光。

    冬日战士觉得自己那一瞬间被美国队长的蓝眼睛长睫毛紧身衣巨乳屁股和淤青征服了,他想————

    这哥们儿对我真好,我打他他都不还手!

    因为觉得美国队长对自己挺好,虽然自己还是什么也没想起来但就这么打死太可惜,如果对方说的是假的他再来打一遍也没关系,抱着这样的心情冬日战士拖着自己沉重的钢铁手臂和更加沉重的美国队长从水里出来,然后扬长而去。

    冬日战士躲起来养了一天一夜的伤,在乌漆墨黑的地道里,他努力搜刮着脑袋里的一丁点儿存货,但无论如何都像在翻找一个空荡荡的抽屉,里边除了刚填上去的一点儿微薄的记忆就只剩下刻骨铭心的战斗本能。

    他觉得自己很没有内涵,因为一无所知,所以他开始思考人生,为自己创造新的记忆来填补空荡荡的抽屉。

    冬日战士给了自己一个疑问——为什么美国队长对他这么好?

    因为自己是他口中的詹姆斯·布坎南·巴恩斯,冬日战士的记忆力相当好,看见的听见的所有东西都会试图牢牢地紧抓在心,所以他也清楚地记得这一句。

    不,soldier,目前还没有事实证据能证明这个信息的确切性,冬日战士对自己说。

    所以是因为自己太英俊了。

    冬日战士对他的第二个答案十分满意。

    因为我很英俊,所以美国队长对我挺好,好到我打他他还不还手。

    无懈可击的逻辑!

    他决定出地道后找个能反光的东西看看自己到底有多英俊。

    一天后他出了地道,找了块金属片欣赏自己的脸,并决定把那双迷人的灰绿色的大眼睛列入自己身上的武器行列中,脱下打眼的黑色皮衣,暴力扒光桥底流浪汉的衣服据为己有,有条不絮地摸到九头蛇最近的据点。

    少了个皮尔斯,群蛇无首,冬日战士的复仇之旅十分顺畅,刚开始他还在内心微弱地质疑自己为什么要倒戈,然而几天后他的思考能力突飞猛进,逻辑推理节节高涨,大脑活性激增,虽然关于美国队长还是什么也没想起,却想起了九头蛇虐待武器的非人道回忆。

    九头蛇王八蛋,冬天出任务连羽绒服都不给,夏天出任务还不让穿短袖,十个科学家七个有口臭,洗澡限时供应热水他妈的才五分钟,只给自来水喝,每次都用离过期只剩最后一天的切片面包喂我,吃前还必须对着墙壁喊“Hail Hydra”,pancake撒盐不加糖,异端,没有苹果派,没有甜点,没有糖,只有吃起来像生化武器的能量棒!!!!

    冬日战士沉寂七十年的怒火瞬间被点燃了。

    还有那个洗脑机,那个七十年都没人想到要给它安上个麻醉功能的洗脑机,冬日战士很愤怒,觉得自己没有得到一点儿身为组织头号限量版奢侈品武器的待遇,尤其是对比产生美,他心里有了一个被打不还手的美国队长后,顿时觉得九头蛇就是一个狼心狗肺的王八蛋组织。

    当美国队长从三级伤残下不得地的状态悠悠好转时,愤怒的冬日战士已经像绞肉机一样把纽约地区残余的九头蛇组织给一股脑地打扫干净了。

    弗瑞对于死对头被自己磨出的利刃给绞了这件事每天笑得像老树开花,非常大方地帮着美国队长寻找他的巴基,然而随着九头蛇余党的消失,造就了一切血雨腥风的冬日战士也像人间蒸发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然而斯蒂夫并不知道,在冬日战士离开纽约之前去了一趟美国队长的纪念馆,他藏在人流之中,看着模特假人身上那件熟悉的很土的美国队长紧身衣,和虽然也很土但比美国队长的好看一点儿的巴基蓝色棉袄,还有看起来还挺可爱的豆芽队长和不穿衣服显然比穿上衣服可爱一万倍的巨型豆芽队长,终于看到了那段黑白录像片。

    美国队长没有骗他。

    影片里的两个人都那么可爱,冬日战士盯着那段影片连续看了十几遍后,头一回如此想找回他丢失的记忆。

    抽屉里多了一小块碎片,里面有大雪纷飞,有破烂火车,有他的蓝色棉袄。

    冬日战士决定偷渡去西伯利亚。

评论(3)

热度(9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