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巴基真好吃

你好( ^_^)/很高兴认识你们
这里阿年
现在为小英雄产粮,关于出久天使的CP都吃得下,欢迎欢迎,努力成为那些大大们!
墙头 all久all all黑 盾冬盾 all邪

【Evanstan】尴尬时刻 一发完

Seb声音是真的苏😚

桂七:

*
床伴逐个数的神奇脑洞,打不死我。
其实时间线全是错的,关于最后的录音百度百科也有提到也确实是一个有点意思的人配的但绝对不是sebby。
OOC到突破天际。
生物零分的我不要问我奇怪的反应哪里来的。


*


如果说一个男人——和一个还算是别具风情的女人一起躺在床上亲热时,却被电话答录机里的男声撩起了兴致。


那么可以说他就一定是gay吗?


不,一定不会是这样的。


大直男Chris瘫坐在靠背椅里仰望着摄影棚刷着灰白色油漆的天花板想。


至少他以为,曾经以为,自己多年的演艺生涯就算演技还不能算是精湛,但至少像在拍对手戏的时候有尴尬生理反应的情况还是可以避免的。


他拍了全裸,半裸,甚至有双方全裸的镜头,他都处理得很好。


然后就在最后一个几乎是最平淡的镜头里出了岔子。


一定是因为临近杀青的荷尔蒙错乱导致的,一定是。


“额...嘿,Chirs,”导演的小助理悄悄凑了过来,他几乎被这突如其来的打扰吓得打了一个哆嗦(天知道他这时正在想些什么),“导演想要你去重拍那个镜头...那个...额...你知道的...他问你能不能在十分钟内回去...”


他扶了扶额,然后勉强扯开嘴角,歪头,努力用镇定的神情看向那个脸颊有点微微泛红的小助理。


“当然...额...实际上,现在就可以。”他越是把自己的语气说得正经,越好像他真的是心虚的样子。


很好,全剧组都知道了。


还好他们只是以为他对女主角起了兴致。


但等到他再次搂着女主重演那个场景时,答录机里的声音变了,换成了另一个更加具有“失败者”气息的声音。


他必须承认他有点被吓到了,害怕导演刚好有辨别人性取向的慧眼然后刚好看出了他尴尬的原因,不过还好,导演告诉他这只是为了电影效果。


他有点失望,他其实还蛮期待再次听到那个带着点欧洲口音的声音的。


噢闭嘴吧Chris。


他对脑子里那个像是疯了一样的Chris说。


*


杀青派对一直拖延到了三天后,而那三天对Chris来说简直像是一个世纪那么长。


他简直像是回到了青春期,怀着稚嫩愚蠢的少年之心想要去要路上遇到的某个辣妹的电话号码,甚至看起来那个对他来说确实要更容易一些。


Chris把自己淹没在了酒店的按摩浴缸里,就像Colin一样,还盖着一层泡泡。三天以来他每天都似乎在怀念答录机里的那个声音,那个带着些欧洲口音的声音,他甚至开始勾勒电话那头男人的容貌,大概是有点婴儿肥,看上去软软的样子,笑起来应该很甜,可能是金发,哦,不,可能是棕发,如果是那样的话真是太好不过了。


他扇了自己一个巴掌,突然抬起的手臂带起了许多泡泡,就像那些很多年前他的姐姐喜欢在深夜档里看的那些肥皂剧一样的场景,他觉得只要再加点粉红色他的人生从此就彻底告别了直男道路然后就在这时他看到了洗手盆旁摆着的粉红色肥皂。


很好,太好了。


他通过了几乎一个晚上的时间重新登上了只有青春期的自己才会去看的成人电影网站,在看了无数个晃着大胸的金发女郎后安慰自己其实喜欢的还是女人以后在太阳几乎跳出地平线的那一刻才睡了下去。


很遗憾,他做了三个小时关于那个答录机声音背后男人的梦。


直到早上他发现自己半勃时才感觉到原来这世界上还有比在片场起生理反应更令人尴尬的事情。他这才明白过来这不仅仅是该死的荷尔蒙错乱而是一种冥冥中命中注定的东西。他躺在床上花了五分钟思考他在向家人,尤其是当着Scott面前出柜的场景。他要怎么说?他当了二十几年的直男然后被一个男人的声音给掰弯了?他似乎已经听到了Scott爆发出的非常“Evans”式的狂笑,然后他翻了个白眼,侧过身扯过枕头打算继续睡觉。


脑海里却开始构思起下一次返回片场的时候要怎么样去偷偷瞄一眼卡司名单,他拍了拍自己的脑袋,从未对诚实的自己如此讨厌过。


床头柜上的手机屏幕亮着,他抓过手机来看,满满一屏幕的短信和一连串的感叹号。还是那个小助理,连续发了十条短信让他赶紧来杀青派对,第一条是一小时前的消息最后一条还是五秒前新鲜出炉的。


好吧,看来这是最后一次机会了。


Chris对自己说。


让我们去找到那个小妖精。


*


杀青派对很成功,Anna就像电影里展现的她一样非常擅长调动气氛,加上另一个Chris的存在,他的逃跑计划也很成功。


幕后卡司的名单非常非常长,更何况是一个标为“Recordtape”的名字,幸好Chris事先跟小助理要了保存名单的办公室的钥匙才换来足够的时间。噢那个可怜小助理,大概已经无数次倾倒在了Chris的“直男”魅力里。


他对此是有点愧疚的,但是很快把愧疚嚼碎咽了下去,一共三个名字,没错,都是来自“Recodtape”,天哪他感觉自己非常想要冲到导演面前揪着他的领子问他到底是有什么毛病要为一个录音带子选三个演员的声音。


上帝啊,为什么这三个名字一个比一个长。


他试着速记下来但是门外面的脚步声让他有点做贼心虚起来,他胡乱把桌子上的捣得一团糟并且打算假装自己只是在找什么东西。


“天哪,Chris,你在干什么!”小助理走了进来看着乱七八糟的桌子叫了出来,“你拿着卡司名单干什么?”


恋爱看来确实会让人变得愚蠢。他把桌子弄乱以后却忘了把他最想藏起来的秘密公之于众。


“额...我只是想看看...这部超棒的电影幕后都有着谁!你知道的,一部优秀电影往往需要大量的演员、群众演员、音效演员....”扯谎技能和青春期的自己一样蹩脚,Chris几乎对自己绝望了五秒。


“好吧。不过记得把它们恢复原样好吗,就当是帮我一个忙?天哪我为什么会吧钥匙给你。”小助理背过身走了出去,就像过去那些对他失望的姑娘那样,只不过这次他心里一点难过的味道都没有,反而是从来没有如此怀念过那家强行符合标准的五星酒店。


*


到Chris终于回到酒店的大床上时,他先是沉思了五秒,决定自己是否真的要看那个男人的真面目。他甚至做好了对方是一个大腹便便甚至秃顶的中年男人。


但到他排除到最后一个人时,他从未如此感谢过上帝。


Sebastian Stan,一个来自罗马尼亚的小妖精。就像他想的那样,有点婴儿肥,干干净净的下巴凹陷处让他看起来甚至有点可爱——他不知道这样来形容一个男人对不对,但他脑子里只剩下了这一个可以形容对方的单词。


又一个第二天当他跑到健身房被他的健身教练问道为什么眼睛上的黑眼圈那么重时,他又撒谎了。他告诉他的教练都是因为该死的杀青派对,而事实上他只是又花了一个通宵的时间看完了Sebastian所有出现过的荧幕镜头和访谈,特别是政坛野兽那一部,当然。


那天以后他每天都在想自己接下来要怎么做,按照以前的流程——认识一个女孩,要到她的电话号码,来一个晚上畅快的闲聊,然后是连续一星期的肉麻表白。Chris发誓他从未如此需要过Scott。


罗马尼亚小妖精出现在他每晚的梦境里,他在他非常私人的推特账号上关注了他,留意着他的每一部作品,他悄悄称他为Sebby,然后用所有有关可爱的词汇形容他,他觉得自己快要疯了,疯狂地暗恋一个甚至没有一面之缘的人。


然而上帝在冥冥中真的为他牵好了线,他的经纪人再次打来电话问他是否愿意参演漫威的《美国队长》,他虽然和过去一样依旧保持着拒绝的态度但又无意识地看了眼经纪人发来的制作团队的名单。


Sebastian Stan的名字就在卡司阵容里,而且还算是在前排,他得到的角色是Bucky Barnes,美国队长的挚友。Chris发誓他在看到的时候才没有连续赞美了上帝一百次然后几乎颤抖着告诉经纪人他想考虑考虑这个问题。


诚实遵从自己意愿的Chris Evans很快去参加了漫威的试镜然后很快参加了试装,他确实是一个好演员,Steve Rogers的角色简直为他而生。


他反复出入着试装的棚子,盼望着能凑巧遇上Sebastian,他小心修剪自己长出的每一寸胡须希望给对方留下好印象。


真正遇到Sebastian的时候,几乎比他第一次“遇到”Sebastian的时候更加尴尬。


Sebastian的真人比照片和视频上的他更有魅力,正穿着军装的他腰线和双腿看上去该死的诱人,眼角和嘴角流露出细碎的笑意让他几乎不能呼吸。


“嘿,Sebastian,看,Chris也在这里!多棒的巧合啊!”负责服装的姑娘非常高兴地向Sebastian介绍着他。是的,完美的巧合,大概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每天在试装以后会软磨硬泡磨上三个小时才离开。


“你好啊Chris。”Sebastian别过头看着他说,蓝眼睛里闪烁着笑意,他发誓他想从美国队长手里把Bucky抢来占为己有,谁让他看上去那么诱人而且声音还那么低沉软糯。


上帝啊,让我去死吧。Chris不可控制地想到,Sebastian比他曾预想的还要完美。


“哈,你好,Sebby。”说完这句话的Chris大脑连续短路了三秒,他身边的人也静止了整整三秒,天呐,他似乎一遇到和Sebastian有关的事一切就会毫不意外地向尴尬的方向发展开去。


“额...我们的Chris总是非常的热情,对吧,Chris?”还是一旁的那个姑娘替他解了围,他的大脑极速重启然后强装镇定地笑了起来。


Sebastian的表情很复杂,他在心底祈求自己如此怪异的举动不要给对方留下糟糕的印象。


*


Chris和Colin也许还是有些相似点的,比如说他们在遇到某个人之前从未保持过一段长久的关系,但后来Colin遇到了Ally而Chris遇到了Sebastian。


他一直小心翼翼地不去捅破那层窗户纸,但始终无法克制地在访谈上向所有人夸赞Sebastian,世界上最甜蜜的小孩,是的,他绞尽脑汁才把对Sebastian的形容从“可爱”换了过来。


Sebastian重新回到剧组的时候,比过去明显壮了一些。冬兵是个不太好驾驭的角色,但Sebastian也是个很棒的演员,他的表演经常会让Chris感到惊喜,关于Sebastian的每一个新发现都让他惊喜不已。


他像是中了一种毒,名为Sebastian的毒。


Sebastian和剧组里的每一个人都没有亲密和疏远之分,他对待每一个人都一样,礼貌、耐心,让人挑不出毛病。队2拍摄里的每一场对手戏的结束,Chris都悄悄多看几眼Sebastian,有时候Sebastian的眼睛里会多几分波澜,这让他觉得仿佛是对方对他的回应。他已经彻底沦为了Sebastian脚下匍匐着的追求者,他祈求着拥有对方但又害怕自己的操之过急会让自己永远失去他。


宣传期的他一直很克制,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对待所有人都是一个样,但他总是忍不住对Sebastian多夸几句,在每一个礼节性的拥抱里多享受几秒,在遇到令他捧腹的笑话时会习惯性向旁边仰去并抓上对方的左胸,但Sebastian是不一样的,他在意识到自己在抓对方胸的时候拿出了他这辈子最值得钦佩的演技才在无数闪光灯下保持着镇定掩饰尴尬。


有时候他觉得,Sebastian是感觉得到自己对他那一点和旁人不同的更加灼热的视线的。Sebastian会在访谈里赞美Chris,有时候他觉得对方一定是很喜欢自己才能扯出那么多溢美之辞,每次他在自己这么想以后都狠狠抽自己一巴掌。而他真正想杀死自己然后永远消失的那一天是在他们电影上映后几个人自发的小型聚会上。


Sebastian站在酒吧冷色调的光下,侧脸的线条看上去比往常更加俊美,头发被一齐梳向右侧,手指还时不时去打理那几缕垂下的头发,身上胡乱穿的深蓝色衬衣在灯光下更显深沉,衬着他眼睛里闪动着的光。


Chris坐的离Sebastian很远,又刚好是在Sebastian看不到他但他能看到完整的Sebastian的位置。他看着Sebastian和Anthony谈论时嘴角的笑意忍不住灌了自己一杯又一杯的威士忌,直到自己微醺,然后犯下了他绝对不会原谅自己的事。


“Hey,Chris,”Anthony晃着酒杯走了过来然后拿起手机给Chris看社交网站上的“迷妹”们对Stucky的解读,还包含着些Evanstan的东西。“Sebastian说这些都是鬼扯,反而我觉得很有道理,你觉得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他们的猎鹰也醉了,大概只有Sebastian是清醒的。


Chris非常认真地看了迷妹们的解读,他们都看出来了,他对Sebastian的那一点特别的感情,被人知道(即使只是连迷妹自己都不敢相信的)事实的感觉让他感觉到自己那么长时间里藏着的东西被一点点挖了出来然后一直膨胀开来,他的胸腔里有什么东西堵地难受,灌下肚的威士忌又像火烧。


“可是他们是对的,”Chris感觉自己的鼻音重了些,对他来说大概算是哭腔,“我真的,真的,很喜欢Sebastian。”


他们的黑人兄弟爆笑起来拍着Chris的肩膀夸赞他的演技,在灯光变换着的间隙里他看到不远处听到他的话的Sebastian嘴角的笑突然凝结起来,直勾勾地看着他。


完了,Chris想。这太像一个玩笑了。


*


上帝一定很爱Chris,又或许是因为Chris每天都在向上帝表达自己多么感谢Sebastian会出现在他的生命里。总之他们终于到了坦诚相见的那一刻,而且感谢上帝他们还没有打起来。


“额...嘿,Sebastian,听着,我发誓我刚才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不能再真了。”Chris酒已经被吓醒了一半,两个人独处的宾馆房间又让他感觉燥热至极。


“闭嘴,Chris。”Sebastian的唇角微微上翘,黑眼圈勾勒出的眼睛仿佛在挑逗。


“我真的不敢相信,Chris。”


“额...如果你想要听解释的话,我可以把我从2011到现在所有的网页浏览记录给你......”


Sebastian按下了暂停健然后掏出了手机,打开了他的云端储存然后举到了Chris面前。Chris觉得自己此时一定做出了Sebastian标志性的那种吃惊的表情,屏幕上满满都是自己的照片,从很久以前开始,到剧组里从未流传开的。


“...好吧...这个我真的没想到...”Chris更加难以呼吸了,Sebastian身上的味道此刻萦绕在他的鼻腔,他觉得那样的尴尬时刻很快就要到了,然后果不其然。


“怎么样?”Sebastian在勾人,一定是,他的罗马尼亚小妖精身上散发出了致命的吸引力,他凑在Chris耳旁低语着,用着他那低沉迷人的嗓音。


“停下,Sebby,天呐,快停下。”Chris深呼吸了几次后说道,额头上已经汗涔涔。


“天呐,Sebby,你知道吗,我是先爱上你的声音的。”Sebastian没有动,依旧凑在Chris的脖颈边,温热的鼻息喷洒在皮肤上的感觉让他发烧。


“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了...还是在拍《床伴逐个数》的时候,我那时甚至还没见到过你,你为他们录过一段语音,你记得吗...”


Sebastian开始不安分起来,他的嘴唇蹭了蹭Chris的脖子然后是胡渣,他用若有若无的亲吻夹杂着闷哼声回应着Chris。


“噢,从那以后我每天都想着你...”Chris忍不住喘起粗气,Sebastian在蹭着他的耳垂,伴着亲吻和轻咬。


“我看了你所有的作品,在我找到你的名字以后....”


Sebastian对他的玩弄还未结束,虽然只是小心蹭着他的脖子以上的部位但他觉得他可能很快就会窒息,他想要更多,但又害怕轻举妄动会毁了这一切。


“你太美了...你知道吗...”


“从你的声音到你的容貌,你给了我太多惊喜....”


“再到见到你真人...”


“你比我曾想象过的一切都更加完美...”


“你简直就像是一个奇迹...”


Sebastian停了下来,嘴唇和脸颊都比先前更加红艳,他舔了舔嘴角,仿佛在邀请Chris来亲吻。


“Chris Evans,你为什么就不能早点说?”


“我......”


“上帝啊,你应该知道我在更早以前就迷恋上你了.....”Sebastian的眼神突然认真起来,带着点荷尔蒙和酒精混合起来的迷离神情,“你知道我等现在这一刻等了多久吗......我几乎从来没有掩饰过你却从来都看不出来......从美国队长1开始拍摄的时候我就从来没有掩饰过我对你的崇拜....”


“Sebby......”


“我很讨厌这么说,”Sebastian说,“我知道你从我给《床伴逐个数》录音的时候就开始想上我了。”


Sebastian把Chris推到了床上然后爬了上来骑在他的身上,Chris听到这句熟悉的句子时几乎真的窒息了,上帝知道他有多熟悉。


“现在如果你闭嘴的话,我想你可以如愿以偿了。”

评论

热度(194)

  1. 长生翼阿近 转载了此文字
  2. lyushuang阿近 转载了此文字  到 lüshuang
  3. 吧唧巴基真好吃阿近 转载了此文字
    Seb声音是真的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