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巴基真好吃

你好( ^_^)/很高兴认识你们
这里阿年
现在为小英雄产粮,关于出久天使的CP都吃得下,欢迎欢迎,努力成为那些大大们!
墙头 all久all all黑 盾冬盾 all邪

【Stucky无差】种队长(一发完)

哇!“steve 说“的游戏好可爱啊!中间差点看哭了。。。

土星环:

*给StuckyParty场刊的文章,419真的过得太开心,Staff姑娘们辛苦了,收了很多无料,爱大家❤ 明年我们再约起吧! @魔都StuckyParty_2015 


*CP为Stucky无差,文章内容如标题。希望大家喜欢这个故事XD




事情发生时他们正在同一群发了疯的小机器人战斗,Bucky离Steve没那么近,然而他仍然在战斗间隙留心着Steve的一举一动——这简直已经成为了一种源于血液的本能,从Steve还只是布鲁克林的男孩开始——只是一个瞬间,就那么一眨眼的时间,一道诡异的绿光闪过,Steve就那么,在Bucky的余光中消失不见了。


与此同时,所有的小机器人都瘫痪不动,如同耗尽了所有的能量。Bucky疾步奔去,那里却再也不见Steve的踪影,地上只留下了星盾和他的红蓝色的制服——以及布料包裹之中,一粒椭圆形的、散发着蓝色光晕的种子。


“嗒哒,看起来有人要把他的队长重新种出来啦!”一道绿色的光门凭空出现,邪神Loki穿着他那身华丽的高定款莎士比亚戏服缓步走出,笑吟吟地盯着捧着种子发愣的Bucky。


Bucky抬眼看他,毫不犹豫地举起枪,里面的子弹对准着邪神的心脏被全部打空;然而他没打中,子弹穿过了邪神的身体,没留下任何伤口,后者依然笑容不减:“嗒哒,看起来我不是很受欢迎啊!”他说,打了个响指,人随即消失不见了。


“发生了什么事?队长呢?我刚刚看到了Loki?”钢铁侠从空中落了下来,面罩打开,Tony迫不及待地发问道。


Bucky怔怔地站在原地,不知该如何回答。他伸出手,露出了躺在手心中的种子。


 


第一天


Tony和Bruce带着种子走进了复仇者大厦的实验室,几个神盾的科研人员也在。Bucky就站在那外面,身上还挂着战斗时所用的十余柄枪械,不进去,不说话,不动,不离开。


几个小时之后Bruce出来了,手里抱着一个白色的花盆,里面的土壤散发着清新的自然芬芳。“James,这件事可能非常匪夷所思:这粒种子有可能真的是队长。”他说,语气中带着他惯有的温和,“种子发射出一种特别的波动,同队长血清中的某种成分一模一样。我们尚不了解原因,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把种子种下去,继续观察,神盾也会继续寻找队长。”


Bucky接过花盆,点了点头。


“放在阳光充足的地方就好,每天两遍水。”Bruce继续说,他试探地看着Bucky的眼睛,“就交给你了,James,好吗?”


Bucky又点了点头,转身走了。他始终没说话。


 


他回到了二十三层的起居室里。哪怕已经住进了复仇者大厦、与复仇者多次一起战斗,这层他仍然不常来,他甚至不觉得自己是复仇者的一员,虽然事实上他正穿着带复仇者LOGO的T恤——空闲时间他更多做的是呆在自己的房间里,或者训练室。Steve经常会叫他一起加入复仇者的电影之夜,就在起居室那几个大而舒适的沙发上,他拒绝了大部分,小部分时候他会坐在Steve旁边,不吃一口爆米花,也不喝啤酒,安静地度过电影时光。


起居室没人。他把花盆放到了落地窗边,然后挨着花盆坐下。下午的阳光带着平和的温暖,给予着种子能量。“Steve。”他说。


种子没有回应他。但是他开始相信那就是Steve了,他在种子旁边,感受到了那种只有Steve能给他的平和。


 


第二天


Bucky醒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来到了起居室,花盆仍然就在窗边,Tony也在,似乎刚刚在实验室结束了通宵,手里端着杯不知道掺了多少威士忌的咖啡。见他走近,Tony冲他露出了一个睡眠不足而显得迷迷糊糊的笑容,“嘿,吧唧,看这儿,队长发芽啦。”


Bucky凑过去看,白色的花盆里,泥土中间,一丁点儿新鲜的绿色冒出了头,一个嫩芽,两片显得颤颤巍巍的小叶子。


“队长我来给你送水啦。”Tony开心地说道,伸手就要将手中杯子里的威士忌咖啡往花盆里面倒。金属手臂带着猛烈的力度瞬间握住了他的手腕,Bucky杀气腾腾地瞪着他,而MK装甲一片又一片地蜂拥而至,将Tony牢牢地包裹成了钢铁侠。


Tony有些搞不清状况地眨了眨眼,“干嘛,Jarvis?”


“Barnes先生,Sir并未给Rogers队长任何酒或者咖啡,您可以不必如此紧张。”电子管家的声音柔和地响起。


Bucky瞪视了他几秒钟,随后松开了他的手腕,仍然一言不发,重新将白色的花盆捧在手里,离开了起居室。


 


他来到了二十九层,来到了Steve的房间,那里一尘不染,一切都整整齐齐。他捧着花盆坐在Steve的书桌前。Steve经常会坐在这里,有时看书,有时画画,时不时抬头和他说些什么;他则坐在不远处,大多数时候什么都不做,只是发呆,眼睛看着不知名的某处。


他很少望向Steve。他不希望自己的目光在不知不觉中透露些什么——而一旦望向Steve,他根本没办法收回他的眼睛。


拉开抽屉,那里有Steve的整套画笔,他选出了蓝色和红色,然后下笔,为白色的花盆涂上了新的图案。


画得很烂。能够平稳握着各种枪械的右手在拿起画笔的时候却忍不住抖动。他始终没办法画出完美的圆形,但是花盆上面歪歪扭扭的星盾让他心情愉悦。


Steve会喜欢这个图案,他会露出那种愚蠢的笑,闪着眼睛看向Bucky,直到Bucky仓促地挪开目光。他想着,将花盆放在了窗边。不知是风的吹动还是他的错觉,他看到花盆中的嫩芽动了动。“Steve?”他叫了一声,然而这次嫩芽再没动了。


说不上是失望还是什么,他只是……好吧,他恼怒地想着,承认这点世界又不会爆炸——他只是开始想念Steve了。


 


第三天


Bruce进门的那一刻Bucky瞬间从沙发上跳起,手中的枪的保险打开,枪口冷静精准地对着他心口。Bruce马上站定不动、平稳自己的心跳,“James,是我,我来看下队长。”他温和地说。


Bucky瞪视着他,他的眼神逐渐清明,仿佛终于看清楚了自己身处何地,自己眼前的是谁。“抱歉。”他低声说,将枪械收起放回到了Steve的沙发下面。


“没什么。”Bruce说道,走向了窗边的花盆,“你在这里睡的?”他随口问道。


明知故问。“恩。”Bucky抿着嘴说。他原本只是想在花盆旁边多待一会儿,睡着的事,始料未及。


植物长得很快,昨天只有小小的两片叶子,今天就已经长出了枝干——柔弱细瘦的枝干,颇有些力不从心地挂着五片叶子,鲜嫩的绿色带着一种坚定的生命力。


“花盆很漂亮。”Bruce说道,抬头给了Bucky一个微笑,“队长会喜欢这个的。”


听起来像是个夸奖,而Bucky不知该如何应答,他最后只点了点头。


“长得很快。”Bruce仔细观察着,“我不知道这是哪种植物,不过似乎有些营养不良……”他停了停,“神盾一直在寻找队长,但是目前为止没有任何发现。James,我该给他多一次的检查,你觉得呢?”


Bucky不知道为什么Bruce要就此向他征求意见——Steve当然不是他的,Steve不属于任何人——但是这种感觉不坏。“好的。”他说。“早饭之后,我去实验室。”


“好啊,好,早饭之后。”Bruce笑了起来,眼角的每一条皱纹都显得神采奕奕,他站起身,“你会给他浇水,是吗?”


“我会的。”Bucky点点头。


 


Bucky没等到检查结束就被神盾召唤到了另一个战斗现场,回来时已是深夜。他来到Steve的房间,那盆Steve草就安静地待在窗边,旁边放着一张字条:“吧唧,已经给队长浇过水啦。”落款是一支箭穿透了两颗心的图案,Bucky认得那是Clint的笔迹。


只是半天多时间没见,植物的枝干已经长得更高了,又新长出了两片小小的叶子。他在花盆旁边靠窗坐下,然后一切就陷入沉寂之中。


好吧,说点什么,该说点什么,鉴于现在他是可以发出声音的那个。


“今天干掉了一些会喷烟的小外星人,很丑,捏住会爆炸,恶心。”Bucky开口,他的身上还有小外星人爆炸后留下的黏液,他也不知道为何自己要先来到这里同一棵不会给出任何回应的小草说话,而不是去浴室把自己清理干净。


“Coulson在现场,说还没能找到任何你的踪迹。Natasha说我该多说话。”他继续说,听起来有点像自言自语,提到队友名字时,声音中带着一些生硬——Steve在的时候,他太少说话。“她说我应该保证每天至少说一百句话。这很荒谬,没人会去数每天到底说了多少句——但是一百句也太多了。我今天说的肯定不够。不过就算不够又怎样?我才不会为了那个来跟你絮絮叨叨。”


事实是,航母事件后,他从来没有对Steve说过这么多话,大多数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是Steve在说,他在听——Steve其实也并不是一个多话的人,他只是想多和Bucky交流,这点他们两个都心知肚明。


Steve草没有回应他。现在这棵小草已经有七片叶子了,最下面的两片叶子不小,主枝干仍然很细、很脆弱,显得有点摇摇欲坠,这让Bucky想到了从前的Steve。


小时的Steve。很瘦弱,很矮小,看起来有些营养不良,四肢都细得要命,脸色总是病态的苍白,经常咳嗽地弯下自己仿佛下刻就要折断的腰——但他总是尽力挺直着自己的脊梁。他从来没有向任何人或者任何黑暗低头过。


年少的Bucky为这样的Steve又爱又恨。他打心眼里佩服他,又在他真的受到伤害后愤恨不已。他埋怨过Steve,在他帮Steve的伤口抹药的时候,在他从垃圾箱边找到遍体鳞伤的Steve的时候,在他抱着断了一根肋骨的Steve跑向诊所的时候,他愤怒过生气过,他曾经对Steve破口大骂,他曾经为“如果自己晚到十分钟”这个假设惊骇到喘不过气。


这些只发生在Bucky小的时候。稍大了一点后,就再也没有过了——他很快就弄明白了,Steve没办法也不会改变这些,这正是那个人心灵最基础、也是最坚定的组成部分。


 


如今的Bucky回忆着八十余年之前的种种,就好像在翻看一本陈旧的书,曾经真实的带着热力的情感只变成了书页上一行行的文字。他很少触碰Steve,他会尽量避开任何同Steve的身体接触,然而现在,他忍不住伸手触碰了一下叶子——右手,小心翼翼、简直带着些胆怯的触碰,那触感仿佛有魔力,就好像一团火焰,从他的指尖点亮了。


“我知道你听不到我。但是我能感受到你,好像你仍然就在我身边一样。”他说,沉默了一下,复又坚定地开口:“我喜欢待在你旁边。”


他从没和Steve说过这句话,在Steve找到他、在他们回到这里并肩战斗或是其他时候,他从没这么说过,他不善表达,这种话对他而言过于温情。他想Steve或许知道,但是现在,他想说出来,给这棵草听。


花盆没有爆炸。房间没有爆炸。Natasha说的对,或许“表达”不会把一切搞砸掉。


“我得走了。”他站起身,抱起花盆在自己眼前平视着,“晚安,Steve。”


草的叶子突然动了动——没有风,Bucky这次确信自己没有看错,“Steve?”他提高点了声音,“是你吗?”


“Bucky。”他听到了那个声音,Steve的声音,轻轻的,和窗外的月光一样轻。“Bucky。”这种感觉很奇妙,声音仿佛并非通过Bucky的耳膜传到他的脑中,而是,如同直接在他心间响起。


“Steve,你能听得到我说话?”Bucky的心跳变得急促,“你在吗?”


叶子再次动了动。“Bucky。”Steve的声音传来。


 


第四天


“你是说这棵队长草会说话?啊哈,还不是声音的说话?”Tony盯着眼前的植物,草又长了许多,已经有十几片叶子了,只是主枝干仍然瘦弱得要命,“对了,你已经搬家去了队长房间的沙发吗?听到他声音的时候正躺在上面做什么呢?”Tony咧嘴笑了,冲着Bucky使了个眼色。


Bucky根本没抬眼看他:“是的,Steve会通过这棵草说话,他刚刚说我可以揍你,别揍死就行。”


“问过我的战甲了吗,吧唧?”Tony挑了挑眉,不甘示弱。


“好啦好啦,你们俩,”Bruce觉得有些好笑,一边说着一边摆弄着仪表,“James,队长说了些什么呢?”


话音刚落,一块显示器里面的一条平稳的波动突然跳跃起来,几台仪器同时发出了“滴滴滴”的声响,持续了五六秒后才又归于平静。“哦……说不准队长真的会说话也不一定,你听到了?队长的声音?他说了什么?”Tony语速极快地发问。


“你们听不到?”Bucky说,他缓缓地环视,“Steve说,他很好。”


“Bucky,我很好。”Steve说,他的声音好像炉火,让Bucky的胸膛一片暖洋洋。


 


第八天


这次和Clint、Natasha共同出动的任务持续了几天,飞回纽约后那两人很快不见了踪影。Bucky走进复仇者大厦,Jarvis的声音随即响起:“Barnes先生,Sir与Banner博士在实验室等您,Rogers队长植物也在。”


Bucky推开实验室的门,Tony抬头看他,椅子向旁边滑开,露出了那株翠绿色的植物:“吧唧,来看队长长得多高啦!”他兴高采烈地说道。


已经不是那棵弱生生的小草了,现在植物有近半米高,很多叶子,主枝仍然很细,却坚定地支撑起几条旁枝。


“我们给队长换了花盆,”Bruce笑着说,“你会高兴给他的新花盆加上些颜色的。”


Bucky伸出手轻轻触碰了一下叶子、又迅速地收回,但那触感让这次任务所带来的疲倦、焦虑等等情绪全部一扫而光,好像常年不见光的地下室中,面对太阳开了一扇窗。


旁边的仪器叫了起来,“哇哦,你回来了可让队长心情不错。”Tony说,伸手将空中的一个屏幕推到了Bucky面前,上面是一条光滑舒缓的曲线,“认识下你自己吧。”


“什么?”Bucky反问。


“你刚刚听到了队长叫你的名字吧?就是那种,怎么说来着——心灵传输一样地叫你名字?”Tony说,眨了眨自己大得过分的眼睛。


“……你怎么知道?”Bucky抿了抿嘴。他的确听到了Steve叫他。他有几天没听到Steve的声音了,那句“Bucky”在他心间响起的时候,他的胸口再次为暖意所充满。


“我们仍然无法确定这株植物属于哪个种类,我猜这根本不是地球生物,但植物会时常向外扩散一种波动,这就是他的声音——我们可以用仪器捕捉,但是听不到,James,你是唯一能听到的。队长说的不多,可能他只能通过植物发出一些简单的字眼,不过,这个波动片段——或者说这个单词,队长重复了很多很多次。”Bruce说,目光透过镜片显示出一些愉悦,“我和Tony想,队长会重复哪个单词这么多遍、而只有你能听到呢?”


BuckyBucky是那个词。


“我得说,这挺浪漫的,我已经打算把故事卖给影视公司啦——等等,我可以自己开一家影视公司!怎么样吧唧,准备好当男主角了吗?你会是史上第一个爱上植物的男主角。”Tony喋喋不休地说着,甚至已经给电影想好了名字,《恋上植物人》什么的。但是Bucky几乎完全没继续听他在说些什么。


Steve也在想念他。这个认知让他无比地欣喜又紧张。


他捧着那个花盆,花盆在靠近他心口的位置。


 


复仇者大厦不是纽约最高的建筑,但还是让他们离星空更近了些。晚风带着些柔和的暖意,Bucky坐在楼顶,旁边是花盆里的Steve。


“我们从前经常躺在房顶上看星星,这个楼更高,但是星星更少了。”Bucky说。


“我看不见。美吗?”Steve在他心里说。


“我不知道。”Bucky说,他不知道面前的星空能否被定义为“美”。


半晌沉默后他复又开口:“我们去了莫斯科任务,一个隐蔽的九头蛇的据点。Clint或许真的不像我开始认为的那么蠢。但是他说好多话。多得Natasha都觉得烦,她差点揍他。我说了很多句‘闭嘴’,都快要到一百句了,但是Natasha说那不能算在我的100句指标里。这简直荒谬。”


“说多一点。愿意听你说话。”Steve在他心底说。


现在Steve难以开口,他变成话多的那个了——从前很多如潮水般深不见底难以捉摸的情感在Steve变成植物后突然可以被他轻易地说出口,他不知道为什么,或许是现在他看不到Steve的脸、看不到Steve的表情、感受不到Steve的目光,或许是现在Steve也看不到他,他可以专注地盯着Steve看,不怕心底一些他自己亦难以面对的东西被暴露在阳光下。


“那座城市看起来很熟悉,我想我从前去过,但是我记不起来更多。这也挺好,不会是好记忆。Natasha带我们去喝酒,很棒的伏特加,我带回来了一瓶,放在了冰箱里。Jarvis建议我换个地方,他说否则会被他的主人喝到一滴都不剩;我说那我会揍他,不管他穿不穿盔甲;Jarvis说,这就是他建议我换个地方放酒的原因。他很有趣,就像个真人一样,我知道你为什么喜欢他了。我把酒放在了你房间的书架上。等你回来了我们可以一起喝,我想可能我会是先喝醉的那个……”


他一直说着,可能已经把之后十天该说的话都说完了,他没去数没去想,那种暖意融融的放松感随着血液从心流到他身体的每一个部位,全身都是暖的,他躺在天台上,枕着自己的手臂,Steve在他旁边、在他心底说话,整片星空在他眼前铺开。


 


第十天


“我以为我们是有任务?不是去郊游?或者围观别人度蜜月什么的?”Clint颇有些目瞪口呆地说道。直升机在等,上面有十几个神盾局的特工和几名复仇者成员,他们一起眼睁睁地看着Bucky穿着作战服面无表情地走上飞机,右手牢牢抱着一盆植物。


“我说过啦,自从他知道队长在他上次出任务时重复了几百遍‘Bucky’之后,就再没离开那盆植物超过一秒钟。”Bruce说,笑着推了推自己的眼镜。


“我怀疑他上厕所的时候都会带上队长。”Tony在频道中说道,他没上飞机,穿着战甲飞在半空中。


所有神盾局的特工们都露出了“果然如此”的神色。


Bucky没说任何话,只是给了Clint警告的一瞥——他的金属手臂可还闲着。


“队长这么高了。”Coulson从副驾驶上回过头,盯着Bucky手臂里的植物猛看,“花盆是你画的?挺好看。”


所有的特工的眼睛都盯着白色花盆上那个红蓝色的星盾图案,露出了“甜死我啦”的表情。向来无所畏惧的冬日战士情不自禁地把花盆往里搂了搂。


“Steve说谁的脸上再挂着那种让人毛骨悚然的蠢笑,我就可以拿枪射谁。”作为唯一能听到美国队长声音的人,Bucky义正词严地宣布。“队长的命令。”


“我才没有那么说,Bucky。”Steve带着无奈的声音在他心间响起。


这句话让他情不自禁地微笑了一下。


“……所以我们果然还是去围观别人蜜月什么的吗?”Clint自戳双目。


 


钢铁侠发了一张照片到自己的推特,图中冬日战士站在硝烟里,一手捧着他的植物,一手举着重机枪,沉稳精准地射击。


配文是“枪花”。


 


第十三天


又到了复仇者们传统的电影之夜,但是他们没想到这晚Bucky会来——他坐在了右侧的两人沙发上,把队长花盆放在了旁边。


“一起看电影嘛?你们要不要这么甜!”Tony夸张地叫道。


“Steve说你很蠢。我该揍你让你闭嘴。”Bucky面不改色地说。


Natasha看了他一眼,这个带着花看电影的男人身上至少藏着三把匕首——有所进步,上次他加入电影之夜的时候还是五把。


“啊哈!你永远玩不腻这个是吧!队长才不会那么说,他只会觉得Tony又机智又英俊!”Tony简直差点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还矮。”Clint补刀。


Jarvis抢在Tony真的跳起来前调暗了灯光,电影开始了。这天他们看的是《这个杀手不太冷》,经典的电影,关于一个抱着一盆花的杀手。


 


电影结束后他们互相招呼了一声就各自回房间了。Bucky看得出他们都不是第一次看这部电影,或许他们有重温的理由——他记起莱昂轻轻擦拭那盆万年青叶子时的样子。


时间已近午夜,他回到了Steve的房间里(他已有许久没在自己的房间睡了),“我睡不着。”他说,没有丝毫睡意。


“我也是。”Steve说,“书桌前有书,Bucky,读些什么给我听吧。”


“这太娘了。”Bucky皱着眉说,但是他已经走到了Steve的书桌前。他拿起了最上面的那本书,是《小王子》。


Bucky翻开了一页。“《小王子》。”他说。


“我听着,Bucky。”Steve答,声音也在微笑。


“如果一个人爱着一朵生长在浩瀚星海中的世上惟一的一朵花儿,那么当他仰望繁星时,就会感到极大的满足。他可以对自己这样说:‘在那里,我的花儿在那里……’但是如果羊儿把这朵花吃掉了,在那一刻,他眼中的所有星光,都会瞬间变得黯淡无比……”


他读了下去。Steve从前才是会读书给他听的那个。Bucky歪倒在Steve家的小沙发上,看着那个瘦弱的男孩坐在一盏小灯前,一段小诗,一个故事,Steve念给他听,他在Steve的声音里,好像沐浴在阳光中,全身没有任何一处地方能紧张起来,连血液都仿佛流得慢了,心跳也跳得慢了,世间的所有都变得好远好远,只有Steve的声音在他的旁边。


Bucky不知道自己读了多少,一页或是两页,他不确定自己什么时候停下的,他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停下了。周围一片安静。Steve没有说话,但是来自Steve的那种温暖和安定的气氛把他包围着。


他转头看向Steve,看到植物的枝干上,长出了一个花骨朵。


 


第十四天


“队长要开花啦!”Tony说,一脸好奇地伸手戳了戳花骨朵,“我之前还以为队长不会开花。接着还会结果?队长会从果子里蹦出来吗?”


“他掉了四片叶子。”Bucky说,语气中带着一丝难以察觉的暴躁,伸手捧着四片叶子送到了Tony和Bruce面前,“其他的叶子正在变黄。”


“Tony,看这个,事情可有点不妙了。”Bruce皱着眉说,指着一个复杂的图表。


“靠……”Tony也皱起了眉,“是我想象的那样?”


“什么?怎样?”Bucky强压抑着心中的焦躁,问道。


Bruce聚精会神地观察着屏幕,而后将目光转向Bucky:“我们在观察植物中的能量走向,在植物长出花苞之后,叶片的能量正在逐步为之所吸收。如果所有的能量都吸收殆尽、而花苞仍然不够能量开放,植物……会死。只是,我们不知道到底需要多少能量,什么时候可以开花——下一秒,还是要等很久很久。”


“会死?”Bucky道,他皱起眉,无比确定地拒绝这个词:“不可能。”


Steve不会死,Steve当然不会离开,Steve不管什么时候都会在那儿,他简直不能再确信这个多一点。


Bruce看着他的眼神里带着些悲悯,完全荒谬,他非常不喜欢那个,那让他怒气冲冲。


“植物中的能量不同于地球上的任何一种,我和Tony一致认为,或许那即是我们认为的所谓‘魔法’。我们继续在实验室里,希望能找到将队长恢复的办法。”Bruce说,将花盆放在了他的手里:“在那之前,照顾好他,James。”


“吧唧,七十年的冰冻都不能把他怎样,对你的队长有点信心。”Tony从一堆屏幕间给了他难得的一个没有任何讽刺意味的微笑,这让Bucky更加愤怒,他完全不需要这个。


Steve不会有任何事——为什么他们就不能相信?


他抱着花盆。他感受到了一种迷茫和不确定,他想Steve或许感受到了他的颤抖,因为Steve在他心底轻声说道:“会没事的,Bucky。”


 


第十八天


植物仍然没有开花,他的叶子只剩下了三片,Bucky小心翼翼地擦拭,仍然也无法阻止枯黄从叶脉逐渐侵染。花苞歪着头挂在瘦弱无力的主枝上,看不出一点生机。


Steve也很少在他心里说话了。偶尔会有断断续续地声音传来,Bucky觉得Steve是在说“会好的”或是“没事的”,诸如此类。他总是这么说。


他曾经无比地相信,然而那种带着些偏执的“相信”正在一点一点动摇——四天了,四天了,Steve愈加虚弱,花朵仍然没能开放。他就这样挨过每一份每一秒。他一天比一天更焦虑,一秒比一秒更恐惧,他甚至在昨天的战斗中对失去威胁的敌人下重手,那毫无意义,他知道,但是他很难控制住自己——Coulson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他看他的眼神里带着同情,那让Bucky更加失控。


Steve是那个某种程度上来说可以左右他的,但是Steve的生命在流逝,他却无能为力。Bucky恨这种无力感,恨得要命,八十余年之前就恨得要命:Steve发着烧,全身几近脱水了,呼吸声断断续续,他就坐在Steve旁边为他拭去汗水,每隔一段时间喂清水给Steve喝,一遍又一遍地换Steve头上的毛巾——他以为Steve就要死了,他以为Steve活不过明天早上的太阳,而他只是无能为力地坐在旁边,看着死神把Steve带走。


那时的Bucky那么弱小,连抗争的力道都没有。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对抗什么。


而现在,他以为他足够强大、拥有力量保护Steve的现在,他不该坐在这里什么都不能做,他不该就只是在这里眼睁睁地看着、而他无法确认Steve的安危。可他该做些什么?他能做些什么?他看不懂实验室的数据,他找不到Loki、或是跟所谓“魔法”相关的任何一个人,他也找不到Thor,他什么都做不了。


如果Steve真的离开呢?这个他不敢去想的问题再次如同阴影,将他整个笼罩。


当他咬着护具躺在九头蛇的椅子上,脑海中的Steve伴随着剧痛向他挥手告别的时候;当他站在航母上,看着Steve跌落在海水中间的时候;当他在史密森尼博物馆美国队长的视频介绍前,看着飞机坠入冰封的时候——所有绝望的时刻,他都没想过这个问题,Steve会在那里,Steve会活着,一直都在,他知道这点,他坚信这点,那是他向往的所有希望、美好和光。


“不会好的,不会没事。”他生涩地说,说出口后才察觉到喉咙间的剧痛。“你不知道。你不知道你对我到底意味着什么。”他注视着植物,他仍能感觉到自己被那种源于Steve的温暖所环绕,那是温柔又坚定的安抚,像Steve一直以来做的那样——Steve仍然在试图保护他,哪怕是在这种时候。


过去九十年的回忆好像一张张照片翻纸牌一般地在他的脑海里翻过。曾经的Barnes中士察觉到什么,战火纷飞让他把一切抛在脑后;曾经的冬兵也察觉到什么,但他为自己划下了一个禁区再不去触碰。可是现在,他突然觉得从前一切的顾虑都很可笑。


他早该明白自己。他早该让Steve明白自己。他早该。


“Steve,你不知道你对我到底意味着什么。”Bucky说,凑过头去,轻轻亲吻了下植物的花骨朵。


“我知道。”Steve的声音如同水波一般在Bucky心间铺散开来,没有断续,没有杂音,清清楚楚地响在Bucky心间。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你知道你在说什么?”Bucky冷静地问,他的心跳得无比地快,他紧张到甚至都要忘记了呼吸。


“我们真傻。我们两个。”Steve说,用一种接近叹息却又带着喜悦的声音,植物的一根旁枝上,一个小小的嫩芽突然快速地生长起来,变成了一条嫩绿色的细藤蔓,藤蔓仿佛有了自我意识一般,轻轻顺着Bucky的右手而上,缠住了他的无名指。


绿色的缠在无名指上的指环。


“Bucky,你愿意吗?”Steve在他心间问。


“愿意。”他回答。这一刻他突然镇定了下来,他从未感受到如这刻一般真实的存在,没有空虚、没有焦虑,他无所畏惧。“我愿意。”他俯下身,再次亲吻了那个花骨朵。


下一刻,Steve花开了。


 


第二十一天


Coulson想进实验室,被满身杀气的Bucky拦在门口(他拿着一支重型机枪),如同之前他拦下了每一个神盾探员一样。“我来看看队长,”Coulson说,“我听说队长开花了。”


“Steve说不喜欢被人看。”Bucky冷漠地说,利落地拉开保险,“他说谁非要看我可以拿枪射谁。”他抬眼打量了一下Coulson,满不在乎地说:“你是‘谁’吗?”


“……队长才不会这么说!”Coulson忍不住大声反驳。


“Steve还说发际线比Loki还靠后的人更不要见。”Bucky不为所动地挑挑眉。


神盾局的现任局长哑口无言。


Tony突然推开了实验室的门从里面探出了头:“干嘛你们都争着抢着要来看队长的花?花可是植物的生殖器,你要看队长的生殖器吗,Coulson?”


Coulson的嘴唇动了动,最终没能说出一句话;装甲的碎片刹那间呼啸而来,迅速把Tony包裹得严严实实。


Bucky目光阴沉地看了头顶的摄像头一眼。


“干嘛啦,Jarvis!”某位土豪还在不知死活地嚷嚷,随后闪身让出了门,“吧唧来看,队长的花就要谢了。”


Steve花有着粉白色的花瓣,花蕊是金色的,很好看(Bucky断然拒绝了Tony想把花涂成红蓝色的念头);而此刻,花瓣已经丧失了色泽,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着。


“这是正常现象,植物内部的能量流动很均衡。”Bruce说,从几个图表前抬起头。


“Steve?”Bucky叫了一声,他开始无意识地用拇指摩挲着无名指上的绿色指环——虽然藤蔓已经脱离了植物,但是Steve仍然可以由之感受到他。


“我很想你,Bucky。”Steve说。


这很娘,Bucky不会说“很想你”的这种话,至少现在的Bucky不会,但是他情不自禁地微笑起来,表现得好像失去了对自己嘴角的控制。“我也是”,Bucky想这么说——说了世界又不会毁灭——还未等他说出口,所有的仪表都疯了一般地响了起来,实验室中突然凭空出现了一扇绿色的光幕之门,两个人从门中奔出,门随即消失了。


“吾友们,又见面啦。”Thor挥舞着他的锤子,大笑着与所有人打招呼。


另一个人……另一个人是Steve,他在离开门的那一刻就几步跨到了Bucky面前,不带一丝犹豫地把他搂进了自己的怀里:“我很想你,Bucky。”他说,这次,声音不是在心间,就在耳边响起,连带着Steve的温度。


他全身僵硬,但是他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推开Steve揍倒他再把脚踩上他胸口的念头。这很奇妙。原本僵硬的躯体逐渐回暖,他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回抱,又紧张地蜷缩了一下,他想金属手臂会不会太冷。


但是他很快就没有在想其他任何事了。他不知道拥抱也可以这么美好,美好到整个人都要融化掉,让他完全不想放手。


“嘿!我说老冰棍,不能先解释下发生了什么吗!?”Tony夸张地大声叫道。


“你很吵。Steve说你穿着战甲我也该揍你。”Bucky皱着眉说——他们终于放开对方了。


而分开还没有超过一秒钟,Steve马上就开始怀念起Bucky怀抱的温度。他微笑了下,制服有些破损,脸有点擦伤,身上也带着战斗过后的痕迹:“我和Thor被困在一个魔法异空间,Loki告诉我可以通过那里的一种植物和Bucky取得联系——就是这种植物,”他示意着摆在桌上的那盆Steve花,花已经在不知道什么时候谢了,但是绿叶重新显得生机勃勃,“但是也只能接收到、或是发出一些简单含义的字节,我想告诉你们我很安全,再多就说不出了。我们随后找到了异空间的出口,Loki的魔法帮了些忙。这盆花也是来自Loki?”Steve望向Bucky。


Fuck。Bucky突然间意识到了什么——Loki骗了他,Steve在另一个空间里,这株植物从来都不是Steve!


那么其他的呢?


他能面对这个,他当然能面对这个,他现在已经很满足了,比起曾经的一无所有,他现在不能好得更多——他能面对这个。Bucky深吸口气,伸出自己的右手,无名指上那枚绿色的指环仍然生命力十足:“这是你吗,Steve?”他问道。还是只是一个……Loki的魔法或者恶作剧?


Steve深深凝视着他,也伸出了他的右手,同样的绿色藤蔓在无名指上缠绕成结。“Bucky,是我。”


“你们订婚了!?”Coulson大叫一声。


“此为阿斯嘉德爱情之花,吾友之契约,将被永世见证!”Thor很开心,大声说道。


“恭喜。”博士笑着说,“代表我和绿先生——他早几个月就开始准备贺礼了。我得说,他比我敏锐得多。”


“放烟花放烟花!”Tony打了个响指,“Jarvis我们把MK系列新的那几款来放掉吧!”


“Sir,现在是白天,不建议此类行为。”Jarvis温文尔雅地回应,而后说道:“Rogers队长,Barnes先生,祝福两位。”


很多人说话很多人笑,但是Steve和Bucky的眼睛或心,没离开对方超过半秒钟。


当他们终于亲吻对方的时候,这种感觉美得就好像整个世界的花,都在这刻开了。


 


尾声·很多天后


“喂喂喂要不要这么闪瞎眼,注意点影响,咱队里还有单身的呐!”猎鹰在频道里嚷嚷着,从空中滑翔而过。


“Steve说你很烦,再废话我会拿枪射你。”Bucky不耐烦地说。他只不过和Steve对视了一眼而已。(对视时会擦出火花可不怪他俩。)


“队长才不会这么说!”猎鹰很不忿地叫道,“而且你这个‘Steve说’的游戏一点都不好玩。”


“好吧,好嘛。”Steve笑了起来,然后这个代表着光明与正义的声音一本正经地在频道里说道:“Falcon,你再多话Bucky会拿枪射你。”


频道里哀嚎一片,而这丝毫没能影响到复仇者的战斗效率。复仇者守护着这个世界,每一天每一夜;而Steve和Bucky一直并肩战斗,直到时间尽头。




(the end)


这篇文章前后改了好几次(删了2k多),因为我总是在爆字数而且跑偏没有重点;拿到场刊之后再读这个故事,觉得虽然有些让自己觉得不尽人意的地方,但还是写出了我对Stucky的理解和期望:我想象中的Stucky是甜的,默契的,暖意融融的,无可取代的,坚定的,执着的,哪怕有点小虐,他们最终也会永远都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可能有点理想化吧,但是队长和Bucky都是太好的人了,他们值得所有所有的happy ending。


救命po主画风不对她在心灵鸡汤了啊喂(。)总之就是队长萌死了吧唧萌死了冰棍组萌萌萌帅帅帅吊吊吊再战五百年!明年一定要约哦大家看着我的眼睛答应我,像书桓答应依萍那样答应我!!!(什么鬼)哎茶话会当天收了Stucky巧克力,我舔舔舔又幸福又不舍得地舔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决定明天or后天把棒棒糖也舔完(dog脸)对了《触不可及》的无料抽奖就定在明天(422)半夜结束吧,想要的姑娘就去试试手气,给过我无料但是茶会当天没拿到的姑娘直接私信我吧我包邮给你寄过去!

评论

热度(6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