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巴基真好吃

你好( ^_^)/很高兴认识你们
这里阿年
现在为小英雄产粮,关于出久天使的CP都吃得下,欢迎欢迎,努力成为那些大大们!
墙头 all久all all黑 盾冬盾 all邪

【火TJ、盾冬】любовь с первого взгляда(上)

俄罗斯俄罗斯俄罗斯!!!😊😊😘

polinavasily:

   @Tisiphone  说想看喜剧,想看Johnny用烤肉追TJ,于是写了这篇。然而发现并不好笑……背景很简单,Bucky是在俄罗斯居住多年的美国人,而Steve则是列宾美院的学生,两人早已确定关系。题目的意思就是一见钟情。




       Bucky对Johnny的第一印象非常的糟糕。


       刚开始,Steve告诉Bucky,他有一个正在读大学四年级的表弟,为人开朗又热枕,只是刚刚遭遇一场惨烈的情伤,因此变得十分消沉。他母亲担心自己的孩子,所以催促他去国外散散心,正好Steve在列宾美院【1】上学,圣彼得堡自然而然地成为了那位母亲心中的首选。


     “我们小时候有段时间一起长大,Johnny虽然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其实内心十分敏感脆弱。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他对隔壁班一个小男孩一见钟情,傻乎乎的打算写情书告白。他将情书前后修修改改了几十次,写了满满一页A4纸,可那个小男孩却突然转学了……那天他在我面前哭的像一片汪洋的海,还毁掉了我最喜欢的一件T恤,可他甚至连那个小男孩的名字都不知道。”


      Bucky微笑了一下,似乎是想象出了那个可爱又温馨的画面。少年老成的小Steve轻声哄劝着哭晕在他肩膀上的小男孩,尚带着稚气的嗓音里已经透着稳定人心的力量……他大概穿着一件纯白的T恤,又或者是天空一样的淡蓝色,在Bucky眼里,Steve穿什么颜色都好看。但无论如何,那件衣服最终还是毁在又咸又湿的泪雨中了。


      或许是爱屋及乌,那时的Bucky对Johnny抱有着莫名的好感,他想,那或许是一个深情而内敛的男孩,体贴、温柔,对爱情专注且不乏热情,在喜欢的人面前,他往往会不由自主地露出蜜糖一样的微笑,而那张与Steve相似的脸上也会浮现出淡淡的、羞涩的红晕。


      于是Bucky伸出手,轻轻抚平Steve眉头细微的褶皱,语调柔软如四月的细雨,他说:“别担心,Steve,我会帮你一起照顾好他的。”


        时间过得很快,而Steve的那位表弟却迟迟没有音信。概是在三月中旬——谢肉节【2】的第一天晚上,Bucky准备了节日大餐:象征着太阳的俄式薄饼、黑色和红色的鱼子酱、浓郁芳香的乳黄色酸奶油、被煎至金黄的熏鱼、红菜沙拉、淡蜂蜜酒……俄罗斯人相信,一个人如果谢肉节过得不开心,此后一年里都要倒霉。Bucky并不是个迷信的人,但那不妨碍他想和Steve过个节。为此,他甚至准备了蜡烛、甜点和巧克力,将这个传承自古斯拉夫时期、略带放纵和野蛮意味的传统节日装点得浪漫无比。


       三月的彼得堡依旧湿漉漉的透着寒意,但几杯蜜酒过后,带着醉意的温暖开始一点点地融进人的骨子里。那一刻的气氛透着诗意,橙黄色的灯光、琥珀色的蜜酒、Bucky慵懒的微笑、Steve神采奕奕的蓝眼睛,一切亲昵温柔的恰到好处,Bucky甚至觉得自己在下一刻都可以拿出戒指求婚了。


      如果他能够忽略那巫婆嘶吼般凄厉沙哑的门铃声的话。


      一般来说,很少有人会在如此重要的节日里打扰他人的休息,Bucky虽然有点不爽,但还是老老实实地去开了门,俄式旧建筑沉重的木制大门好像能够开启一个远古的年代,可当Bucky将它拉开时,迎面而来的是一张分外眼熟的俊俏脸庞和一个几乎令他窒息的炽热拥抱。


      抱他的人醉醺醺的将脑袋埋在他的肩膀上,念叨了一句“宝贝我终于找到你家了”就进入了梦神的领域。如果不是看在那张脸像极了Steve的份儿上,Bucky能做出什么来他自己都不敢想。


      “Bucky?”Steve从餐厅里走了出来, 疑惑地注视着眼前的奇异画面,他拨弄了一下靠在Bucky肩膀上的脑袋,不由地瞪大了眼睛,“Johnny?”


      “他就是你表弟?”Bucky微一挑眉,这仿佛刚在伏特加里游过泳的混蛋似乎并不符合Steve口中那个敏感而单纯的灵魂。


      Steve点了点头,“是不是很沉?”他伸手把Johnny拉扯到了自己身上,扶着他进了房间。而Bucky活动了一下肩膀,去冰箱里拿了一瓶格瓦斯和几瓶酸牛奶【3】。


       Johnny睡相很奇怪,他一个人占了Steve和Bucky的双人床,看起来却好像能把整张床塞得满满当当,期间Steve扶着他坐起来喝了点格瓦斯解酒,而Johnny则搂住了Steve的脖子不依不饶地索吻,微凉的淡黄色液体随着Johnny的动作洒在了Steve的居家服上,这可是他第二次毁掉Steve的衣服了。


      Johnny折腾了好一会儿才睡着,Bucky沉默地注视着Steve为了盖上了被子,沉稳细心地近乎像个父亲,他忍住了吹口哨地冲动,调侃地朝他笑了笑,“今天我们睡哪儿呢?”


      “有张沙发床,我们可以挤一挤。”Steve悄声说,他和Bucky退出了房间,眉宇里带着些许歉然,“抱歉。”


       “傻话。”Bucky咕哝了一句俄语,和Steve走进餐厅继续他们被打断了晚餐,过了一会儿,他忍不住问Steve,“你表弟是不是失恋受了什么刺激,还是他有见人就抱的怪癖?”


       Steve愣了一下,他扯了扯嘴角,显得有些心虚:“其实我有很多年没见过他了,彼此的交流仅限于照片和电话。不过我妈妈说现在Johnny变得和小时候有点不太一样了,他有点……熊?不是米沙和维尼【4】那种傻,而是有点闹腾,但本质上还是个好孩子。”


       第二天,在宿醉中醒来的Johnny摇摇晃晃地出现在了厨房,而他看到Bucky和Steve时的震惊一点也不比昨天的Bucky少,尤其是,当Steve对他说,“我已经告诉你妈妈你到了彼得堡”时,Johnny几乎绝望地捂住了脸。


       后来,据他所说,他来彼得堡本打算投靠一个朋友,但俄语字母实在有些令人费解,因此他错将Steve的地址递给了司机。Steve温柔地没有追究Johnny喝醉的原因,在他看来,因失恋而买醉其实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儿。他拿出了黑面包和酸奶油,甚至从自己的碟子里拨出了一个煎鸡蛋,同时忍不住警告他:“昨天你醉的太厉害了,下次不许这样了。”


      “很丢人,你都不知道自己多丢人。”Steve补充道。


      Johnny忧伤地揉起了自己的额角,看起来依旧是个没长大的小孩儿。他完全不在乎宿醉后自己的头会有多疼,可是丢人?拜托,他才不要。他是个帅哥,无论做什么都要潇潇洒洒英俊非凡才可以,昨天他是喝的有点多,大概也做出了很多可笑又幼稚的举动,他依稀记得他曾经拉着一个人的袖口满嘴甜心、宝贝的求拥抱,他发自内心地希望那个人不是Steve。


       Bucky沉默地听着兄弟俩的谈话,手指在桌上悠闲地敲打着哈巴涅拉的节奏,他隐约觉得有哪里不太对,但又不太能说得上来到底哪里不对。但总之,Johnny在他的心中的形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转变,他不太能相信这个好像从美国青春高校电影里走出来的英俊男孩会因失恋而意志消沉,正相反,他看起来轻松愉快极了,连递给Bucky空盘子时堆出来的笑容都那么欠扁又悠闲,甚至还带了那么几分撒娇的意味。


      “自己洗。”Steve瞪着Johnny,严肃地说道。


       “哦……”Johnny委屈地收回了盘子。


        Johnny不经常打扰和Steve和Bucky,他一句俄语也不会说,但却能在整个城市过的十分潇洒自在,相比之下,反而是Steve时不时会带着他一起吃个饭,呆在咖啡馆里随便的那么聊上一聊。Bucky能看得出来,对于Johnny来说,Steve大概已经被划入了无聊又啰嗦的长辈阵营,只能得到他敷衍的笑容和百无聊赖的白眼。


      有一天晚上,Johnny跟着Steve和Bucky去吃饭,他斜靠在汽车后座上,懒散地听着前座两个人的对话,觉得自己好像是一只不能被单独留在家里的小屁孩或是宠物狗。不一会儿,红灯亮了,Steve停了车,和突然Bucky谈起了他们今天要去的那家餐厅。


       “我以为你不喜欢那家餐厅。”Steve说,“上次你自己一个人去那里吃饭,一个俄罗斯人为你买了一份沙拉,可你很生气。”


       Bucky转了转眼睛,好笑又有些无奈,“那天我的工作不太顺利,而且我很讨厌迷迭香,可那盘菜上却洒满了迷迭香。但除此之外,那家餐厅的味道很好,况且,谁不喜欢有人为自己买单?”


      “等等……”Johnny忍不住开口问道:“你们说的是我想的意思吗?Bucky,有人看上了你,所以请你吃东西?”


      Bucky点了点头,“他突然走到我面前,把盘子放在桌子上,告诉我那是买给我吃的。”


      Johnny感到有些好笑,“这未免有些太简单粗暴了?”


     “如果你想要柔情蜜意那一套可以去法国或是意大利转转。”Bucky慵懒地说,“这里是俄罗斯,简单粗暴有时也是一种魅力。”


       这个红灯有些长,Johnny忍不住透过车窗打量着四周的风景,彼得堡并不算是个古老的城市,可看起来却比世界上大部分地方都沧桑,阴郁的天空和巴洛克风格的建筑完美重现了十八世纪的风情,但那些商店橱窗中的物品又是现代的,让人时不时会产生时空交错之感。


       这时,Johnny突然看到了什么让他很感兴趣的风景,在一家餐厅的巨大玻璃窗边,坐着一个棕色头发的年轻人,他也正出神地打量着四周的一切。他的目光或许扫过了Johnny的脸,又或许没有,对他来说,似乎是那些古老沧桑的建筑更令人感兴趣。


      Johnny的眼睛亮了起来,他问Steve,“我现在可以下车吗?”


     “什么?当然不行。”绿灯亮了起来,Steve发动了汽车,他有时候不太能明白Johnny在想什么,不过,在全彼得堡车流最多的涅瓦大街上唐突下车?显然不可能。


      “Steve!Steve!”Johnny焦急地拍打着Steve的椅子,甚至开始不依不饶地摇晃起来,“停一停,我要下车,我刚刚看到了天使!快让我下车,否则我要抱憾终身了!”


       Bucky和Steve无奈地对视了一眼,最终将车停在了路口。Bucky微微转过头,调侃地问:“彼得堡上空多得是天使【5】,你看到的是哪一个?”


      “最可爱的那一个?”Johnny推开车门,不忘对Bucky和Steve露出一个讨喜的微笑。“谢谢啦,Steve。”


      Johnny赶到那家餐厅时,“天使”还没有离开。他看起来不像俄罗斯人,但却长着一双极富东欧风情的大眼睛。美国的美人们像钻石,从里到外透着光,恨不得闪瞎所有人的眼睛。俄罗斯美人像冰雪,耀目非凡,却总带着一股生人勿进的冷傲范儿。可坐在落地窗边的那个年轻人却却恰巧处于两者之间——极富魅力,又带了点让人猜不透的神秘。


       他的桌前空空如也,看起来并不像是在等人。Johnny本想给他点一杯酒,两个人坐在一起慢慢地谈谈天、调调情。可蓦然地,他的脑子里反复闪现着Bucky的那句话:在俄罗斯,简单粗暴也是一种魅力。


      好吧……Johnny翻开了菜单,心想着姑且就简单粗暴一次试试看。和大多数餐厅一样,他手上的菜单只有俄语,这对于一个外国游客来说未免有些苦恼。可没关系,他总能解决这个小问题。他翻看着菜单上的插图,找到了菜单上绘制着甜点和主菜的图片,叫来了餐厅的服务员。


       和大多数人所想象的不同,Thomas Hammond性格中敏感多情的因素占了主调,虽然,从表面上看,他是一个开朗又爱玩的小混蛋,但本质上来说,他是一个能将柴可夫斯基第一钢琴协奏曲都能弹出缠绵情怀的忧伤青年。


      他点的红茶上的很慢,大约三十分钟后才姗姗来迟。可这壶红茶好像启动了什么奇怪的开关,一盘盘烤肉和煎鱼像变魔术一样摆上了他的餐桌,Thomas惊讶地张大了嘴巴,他叫来了服务员,用不太熟练的俄语缓慢地告诉她:“我没点这么多,你大概是上错了。”


      “不。”女服务生冷淡地指了指坐在餐厅门口的Johnny,告诉Thomas,“这都是那位先生点给您的。”


        如果生活是一部小说,那么这一刻显然应该是男主角出场的时刻了。Johnny在Thomas好奇地目光中朝他走了过来,毫不拘谨地冲他打了个招呼,当然,他用的是自己最为熟练的美式英语,如果Thomas不懂,他还有谷歌翻译这个二手准备。


      “你好。”


      “你好。”Thomas笑了起来,他柔软而略带低沉的嗓音令Johnny着迷不已,况且上帝保佑,他会英语。“我们认识吗?”Thomas问。


       “我想没有?”Johnny的语调微微上扬,好像在空气里划出了一个颇为圆润的弧度,服务员依旧在不断上菜,他大概点了菜单上所有的甜点和主菜,大大小小的盘盘碟碟瞬间摆满了整个桌子。


       “我在街上透过车窗看到你,突然很想请你吃顿饭。”Johnny补充道,“我叫Johnny Storm。”


       Thomas诧异地扯了扯嘴角,下意识里认为这样直接又笨拙的搭讪方式似乎不太符合眼前这个颇为外向的男人。他甚至没引用一两句俗套又浪漫的开场白,也没有称赞Thomas的蓝眼睛,看起来有点像个搞社会实验的大学生。Thomas有点摸不着头脑,他婉言道:“谢谢,可我想无功不受禄?”


         或许这句话听起来有点像婉拒了,可Johnny并不在意。他想了想,露出了一个能够照亮一切的笑容,“那我能用这顿饭换你的名字吗?”


       当主菜一道一道被撤走,侍应生端上最后的甜品时,Steve的手机响了。他好奇地看了一眼手机,发现那是Johnny给他发的一条短信。短信里还附加了一幅油画,Steve一眼就认出,那是Ivan Aivazovsky的作品。


       Johnny的短信内容很简单,但却似乎非常迫切,句尾的感叹号几乎要独占一行——【Steve,快告诉我这个画家是谁?!!!!!!!!!!!!!】


      于是Steve回复道:【Ivan Aivazovsky,他是俄罗斯浪漫主义画家,善于描绘海景,你发的这张是他的代表作《九级浪》,Johnny,你去俄罗斯博物馆了?】


       Johnny很快给Steve发了新的油画和短信,【是的我在,等我回去再和你详细解释,先告诉我这位又是谁?】


       【Konstantin Makovsky,善于描绘俄罗斯贵族生活,构图精巧用色高超,这副是他的代表作之一《波雅尔的婚礼》,你不是对博物馆都不太感兴趣?怎么又突然想去了?你一个人?】


       Johnny立刻附上了第三条短信,【我不是一个人,那么这幅是?我觉得有些眼熟。】


      【Ilya Rebin,巡回展览画派的代表人物,这幅《查波罗什人写信给苏丹王》是他在1880 年至1891 年时期完成的作品。】


       【谢谢你Steve,这里的博物馆像迷宫一样大的要命!】


      “怎么了?”Bucky突然问,“你一直在看手机,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Steve摇了摇头,疑惑地放下了手机,“是Johnny, 他去了博物馆,突然连发了十几条短信追问我关于俄罗斯画家的事情,真稀奇,我记得他不太喜欢这些……”


       Bucky搅动着杯子里的冰淇淋,露出了一个了然的微笑,“这有什么奇怪的?如果他身边是一个对俄罗斯艺术十分痴迷的美人,他难道不会想和对方多有一点共同语言?”说着,他轻轻咬了咬下唇,眼中的笑意更深了,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我不是曾经也跟你学过画画?你还记得吗?我们坐在一起,对着同一个雕塑消磨了两三个小时。有时候想讨喜欢的人开心可真不是件轻松事儿。”


      “当然,我记得。我还记得我陪着你几乎吃遍了全彼得堡的知名松饼店。但我觉得这种经历还挺有意思的,是不是?”Steve笑了起来,佯作无意地将右手放在桌面上,右手小指轻轻触碰到了Bucky的手,接着缓缓和Bucky的小指勾在了一起。


       和Steve相比,Thomas倒也不是一个多喜欢观赏艺术品的人,但他来这所博物馆,确实是为了找一幅画。


      “《萨特阔在水下王国》,这幅画我从小就见过。”他欣喜地看了一眼Johnny——这个并不在他计划范围之内的同伴,开始向他兴致勃勃地解释起来,“在我七岁的时候,我和我弟弟曾经在一本书上看到过这幅画,Rebin是个写实的天才,他的《伏尔加纤夫》和《意外归来》都是享誉世界的作品,可我却独爱这一幅……它浪漫极了。”Thomas问Johnny,“你看到了什么?”


      “一个男人。”Johnny仔细地观察着油画,“美丽的人鱼从他面前成群结对的经过,不过他好像在看远处高台上的女人?”


      “对,他看得是他的爱人。那些人鱼很美,她们戴着珠宝、闪闪发光,可是萨特阔的眼睛里却只有他的爱人。”


       同样一幅画, 图片和实物带给人的观感大相庭径。一个人或许能在互联网上看尽天下名画。可画家的用色、构图、对光与影的塑造、对颜料和画法的选择却不是仅靠二手咨询就能管中窥豹的。Thomas对这幅画的细节着了迷,因为他喜欢浪漫,喜欢波光粼粼的水面、迷离朦胧的海底世界、美丽的人鱼、和矢志不渝的爱情。


      “太美了。”Thomas不由自主地感叹道,他几乎要被这份美丽征服了。


       而对列宾全无兴趣的Johnny则凝视着Thomas圆润的脸颊、和熠熠生辉的蓝眼睛,情不自禁地附和起来:“没错,这真是太美了。”


      TBC


【1】列宾美院,原俄罗斯皇家美术学院。著名校友包括列宾、苏里柯夫,库因德日,希施金等


【2】谢肉节,传承自古斯拉夫的古老节日


【3】格瓦斯,一种饮料,据说俄罗斯人也用它来解酒


【4】米沙与维尼,米沙,莫斯科奥运会的吉祥物小熊。维尼,即维尼熊。俄罗斯版本与迪斯尼截然不同,是深棕色的。


【5】彼得堡天使,据说彼得堡屋檐上有三千多个雕像,大部分都是天使。


 【6】俄罗斯博物馆,原名米哈伊洛夫宫,收藏了许多俄罗斯民间艺术品和俄罗斯画家、雕塑家的作品。 



评论

热度(238)